找书看


    许茉被寒冷唤醒。

    抱着棉被从沙发上坐起身,在棉被的包裹下哆嗦。

    伸长脖子看向窗外,天色很奇怪。

    灰,却明亮。

    许茉从未见过这样的天色。外面似乎在下雨,雨中仿佛夹杂着洁白飘逸的羽毛。稀稀疏疏的,飘飘扬扬的,打落在窗户玻璃上,发出极度轻微的响声。许茉双手裹紧棉被,拖着长长的棉被下摆,走到窗户旁。

    她吓得张大了嘴!

    下雪了?!

    居然下雪了?!

    许茉曾经见过漫天的风雪,但不是在F市。在许茉二十多年的记忆里,F市是没有雪的。后来才知道,在天气预报的记录里,F市也是从来不下雪的……现下,如果不是她眼花了,那就是她遇上了F市有天气记录以来的第一场雪?!

    许茉哆嗦着,把手探出窗外,砂糖似晶莹剔透的小固体冰冰凉凉地落在许茉的手掌心。

    这是雪吗?

    突然,转身,用最快的速度寻找她丢在茶几某角的手机。身后是她滑落的棉被,失去棉被的包裹,冷极了。但是……不重要!手机显示,现在是早上7点。许茉站在沙发旁,一遍又一遍地给陈笙打电话……她很想和陈笙分享这场见证历史的雪。

    但是,不通,不通,不通,还是不通。

    无法接通。

    陈笙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吗?

    这一刻,许茉不想再猜测,她只想豁出去!她要问清楚,到底陈笙的心里有没有她!这样豁出去,收获的可能是无情的伤害,也可能是甜蜜的爱情……但是……就连F市的雪都让她遇上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放下手机,她只想冲上搂去找陈笙。

    虽然陈笙可能已经悄无声息地搬了家。虽然陈笙可能早已经选择了离开这里。虽然陈笙在,也不一定愿意给她开门。但是……管他呢!只要愿意尝试,就会有可能!想到这里,许茉不顾一切地穿着拖鞋就要冲出门外。开门看到……陈笙就站在她的门外。

    “陈笙!”惊讶过后,许茉灿烂地笑了。

    “下雪了。”陈笙说。

    “嗯!下雪了!”许茉笑着,居然流下了眼泪。

    “能给我一个机会吗?”陈笙伸手,极轻地拉起了许茉的手。

    “给你一个机会是什么意思?”许茉紧咬着下唇,哽咽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想留在你的身边,爱护你,保护你。”陈笙伸出另外一只手,极轻地拉起了许茉的另一只手。他的手心,是温热的。他的眼神,是坚定的。

    “我愿意!”许茉不停地点头,不停不停地点头。

    陈笙轻轻地将许茉拉进他的怀抱中,轻柔却情深的拥抱。许茉在陈笙的拥抱中紧紧地闭上眼,努力地呼吸着陈笙温暖的气息……F市的这场雪极其短暂,所有的风雪在他们拥抱的这一刻,消失了。如果不是拥抱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他们真的会怀疑,这场雪是否真的出现过。但是,无论这场雪是长是短,许茉和陈笙都感激这场奇迹般的雪。

    是这场雪,给了他们再爱一次的勇气。

    ****

    咳嗽,不停地咳嗽。

    赵易诚在寒风中捂住嘴,不停地咳嗽。

    实在是太冷了,极端的冷,诡异的冷。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7点。赵易诚已经在酒吧外等了整整一夜,施乐乐却始终没有出现。如果是过去,赵易诚一定会愤然离开的。但是,今天,现在,已经冻僵的赵易诚还想继续等。

    持续不断地,猛烈地,咳嗽。

    一阵冰凉趁着赵易诚低头咳嗽的空档,滑进了他的脖子。

    下雨了?

    这大概是上天给他的考验,他不怕考验……眉头紧皱地抬头,他怔住了。

    不是下雨,是……下雪了?!

    F市居然下雪了?!

    这一刻,赵易诚的心中百感交集。

    原来,这不是上天给他的考验,而是上天给他的记忆点。无论施乐乐来或者不来,他都会一辈子记住这场不该出现的雪的,就如他会一辈子记住施乐乐一样。

    很快的,雪停了。

    洁白的小颗粒在赵易诚的身上溶化,染湿了衣衫,把他冻得更僵。

    咳嗽更加剧烈,在咳嗽的不休缠绕下,又两个小时过去了。早上9点,又有窸窸窣窣的小雪点从天空落下。这算是F市的第二场雪,还是算是第一场雪的延续?冻僵了的赵易诚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意识。他只是不住地咳嗽着,不住地等待施乐乐的身影。突然,有人从他的身后抱紧了他,他笑着流下了眼泪。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赵易诚说。

    “嗯。”施乐乐紧紧地抱住赵易诚,将她的眼泪全都擦在赵易诚的背上。

    “你来多久了?”赵易诚握紧施乐乐交握在他身前的手,发现施乐乐的手,和他的一样冰。

    “你站了多久,我就来了多久。”施乐乐哽咽着,“诚……你真的很笨。”

    “我确实很笨。”赵易诚转身,把施乐乐的手放在他剧烈跳动的心脏前,“你愿意嫁给笨笨的,除了爱你,什么都不会的我吗?”

    “诚……”施乐乐的眼眸闪烁泪光,感动,却迟疑。

    “你愿意吗?”赵易诚握紧了施乐乐的手,眼神里满是脆弱的渴求。

    “诚……”眼泪从施乐乐的眼角划下,带走了她所有的迟疑,她笑着点头,“我愿意。”

    “真的吗?”

    “嗯,我愿意!”施乐乐灿烂地笑着,踮起脚抱紧了赵易诚。“我愿意”三个字释放了她所有的快乐,这一刻,她很快乐。她相信,留在赵易诚的身边,她能一直一直地快乐下去。

    “我们明天就去注册结婚!”赵易诚紧紧地抱着施乐乐,爱不释手。

    “明天民政局不工作呢!”施乐乐没好气地笑着,却也紧紧地回抱着赵易诚。

    “那民政局上班的第一天,我们就去注册结婚!”

    “都听你的。”

    赵易诚俯下身想要亲吻他的准新娘,咳嗽的冲动却让他不得不别过头,避免传染他的新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激动,赵易诚这一咳,就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结果,赵易诚和施乐乐复合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医院看病。

    结果的结果,赵易诚整个春节假期都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因为他得了肺炎,必须住院。在赵易诚住院的这段日子里,施乐乐每天每夜都陪在赵易诚的身边。

    他们是快乐的,他们也是幸福的。

    ****

    累了吧在春节照常营业。

    向天佑照常在吧台里忙碌地工作,施佳有时候也会去累了吧帮忙。或者,在别人的眼中,施佳早就是累了吧的老板娘了。或者,施佳也是这么认为的。

    平心而论,向天佑真的不是施佳应该喜欢的一百分男人。过去不得已在心中给向天佑打分,施佳最多也只能给向天佑打个59分……就连施佳本人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对她而言甚至谈够不上及格的向天佑的。

    或者,是因为向天佑这段日子的陪伴。

    或者,是因为向天佑过去更多日子的陪伴。

    反正,等她发现并接受她喜欢上向天佑的这个事实的时候,她同时发现并接受自己对向天佑早已情根深种。

    又是一天晚上。

    施佳坐在吧台前,看着许茉和陈笙坐在角落里。他们手牵着手,默默地听着长发歌者悲伤的歌。歌声是悲伤的,他们脸上的笑容却是幸福的。

    就在这一瞬间,施佳很羡慕许茉。

    也在同一瞬间,施佳也很想拥有这种默默陪伴的小确幸。转头看向在吧台里持续忙碌的向天佑,施佳相信,向天佑能够给她这样的小确幸。

    凌晨两点。

    打烊了,累了吧里,只有吧台顶上那盏不够明亮的小圆灯对抗着黑暗。向天佑正在吧台里面收拾着,施佳坐在吧台外的高脚椅上撑头看着向天佑。

    “我爸妈明天早上会过来找我吃饭。你也一起吧!”施佳突然说。

    “不了,我明天打算睡到下午。”向天佑一边擦着装鸡尾酒的高脚酒杯,一边兴致缺缺地说。

    “吃完饭再回去补眠就是了!”施佳企图说服向天佑。

    “你们一家三口吃饭,我去做什么。”向天佑把擦干净的杯子放进柜子里。

    “我爸妈说想见见你。”

    “无缘无故见我干嘛?”向天佑痞痞懒懒地问。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一个字,见还是不见?”施佳蛮横又霸道地叉腰看着向天佑。

    “施佳。”向天佑突然卸下一贯的痞痞和懒懒,严肃地看着施佳,“你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我……”施佳还来不及将她的答案说出口,就被向天佑先下手为强地拦截了。

    “施佳,我和你只是哥们。”向天佑难得认真地正视施佳。

    “向天佑,你就那么爱利妍吗?”施佳冲口而出。

    “我是否爱利妍不重要,重要是,我清楚知道我和你之间只是哥们的感情。”

    “哈哈哈!”施佳做作地笑着,故作轻松地伸手拍了拍向天佑的肩膀,嗤笑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你吧?你哪来的自信和自负啊?你知道我只会喜欢一百分男人的!我又怎么会突然脑筋坏掉地喜欢你这个不及格的男人?!你当我傻啊?”

    “嗯,你一直保持这么聪明就对了。”向天佑很平静地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是你的一百分男人。”

    你不是一百分男人,你却愿意努力成为利妍心中的满分男人。可惜,利妍已经走了,利妍再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了……施佳咬了咬唇,她要把这句话烂在心中。

    其实,烂在施佳心中的,又岂止是这一句话?

    施佳这辈子都不会让向天佑知道,利妍曾经回头找过向天佑,是施佳盛气凌人的谎言永远地赶走了利妍。施佳不会让向天佑知道的,因为施佳明白,如果向天佑知道了这个真相,向天佑会恨她很久很久,甚至是一辈子的。

    ****

    今天是大年初七,明天就是大年初八。

    年初八是个大日子,因为年初八是放完春节假期,正式开工的第一天。但是今年的年初八,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陈笙明天开始,正式回到他原本的公司上班!而且职位不变,还是部门总经理!自己给自己放了一年多的假期,回去还能继续做部门总经理?除了因为陈笙“命好”之外,更是说明了陈笙当年的办事能力确实不容小觑。

    想起陈笙明天就要回归职场,许茉很紧张。

    她又是忙着给陈笙搭配明天要穿的衣服,又是忙着把搭配好的衣服熨得平平整整……作为当事人,陈笙却还在厨房里悠闲淡定地做着今晚的晚餐。确保一切都整理妥当之后,许茉来到厨房,静静地看着陈笙穿着一身溅湿了的围裙,慢条斯理地清洗着散发着阵阵腥气的海鱼……许茉从背后抱紧了陈笙。

    “怎么了?”陈笙一边洗着腥臭的鱼肚子,一边宠溺地问。

    “你可是堂堂百强金融企业的总经理,现在,你居然委屈地在厨房里给我做鱼……”

    “不委屈。”

    “你对我真好。”

    “这就算是对你好了吗?”陈笙一边笑着,一边把洗好的鱼平放在瓷盘上,“我还会对你更好的。”

    “嗯。”许茉把耳朵贴在陈笙的背上,隔着骨血和皮肤,倾听着陈笙真挚的心跳。

    “先出去吧,这里油烟大。”

    “我不出去,我想在这里和你聊天。”

    许茉松开陈笙,却没有走出厨房,而是拿起一把青菜在水槽前洗了起来……就这样,他们一边在厨房里配合忙碌着,一边说说笑笑……这样简单的小日子,真好。

    ****

    大年初八,也就是开工的第一天。

    赵易诚辞职了。

    一众女同事为此差点哭瞎了眼睛。当她们知道,赵易诚辞职的原因,居然是带着新婚的妻子到英国定居……为此,她们哭瞎了眼睛之余还哭哑了嗓子。

    陈笙上班去了。

    休息了一年的陈笙再度成为职场魔头,下属为高强度的工作和任务叫苦不迭。但是业绩就是金钱,他们辛苦,但是他们挣到了大把的金钱。不过,无论陈笙再怎么拼命工作,他也坚持——非必要,不加班。为此,陈笙的下属都感恩那个叫“许茉”的女人。

    许茉也回熠辉上班去了。

    无论忙或不忙,每到下班时间,许茉跑得比谁都快。

    如果当日的工作不太累,许茉会和陈笙一起,在厨房里制作他们的晚餐。如果当日的工作太累,他们就会窝在沙发上偎依着一起吃外卖。吃完饭,他们会手牵手到楼下散步,几乎风雨不改。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平静如流水,却又幸福如蜜甜。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孤独终老。”许茉说。

    “我会陪你,慢慢地变老。”陈笙说。

    她紧紧地牵着他的手,他紧紧地握住她手……他们在熟悉的长街上一圈又一圈地漫步,无论如何,他们的手始终紧紧地握在一起。一辈子,不放手。

    灯火依旧阑珊,长街却不再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