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时间如流水般迅速流逝。

    仿佛只是一个眨眼,时间已经是1月5日的晚上7点。

    现在,许茉正身处东京某家酒店的房间里。不知不觉,明天就是这次出差的最后一天了。回想这几天的出差,其实真的一点都不忙碌。许茉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吃喝喝外加看看灯饰展,说是出差,其实更像是来旅游。不过,无论是出差还是旅游,赵易诚都是很不错的一个小伙伴。如果硬要说是公务出差,赵易诚是一个很好的上司,他认真工作,认真看展览,但是从不苛求许茉看懂每一个展位。如果硬要说是出来旅游的,赵易诚也是一个很好的旅伴,虽然他的话不多,但是每次问他该去哪里吃饭,他都能提议出一个很不错的地点。

    除此之外,通过这几天的相处,许茉觉得她对赵易诚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赵易诚性格有点高冷,但是笑起来尚有一点孩子气;赵易诚对生活品质很有追求,但是也能接受纡尊降贵地接受平民小吃;赵易诚对工作很认真,但是在工作以外的时间绝口不提工作……反正,赵易诚真的挺好的。

    许茉洗好澡从浴室出来,打开手提电脑,发现网络连不上;滑开手机,发现没有WIFI……明明进去洗澡之前网络和WIFI都好好的,怎么才洗个澡就什么都没有了呢?她还约了爱鱼聊天,除了爱鱼,许茉还想给陈笙发几条信息,就和过去那几天一样。许茉拿起酒店的固定电话,给赵易诚的房间打了个电话。

    赵易诚:“喂?”

    许茉:“你房间有WIFI吗?”

    赵易诚:“有啊。”

    许茉:“你要睡了吗?”

    赵易诚:“还没。”

    许茉:“我房间的WIFI上不来了,你不介意我过来蹭个WIFI吧?”

    赵易诚:“你不介意,我不介意。”

    许茉:“那我大概十分钟后过来。”

    挂上电话,穿好衣服,披上一件宽大舒适的外套,许茉走到赵易诚的门外,敲门。赵易诚打开门,只见赵易诚穿着一套舒适的卫衣款家居服,这大概是许茉看到过的,赵易诚穿得最休闲的一套衣服了。许茉对赵易诚笑笑后,走进了赵易诚的房间。

    因为东京实在是太寸金尺土了,所以贵为总经理的赵易诚,他的房间也只是一间稍微大点的单间而已。一进门左手边是一个紧凑的小衣柜,右手边是通透得过分的卫生间,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张1米5的双人床,床边立着一盏高高的落地灯,落地灯下面蜷缩着一张小巧的单人沙发,单人沙发不远处的窗户旁是一张小小的木书桌,木书桌旁推放着一张小椅子……一应俱全,但是一切都是紧凑的,小小的,几乎没有喘息的空间。

    深夜,酒店房间,孤男寡女……该是感到尴尬或暧昧的吧?

    一点也不。

    许茉不,赵易诚也不。

    许茉笑着指了指窗边的书桌木椅,问赵易诚:“你要用书桌吗?”

    赵易诚摇头,说:“不用。”

    许茉满意地点头,说:“那我征用你的书桌了!你不用管我,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过,如果你要睡了,可以告诉我,我不会打扰你的睡眠的。”

    赵易诚点头,说:“好。”

    于是,许茉走到窗边,拉开木椅子,坐下。她把手提电脑放在木书桌上,把手机放在手提电脑旁,然后就开始不停地敲打键盘和爱鱼聊天。赵易诚则坐在了小沙发上,埋头看杂志。许茉和赵易诚在狭小的空间里,互不打扰,相处和谐,时间在静谧的和谐中慢慢流淌。

    “如果你的儿子爱上了你的情人,你会怎么办?”许茉停下敲打键盘的手,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赵易诚。

    “我还没有儿子呢。”赵易诚一边看着杂志,一边说。

    “那……如果你爱上了你爸爸的情人,你会怎么办?”

    “为什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赵易诚吧手中的杂志放下,放在大腿上。

    “不是我问,是我的一个网友问。”

    “你的网友爱上了他爸爸的情人?”

    “不是!我的网友是女人。”

    “那就是……你网友的情人的儿子爱上了她?”

    “呃……可以这么说。但是……个中关系似乎比你说的还要更复杂一点。”

    “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赵易诚重新拿起杂志,一边看杂志,一边说:“如果她不喜欢儿子,那就直接拒绝儿子好了。”

    “其实,儿子才是她正牌的男朋友。所以,她应该是爱儿子的。”

    “那么说来,你的网友既是儿子的女朋友,又是爸爸的情人?”

    “呃……”许茉停顿了好一会儿,思量许久后,许茉重又转过身背对赵易诚,“你还是当我没问过吧!”虽然赵易诚不认识爱鱼,但是许茉觉得她不应该向别人透露太多爱鱼的隐私。

    许茉不说,赵易诚自然也就不问了。

    寂茉:在今天之前,我真不知道你还有男朋友!

    爱鱼:我不说,你当然不知道了。

    寂茉:你是怎么发现你的男朋友是鱼叔叔的儿子的?

    爱鱼:有一天,我和男朋友在餐厅吃饭,突然遇到鱼叔叔和鱼叔叔的老婆。我刚想转身离开,不料,却听到男朋友喊他们“爸妈”。

    爱鱼: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办?

    寂茉:你爱你的男朋友吗?

    爱鱼:爱的。

    寂茉:跟爱鱼叔叔一样爱吗?

    爱鱼:自然是更爱鱼叔叔的。

    寂茉: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或者你对鱼叔叔的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而是……父女之间的爱?

    爱鱼:不可能。你看到你爸爸对你妈妈好,你会吃醋,会心痛,会伤心,会流眼泪吗?

    寂茉:……自然是不会的。

    爱鱼:那我怎么可能是把鱼叔叔当成爸爸?

    寂茉: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鱼叔叔的老婆不是你的妈妈。

    爱鱼:我是爱鱼,“爱鱼叔叔”是我身体里流淌的血液。

    寂茉:你男朋友对你好吗?

    爱鱼:……很好。

    寂茉:我终于明白你的寂寞和纠结了。

    爱鱼:嗯。

    寂茉:你会怎么选择?

    爱鱼:你认为我能怎么选择?

    寂茉: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爱鱼:如果让我往后的日子都活在鱼叔叔和他老婆的恩爱中,我一定会疯的。

    寂茉:所以,你要放弃你的男朋友?

    爱鱼:嗯。

    寂茉:太残忍了。

    爱鱼:残忍,终究才是爱情的常态。

    寂茉:爱情……你终究还是爱他的。

    爱鱼:“他”是谁?

    寂茉:你的男朋友。

    爱鱼:爱过。

    许茉一边摇头,一边盖上手提电脑。因为,爱鱼已经游回水里疗伤去了。

    “唉……”许茉最终还是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你那位网友选了爸爸还是儿子?”赵易诚无心地笑着问。

    “放弃了儿子,但是也无法选择爸爸。”许茉再一次叹气摇头,“唉,爱情总是如此的残忍。”

    “爱情总是如此的残忍……”赵易诚喃喃地复述着许茉的话,然后,笑了,“听你这口吻,怎么突然间变成爱情专家了?”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我那位网友说的。而且,她不是爱情专家,她是我心目中的爱情医生。”

    “如果她是爱情医生,就不需要问你该怎么办了。”

    “能医不自医是常态啊!”许茉突然转身,面对赵易诚,“需要我介绍她给你认识吗?说不定她能治好你哦!”

    “治好我?”赵易诚笑着,合上杂志,看向许茉,“你觉得,我像是需要爱情治疗的人吗?”

    “是的。”许茉毫不犹豫地点头。

    “何以见得?”

    “受过伤的人都是同道中人,从看到你落寞背影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我现在看到的是,你已经不是我的同道中人了。”赵易诚笑了笑。

    “呵呵,我确实是走出来了。”

    “不单只是走出来了,还又走进去了。”赵易诚指了指许茉闪了闪光的手机屏幕,“有人找你。”

    许茉转身滑开手机,果然是陈笙的信息。

    其实,许茉和陈笙之间的信息几乎是没有什么内容的。但是一句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吃了没”“睡了吗”“累不累”泛滥成最甜蜜的河流,从他们的手机屏幕流淌到他们的心中……看着许茉甜腻人的灿烂笑容,赵易诚忍不住问:“你在我的房间里给他发信息,他不介意吗?”

    “为什么要介意?”许茉一边忙于给陈笙发信息,一边笑着对赵易诚说:“你看不上我,我也对你没有非分之想。我们之间清白着呢!干嘛要想那么多复杂的东西。”

    “嗯。”赵易诚点头,“我真的觉得你挺适合做朋友的。”

    “你也是。”

    “所以……我们就这样成为朋友了?”

    “不然呢?”许茉转头笑对赵易诚,“难道你还想搞歃血为盟或者义结金兰那一套?”

    “那倒是不必,但是……交换个秘密吧。”

    “哦?”许茉眯眼看着赵易诚,“你终于想告诉我,你的情史了?”

    “如果你愿意听,你可以拿你的一个秘密来交换。”赵易诚毕竟是生意人,不吃亏。

    “我没有什么秘密的……不过,好吧!”许茉想了想,“你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是不是不喜欢季寒那首《遗忘的遗忘》?”

    “记得。”

    “其实,我不是不喜欢那首歌,我是不敢听那首歌。”许茉顿了顿,“因为……唱那首歌的人是我的前男友。也就是说,季寒曾经是我的男朋友。如果我没猜错,那首《遗忘的遗忘》是他为我创作的。”

    “哦。”除了“哦”,赵易诚不知道应该给什么回应。

    “这大概是我唯一的秘密了。”许茉笑了,“不过,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密’的人也不少。因为我和季寒是大学时期的恋人,那时候班上的同学都知道。”

    “哦。”赵易诚点了点头,“所以,你还想听我的情史吗?”

    “洗耳恭听。”

    于是,赵易诚给许茉说起了他和施乐乐的相遇,相知,相爱……最后,是没有结局的无疾而终。

    “你真的很爱她。”许茉说。

    “这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施佳呢?”

    “和施佳在一起,是我做得最错的一个决定。”

    “难道你就没有爱过施佳吗?”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鄙视我吗?”看到许茉摇头,赵易诚才接着说:“我没有爱过施佳,一点点都没有。因为,在我和施佳交往的过程中,施乐乐住在了我的身体里。我忘不掉施乐乐,我甚至在下意识里变成了另一个施乐乐……既然我的身心都被施乐乐占据着,我又怎么可能爱上另外一个女人?”赵易诚极浅地叹了口气,“我唯一庆幸的是,施佳也不爱我。”

    “为什么说施佳不爱你?其实施佳很爱你的……”

    “是吗?”赵易诚笑了,“就算施佳真的爱我,她爱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我的‘所有’。她那个‘一百分男人’的论调,我是知道的。”

    “你知道?”许茉皱眉看着赵易诚,“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是她告诉你的?”不可能啊!

    “不是。”赵易诚摇头,“某次去茶水间倒水,无意中听到你和施佳在交谈……所以就不小心听到了。”

    “哦……”许茉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那施乐乐呢?她爱的是你本人吗?”

    “她不爱我。”赵易诚的脸突然一片苍凉,“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的‘所有’都献给她,只求她继续留在我的身边。但是她根本就什么都不许想要,只想要离开我。”

    “唉……”许茉感触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还是介绍爱鱼给你认识吧,她比我会说话多了。”

    “是吗?”赵易诚无力地一笑。

    时间来到晚上10点。

    赵易诚说他要睡了……因为许茉已经打扰了赵易诚整整3个小时了,所以许茉也不好意思再说出类似“你睡你的觉,我发我的信息”之类的话。于是,许茉回房间去了。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许茉才发现WIFI又能用了。真的是太好了!

    许茉:房间的WIFI居然好了!你在干啥呢?还在走走走?

    陈笙:正躺在沙发上。

    许茉:你那边天气如何?

    陈笙:冷空气来袭,下雨,阴冷。

    许茉:躺在沙发上,不冷啊?

    陈笙:不冷。

    许茉:哦……

    陈笙还是无法上床睡觉……这是否代表,陈笙还是无法忘记他的太太?想到这里,许茉的心塞塞的。

    陈笙:你那边呢?天气如何?

    许茉:下雪,很冷。不过酒店有暖气。

    陈笙:明天F市还会更冷,回来的时候要多穿衣服,不然会感冒的。

    许茉:知道了,你也要多穿衣服,不要冷着了。

    陈笙:明晚几点回到F市?

    许茉:不延误的话,晚上9点。延误的话,呵呵,天知道了。

    陈笙:需要接机吗?

    许茉:不用了,公费报销计程车钱的。

    陈笙:哦。

    许茉:看来某人想请我吃夜宵。

    陈笙:你想吃什么?

    许茉: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