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稠密的雨编成一张窒息的网,将夜紧紧困住。

    凌晨2点,无人的湿滑街道,苍凉的街灯映照着恶劣的寒冷,无情的雨网从四面八方袭击着利妍。利妍不愿停下脚步任由猖狂的寒夜冷雨吞噬,更不愿意因为跑慢两步而被向天佑追上,因为利妍真的不想再听向天佑解释她无法辨别真伪的解释。

    利妍记得,那也是一个稠密得让人无法呼吸的冷雨夜。

    看到他的那一刻,医生正在帮他盖上白色的床单……

    他就这样,死了?

    就这样,再也不能看到他了?

    就这样,永别了?

    利妍全身发抖地用双手捂住嘴……不,她现在最想捂住的不是她的嘴,而是捂住她的眼。她不想看到覆盖着一身惨白的他!她更加拒绝听到医生宣布他已经死去的谬论!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她向后拖着颤抖的双腿,被身后的椅子绊倒,重重地跌坐在冷得咯人的椅上。她双手抱头,紧咬双唇,不敢哭泣。只要她哭了,就是接受了医生的宣判,只要她不哭,一切还有希望……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一阵震天动地的尖叫,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竭嘶底里的咆哮大哭。

    她无法不抬起头,极力干涸的眼球突兀地刻着深红的血印。

    她看着他的家人像旷野里饥饿了一辈子的野狼,逮着谁咬睡。他们凶狠嗜血地拽住冷静异常的医生,群起而攻之说他害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被医院的保安拦下来之后,看着医生施施然地离开之后,他们将余下来的凶残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他们疯狂地摇晃着她的肩膀,残忍地谩骂。这些谩骂像是一队军火过剩的暴虐士兵,越过她的耳道冲进她的身体,践踏,冲撞,扫射……她仅余的活着在一瞬之间只剩颓垣败瓦。

    他们质问,为什么他会在凌晨时分发生车祸。

    他们控诉,为什么他会在恶劣的气候中,开着车到处乱逛。

    他们痛哭,为什么她会让他因为车祸身亡。

    他们说,这都是利妍的错。

    他们说,他们要杀了利妍。

    利妍像是流浪汉随手画在瓦楞纸上的铅笔娃娃,没有灵魂,没有希望,没有言语,任用他们锐利而疯狂地打骂……直到,某个实在看不过去的中年妇女制止了他们的大骂。看穿着,中年妇女大概是医院编制之外的护工。她叉着腰说——当时,他的车上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虽然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死了,但是他们才是一家三口……他们终于停下了打骂。

    他们瞪圆着死目,张大颤抖的嘴,安静得骇人。

    一声尖叫划破了死寂。

    利妍爆发地站起身,尖叫一声,晕倒了。

    闭上眼的瞬间,利妍希望她是死了,不是晕倒了。

    她不知道她该如何面对这个脏乱的世界,她也不愿意再面对这个不到死都看不出对方真面目的虚伪的世界……

    他居然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怀了他的孩子!?

    如果他们的感情已经出现裂缝或者危机,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才在电话里对她说过“我爱你”,他还在电话里深情地吻了她一声,他还撒赖似地要她隔着电话回吻他……这样丑陋的爱情,她该如何看透?

    难道,爱情都非得这样吗?

    虚伪,谎言,欺骗,花心,出轨……

    如果这就是爱情的真面目,那么利妍这辈子都不愿意再相信爱情了!

    那一刻,她的爱人死了,她的爱情也死了。

    就在利妍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一个和她同样伤心的男人冲进医院,痛苦地大叫了一声“曼青!”

    曼青……

    邱曼青吗?

    原来是她……

    失去意识的利妍无法停止奔流的眼泪,四周传来呼天抢地的尖叫声,她却执着地闭上了眼,不再睁开。

    再也不见了,林达越。

    悲恸的回忆携手冷酷的现实抽打着利妍在风雨中摇晃的身心,冰冷的长街越发湿滑地让利妍狼狈地趴在了大街上……漆黑中,夜雨迷眼,却也无法抹去她撑地的双手渗出的斑斑血迹……就连偌大无边的长街也无法承载她的殇,所以必要她流出点鲜血来祭奠。

    被鲜血和心痛冲垮了理智,利妍不愿意再爬起来,她累了,真的累了。一个累字夺走了她强撑多时的坚强,她蜷缩在雨中,放声大哭。

    “利妍!”被寒雨浇得湿漉漉的向天佑扶起一身脏湿的利妍。

    “放开我!!”利妍尖叫着,用尽全力推开向天佑扶她的手。

    “利妍!你听我解释!”向天佑急了,看到利妍这样折磨自己,他心痛!

    “我不要听你解释!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夜雨滂沱。

    向天佑脸颊上的唇印就像是崩裂着青筋的粗壮大手,一下又一下地用力抽着利妍的耳光。利妍恨自己,她不该再相信爱情的,她不该再给自己受伤的机会的……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利妍转身,向着没有爱情和背叛的方向,疯狂奔跑。

    ****

    凌晨3点。

    寂寥的单身公寓里。

    赵易诚睡不着。

    起床,打开灯,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温水,独自拿着孤独的温水走到冰冷的书房里,坐下……看书?并没有想到的书。看杂志?都看过了,而且明显不想再看一遍。看电影?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电影……无聊中,他打开了许茉介绍的社交网络,登入他的账号“不思”,“爱鱼”居然在线。

    不思: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3点一刻,你居然还没睡?

    爱鱼:喝了酒,失眠。

    不思:通常人都会认为,喝了酒会更好睡。

    爱鱼:我从来都不以通常人自居。

    不思:看得出来。

    爱鱼:你呢?你是失眠了,还是已经睡醒?

    不思:我还没到凌晨3点一刻就睡醒的年纪。

    爱鱼:看不出来。

    不思:听说,你是一位爱情治疗师。

    爱鱼:我显然不是。

    爱鱼:不过,如果你愿意说,我愿意听。

    不思:我最爱的人离开了我,我却始终不知道她执意要和我分手的原因。

    爱鱼:不是所有爱情都会有结局的。

    不思:我不奢求结局,我只想知道原因。

    爱鱼:刨根问底,已经是一种奢求了。

    不思:不知道原因,我无法解脱。

    爱鱼:哪里还有什么原因。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不爱了而已。

    不思:不可能。

    爱鱼:真的,相信我。不是所有爱情都能够有清楚明白的结局,更不是每一次分开都会有明确的原因。因为我们的生活不是电影不是电视剧,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走着走着就散了的人。而她对你来说,或者你对她来说,就是这种走着走着就散了的人。散了,你们的故事就完了。除了放下和放手,你别无他选。

    不思:但是,我真的很想再见她一面。

    爱鱼:然后呢?

    不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还想再见她一面。

    爱鱼:见了一面,就想见第二面,第三面……见一次伤一次。除了伤口的痛楚之外,你什么都得不到。

    不思:你,有过我现在这种感受吗?

    爱鱼:每个人的感受都是唯一的,我怎么可能感受过你的感受呢。

    不思:嗯,确实。

    爱鱼:这个时候,是否想来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

    不思:……废物。

    爱鱼:哟!偷我的答案?!

    不思:你都还没有回答,我怎么偷?

    爱鱼:我在某个群组里面回答过。难道……你是那个群组上的某位成员?

    不思:估计不是。

    爱鱼:寂茉有跟你提起过,我和鱼叔叔的故事吗?

    不思:没有。

    爱鱼:那……你大概几岁?

    不思:30上下。

    爱鱼: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女朋友爱的是你的爸爸,你会怎么做?

    不思:又是这个问题?

    爱鱼:寂茉告诉你了?

    不思:她问过我这个问题。

    爱鱼:那你的回答是?

    不思:你爱你的男朋友吗?

    爱鱼:我又没有说是我的问题,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不思:那……我的“女朋友”爱我吗?

    爱鱼:肯定是爱你的,不过更爱你的爸爸。

    不思:为什么会更爱爸爸?

    爱鱼:因为你的女朋友是个孤儿,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儿。你爸爸从你女朋友的12岁开始就一直助养她。除了金钱的资助之外,他还会固定每个月抽一定的时间去探望她。所以,他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感情寄托。所以,她从12岁那年开始,就爱上了你的爸爸。

    不思:你确定,这是男女之间的爱,不是父女之间的爱吗?

    爱鱼:当然确定了!

    不思:那就公平竞争吧。

    爱鱼:公平竞争?!晕……但是你爸爸不爱你的女朋友啊!是你的女朋友一厢情愿地爱着你的爸爸而已,哪来的公平竞争机会?

    不思:既然我爸爸不爱她,那就更加好办了。连公平竞争都省了,她可以一直留在我的身边,继续做我的女朋友。

    爱鱼:但是你的女朋友不想留在你身边,因为她不想眼巴巴地看着你爸爸和你妈妈秀恩爱!

    不思:不想看还不容易吗?搬出去住就好了。

    爱鱼:搬出去住还是会遇到的,而且父子血缘是洗不掉的。

    不思:为什么要洗血缘?他不过是流着你爱的人的血而已,那也是一种罪过吗?你不是应该因此而更加爱他吗?

    爱鱼:我都说了,不是我!

    不思:好吧,不是你。我只好奇,最后“女朋友”怎么选择了?你告诉你的男朋友了吗?难道你选择了和你的男朋友分手?

    爱鱼:我都说了,不是我……

    不思:好吧,不是你。但是,请告诉我结果。

    爱鱼:……女朋友将爱他爸爸的这件事告诉了男朋友,男朋友打了女朋友一顿,并且对女朋友说,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女朋友!

    不思:他居然打了你?

    爱鱼: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不思:如果你的男朋友真的动手打你,无论是否因为你的鱼叔叔,你都应该和你的男朋友分手。

    爱鱼:和你聊天真的很累吔!我说了多少遍了,不是我!

    不思:反正我们不认识,你不需要这样急于撇清。

    爱鱼:……知道我的秘密可是很危险的,说不定哪天我一时兴起,就要杀人灭口。

    不思:不用杀人灭口,我用我的秘密跟你交换就是了。

    爱鱼:不要啰嗦,直接说!

    不思:为了忘记“她”,我曾经和我的一个女同事短暂地交往过。

    爱鱼:呲!和“女”同事交往算是哪门子的秘密?

    不思:交往也算是秘密,因为知道的人不多。不过,更加秘密的是,我送了一个限量版的铂金包给那个女同事,但是,那个铂金包是假的……

    爱鱼:What?!她知道那是假的吗?

    不思:应该不知道。其实我也是被人骗的,我付的可是正品的钱……

    爱鱼:这下,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渣了。

    不思:我又蠢又渣,这下算是秘密了吧?

    爱鱼:又蠢又渣的男人多着呢!不过……勉强接受吧。

    爱鱼:对了,你和寂茉是什么关系?

    不思:朋友吧。

    爱鱼:你相信男女之间有单纯的朋友关系?

    不思:遇到寂茉之前不相信,遇到寂茉之后就相信了。

    爱鱼:??

    不思:我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是一点尴尬或者邪念都没有。

    爱鱼:看来寂茉长得很丑。

    不思:也不是。

    爱鱼:那就一定是你长得丑,或者你某方面的能力太弱。

    不思:……我想说,并不是。

    爱鱼:好吧,你除了又蠢又渣之外,还又丑又弱……嗯嗯!不错,这样的网友聊着舒心。

    不思:无语。

    爱鱼:哈哈,要睡了吗?再不睡就天亮了。

    不思:你要睡了吗?

    爱鱼:我打算坐等日出,然后欣赏日出。

    不思:你住的地方能够看到日出?

    爱鱼:羡慕吧?

    不思:简直就是嫉妒。

    结果……赵易诚真的和爱鱼聊到了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