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11点正。

    赵易诚来到星巴克。

    在紫荆树旁,他看到了许茉和……爱鱼?爱鱼留着一头凌厉的中发,穿着蓝色的及膝裙套装,一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干瘦,眼眸锐利,嘴唇刻薄。

    许茉朝赵易诚挥了挥手,赵易诚儒雅地大走向许茉和爱鱼。他站在许茉和爱鱼的面前,隔着桌子对爱鱼说:“爱鱼你好,我是不思。”

    许茉笑着说:“她不是爱鱼。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刚好遇到,所以……”

    赵易诚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问许茉:“那爱鱼呢?”

    许茉指了指赵易诚身后,说:“她就在你的身后,她刚刚上厕所去了。”

    赵易诚转身,怔住。

    爱鱼站在原地,僵住。

    同一秒。

    赵易诚猛地站起身,爱鱼慌张地调头就跑。

    “施乐乐!你给我站住!”

    赵易诚迈开大长腿,追在爱鱼……追在施乐乐的身后。

    不明所以的许茉紧张地站起身,她想要跟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无论是赵易诚还是爱鱼,他们都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许茉的视线。

    “施乐乐!你给我站住!”

    赵易诚一边大喊,一边朝着施乐乐粉红色的背影狂奔。

    爱鱼居然就是施乐乐!

    施乐乐离开他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他的爸爸是鱼叔叔!

    施乐乐的过往在他的眼前反复重演,和着爱鱼的聊天记录,一切,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无论如何,她终究是还爱着他的。因为有爱,所以他不愿意放弃。

    施乐乐闭上耳朵,拒绝接受赵易诚的呼唤。

    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偏偏让她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面重遇他?

    这到底是缘分的安排,还是命运不怀好意的玩笑?

    造化弄人。

    爱鱼在无意之中,将施乐乐的一切全都告诉了赵易诚。包括她孤儿的身份,包括她对鱼叔叔痴迷的爱,包括她为何自私地离开赵易诚……这一刻,施乐乐感到从未有过的赤裸。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丑陋的赤裸。她不愿意让赵易诚看到这样丑陋的她,不愿意,绝对不愿意!

    拐角,她消失在他的眼前。

    她总有办法隐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他。看他气急败坏地梳弄原本梳得整齐的发型,看他昂贵的套装在风中凌乱,看他不争气的眼泪。

    她紧紧地捂住嘴,偷偷地陪着他哭,看他离去的背影。

    ****

    施乐乐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家的。坐在电脑前,登上社交网络的账号。满满的,都是赵易诚的信息。

    不思:你在哪里?

    不思:我想见你。

    不思:我不介意你心中有他,我只要你心中也有我。

    不思:我知道,你还爱我。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不思:施乐乐,我爱你。

    赵易诚用不思的名义,给爱鱼发了一百句“施乐乐,我爱你。”

    施乐乐流着泪,把不思拉进了黑名单。

    点开寂茉的头像,看到寂茉的留言。

    寂茉:你和赵易诚发生什么事情了?

    寂茉:不要告诉我,赵易诚是你的……前男朋友?

    寂茉:世界就这么小吗?

    施乐乐颤抖着冰冷的手指。

    爱鱼:我一直都知道世界很小,只是,世界比我想象中,更小。

    寂茉:你打算怎么办?

    爱鱼:拉黑。

    寂茉:不会打算把我也拉黑了吧?

    爱鱼:暂时不会。

    寂茉:你还好吗?

    爱鱼:不太好,但是能接受。

    寂茉:他……真的很爱你。

    爱鱼: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寂茉: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爱鱼:我不配。

    寂茉:我一直以为爱鱼会是忧郁的蓝。见到你本人之后,我发现你比我想象中青涩,可爱,是灿烂的粉。你的世界,是应该有爱和阳光的。

    爱鱼:就当作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也从来都不知道我的前男友是谁,可以吗?

    寂茉:可以。

    爱鱼:如果诚问起我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能说。

    寂茉:我答应你。

    ****

    关上电脑,许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刻,许茉很想陈笙。

    偷偷地探头,看向夜雨飘飞的长街,看到寂寞的潮湿倒映着孤独的长街。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任何人,包括陈笙。

    鬼使神差地,许茉来到了陈笙的家门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敲了好几下门了。

    没有回应。

    他是不想理她呢?

    还是他不在家呢?

    明天就是除夕了,难道陈笙回家过年了吗?

    傻傻地站在原地,在昏黄的走廊灯下,凝视着陈笙的家门。这是陈笙的家门,也是陈笙的心门……许茉知道,她进不去了。

    回到家,没有开灯。

    许茉摸黑从睡房抱出一床棉被,侧身蜷缩在沙发上。一边感受着沙发的背后拥抱,一边用厚厚的棉被严严淹没冰冷的身躯……很冷……许茉抱紧了棉被。还是很冷……许茉更抱紧了棉被。还是还是很冷……许茉更更抱紧了棉被。然而,还是冷。从内而外的冷,无法抗拒的冷,无法治愈的冷。

    明天就是除夕了,许茉并不打算回家。

    许茉出生在F市周边的一个小城镇里,她的父母有严重的重男轻女倾向。所以,从小到大,疼爱都是弟弟一个人独享的。许茉早就习惯了父母的偏心甚至忽略,习惯了,不感伤了,反而有一种解脱的释然。既然许茉回去或者不回去,父母都不在意,她又何必凑这佳节的热闹呢?

    重重地叹了口气,更冷了。

    ****

    除夕当天。

    整座城市像是被掏空了。

    外地人都回家过春节了,总是热闹的F市突然只剩下一片萧条。

    不少店铺的大门上贴着“初八启市”,不少餐馆也是大门紧锁,世界上仿佛只剩下大商场和连锁餐馆超市还在苟延残喘地运营着。

    许茉傻傻地坐在星巴克里,一坐就是一天。

    喝了几杯拿铁,看着身边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走了一拨又一拨,又来了一拨又一拨,又走了一拨又一拨……到了下午4点,星巴克里面就只剩下许茉一个人了。外地人,是早就走了的。本地人或者留在本地过年的外地人,都赶着回家吃年夜饭去了。

    心情,莫名的低落。

    突然想起爱鱼的话:心情不好的时候,该多吃甜点……

    她走到吧台前,隔着明亮的玻璃,看着玻璃柜子里面放着的甜点……过去总是塞得琳琅满目的甜点柜,居然只剩下寥寥几块甜点。许茉任性地抬头,对眼神疲倦却仍在笑脸迎人的服务员说:“把这些甜点都拿给我吧。”

    服务员的笑脸上掠过一丝同情,她麻利地把甜点从玻璃柜里取出,放在洁白的盘子里,又把盘子放在棕色的托盘上,递给许茉。付款后,许茉沉默地拿起托盘,转身回到她靠窗的座位上。芝士蛋糕一块,黑森林蛋糕一块,蓝莓慕斯一块,草莓蛋糕一块,巧克力曲奇饼一块,巧克力心太软一块,一共六块……吃到第四块的时候,许茉就已经想吐了。

    她这是在折磨自己吗?

    想到这里,许茉放下了叉子,扭头,隔着厚重的玻璃,仰望飘着微雨的灰沉沉的天空。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活在金鱼缸里的青蛙。世界很大,她却只能看到抬头那片天空的悲伤。但是,她就是青蛙啊……她就是被悲伤一叶障目的青蛙啊……她就是为陈笙感到寂寞的青蛙啊……

    她累了,想回家了。

    硬是把第四块蛋糕全都塞进嘴里,把剩下的两块蛋糕打包。手提着两块蛋糕,混迹在空荡的长街上,被悲伤和寂寞细细啃咬着。又一次,她想起了陈笙,想起他过去夜夜在长街上游荡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心却因此而更加沉重。

    回到家,没有开灯。

    坐在窗边,手肘撑着窗台,抬头望夜空中被浓云掩盖的星月,低头看空寂的长街空无一人。自从2月14日那天开始,她就没有再遇到过陈笙……

    陈笙去哪里了?他真的回家了?还是……他走了?

    走了?!

    这个想法让许茉异常心悸。

    难道陈笙搬家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拿出手机,滑开,在和陈笙的对话页面上输入:除夕快乐……你回家过年了吗?

    输入之后,手指在发送键上犹豫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删除。一字一字地删除……每删除一个字,她的心都会抽痛一下。

    放下手机,打开电脑。登上社交网络账号之后,许茉看到了赵易诚的信息。

    不思:麻烦帮我转告施乐乐,我会在我和她初次见面的酒吧门口等她,一直等到她出现为止。

    寂茉:我答应过她,不插手你们的事情。

    不思:我不需要你插手,我只需要你帮我转告她。

    寂茉:恐怕,不可以……

    不思:求你了。

    求你了……这三个字酸软了许茉的心。

    几经犹豫,几番挣扎,许茉还是决定,将赵易诚的整段话截图给爱鱼。

    电脑显示:爱鱼已读。

    事实表示:爱鱼不回。

    被爱的人,才有任性地,已读不回的权利。

    背靠着座椅靠背,颓废地看着耀眼的电脑屏幕,久久,仍是等不到爱鱼的回复……虽然爱鱼不愿意回复,但是爱鱼已经看到了赵易诚的信息了,这就是说,许茉应该选择功成身退了。

    关上电脑,又一次扭头看着窗外。

    重重地,重重地,叹了一口又一口的气。

    ****

    赵易诚站在初次遇见施乐乐的酒吧外。

    四周的一切,都变了。

    比物是人非更加让人感触的,莫过于物非人非了。

    寂寞的酒吧里突然传出不怎么热切的欢呼声,除夕的钟声响起,又是新的一年了。1月1日那天许下的愿望猝不及防地实现了,命运垂怜,赵易诚终于还是再见了施乐乐一面。他知道人不能太贪心……但不是说新年新愿望吗?现在也是新年,他再许一个愿望,应该也不算太贪心吧?

    他还想再许一个愿望。

    他希望,施乐乐能够回到他的身边。

    如果施乐乐真的愿意回到他的身边,他承诺会花尽一辈子的力气对她好!

    有时候,就连赵易诚本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那么地深爱施乐乐,简直爱到了一种执迷的程度。

    施乐乐年轻,漂亮,身材好,性格好,又有着谜一样深邃的眼眸。但是,这些年,赵易诚也遇到过不少比施乐乐更年轻,更漂亮,身材更好,更温柔体贴,更难以捉摸的女人。可是,赵易诚都不爱她们,赵易诚甚至对她们的主动示好不屑一顾。

    或者,从施乐乐主动亲吻他的嘴唇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生就为施乐乐沦陷了。

    回想起来,在他还不知道施乐乐就是爱鱼,施乐乐也不知道不思就是赵易诚的时候,他和爱鱼真的敞开胸怀地聊了很多。现在重新翻开他和爱鱼的对话,他从爱鱼的文字里,读懂施乐乐的悲伤,寂寞,矛盾。

    他这才发现,过去,施乐乐总是把最美好的心情,最灿烂的笑容,全都留给了他。大概,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施乐乐才敢像是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蜷缩着用舌头舔她身上接近腐烂的伤口。

    如果施乐乐不爱他,她又怎么会忍着痛,也要把最美好的她,全都呈现给他?

    施乐乐一定是爱他的。

    至于……他的父亲,也就是她的鱼叔叔。

    他相信,施乐乐对他的父亲的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而是父女之间的依赖。毕竟,施乐乐从来没有感受过真正的父爱,她更是不知道父爱的滋味是什么。将没有血缘的父女依赖混淆为男女之爱,也是正常的。不过,就算施乐乐对父亲的爱,真的是男女之间的爱……那又如何?他相信,他可以用他一生的柔情和深爱,将父亲从施乐乐的心中赶走。

    反正,他要施乐乐。

    而且,他只要施乐乐。

    夜,更深。

    风,更冷。

    他却没有退缩的打算。

    无论天气如何恶劣,他会一直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