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12月31日,晚上10点30分。

    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过分灿烂的霓虹越过严严紧锁的落地玻璃帮衬着……赵易诚坐在沙发上,他身心俱疲地靠在沙发靠背上,他的头高昂地枕着沙发枕头。合上眼,黑暗中,只有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少女。少女在赵易诚紧闭的眼帘内不停地笑着,旋转着,她不停地喊着“诚……”,不停地在赵易诚的耳边说着“诚,我爱你……”。

    爱情里,最残忍的是什么?

    是他还那么深刻地爱着,而她却已经选择了绝情的放手。

    但是,她明明是爱他的。她明明是那么的爱他,为什么她会突然地转身离开,绝情地不再回头,甚至不给他任何分手的理由?

    她离开之后,他曾经疯狂地去寻找她。得到的,却是她更加绝情更加残忍的拒绝……他始终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到底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以至于她要那么残忍地伤害他?

    他想知道原因,他需要一个让他放手的答案。

    她却只愿意说,她不再爱他了。

    他无法接受她不再爱他,他无法接受这个原因,他也无法接受这个答案,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随着她残酷的离开,他的生命渐渐地沉落在一个不愿意醒来的幻境里。

    他转头,看着电视柜上那群粉红色的猫咪摆设。

    他看到她拿着其中一只粉红色的猫咪,灿烂地笑着对他说:“诚,你觉不觉得这群猫咪好可爱啊?你家到处都黑漆漆灰溜溜的,美其名是说有时尚感,但是我就觉得这样的时尚感太死板了。但是!有了我这群粉红小猫咪就不一样了!是不是觉得你家顿时间变得温馨多了,可爱多,舒服多了?不用谢我,夸我就行了!”

    他对着她笑了笑,她却骤然跳到了鞋柜前。

    她指着鞋柜上的粉红水晶,笑着说:“诚,这粉红水晶是不是很漂亮?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但是……人家说粉红水晶很旺桃花的……我不管,反正除了我之外,你不能再喜欢别的女孩子!”

    他对着她点了点头,她却又消失了。

    扭头,看到她正站在厨房里探头对他说:“我今天逛商场的时候给你买了一套新的餐具,你猜是什么颜色的?”她灿烂地笑着,左右手各举起一只盘子,“Bingo!你猜对了!是粉红色的!怎样?是不是很可爱,很好看,很温馨?我们现在赶紧用一下吧!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他还来不及反应,她就坐在了餐桌旁。

    她指着墙壁上挂着的粉红色抽象画,笑着对他说:“看着这么漂亮的画,是不是觉得胃口特别好啊?你多吃点!等你变成大胖子,你就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哈哈!”

    他想说,他早就跑不出她的手掌心了,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跑出她的手掌心……

    她从房间里探头,羞涩地笑着,对他说:“诚,我给你买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衣,是情侣睡衣哦!你赶紧过来试给我看……”

    赵易诚的眼前和脑海里,百转千回的都是他和施乐乐之间的曾经……但是……无论是他们曾经的幸福快乐,还是他们曾经的快乐幸福,都被施乐乐残忍的离去蒙上了蚀骨的悲伤。

    赵易诚喝了一口冰冷的酒,流出了炙热的眼泪。

    眼泪迷蒙中,赵易诚看到穿着一身粉红色连衣裙的施乐乐站在了他的面前,她灿烂地笑着,一如初见。赵易诚颤抖着手想要拉紧施乐乐的手……但是,他的手悬在半空,始终不敢触碰施乐乐。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触碰她,她就会消失的……

    他真的好恨她……

    他真的好想她……

    他真的好爱她……

    施乐乐……

    施乐乐……

    施乐乐……

    纹在肌肤上的文字能够用激光洗去,那刻在骨髓上的名字呢?

    爱情的结局,是否早已注定非得如此挫败和悲伤?

    闭上眼,又一次无法自已地想起那天在酒吧偶遇施乐乐……都说,缘分已尽的两个人是不会在街上偶遇的。世界这么大,他们却还能偶遇彼此,是否证明他们之间的缘分未尽?还有,施乐乐的那个吻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喝醉了吗?

    不是的……

    一定不只是那样的……

    赵易诚真的很想再见施乐乐一面,他真的很想知道施乐乐为什么会那么地绝情!他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施乐乐搬了家,换了工作,换了电话号码……施乐乐用尽一切的方法,从赵易诚的世界里消失了。赵易诚想要的原因和答案,注定要成为一桩悲伤的悬案了。

    寂寞肆意地啃咬着赵易诚的心,赵易诚伸手拿过遥控器,用力一按,刚好看到某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台上的献唱的,刚好是季寒。空荡荡的房子里,顿时间萦绕着季寒寂寞的歌声。

    “离别,

    是你给我的宿命。

    以为,

    只是一个转身,

    怎料,

    你把转身,当成了一辈子。

    离别以后,无从爱你。

    离别以后,无法忘你。

    离别以后,何时才能再对你说一声,

    我爱你……”

    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别人的歌,一遍又一遍地流着悲伤的泪。

    一曲毕,主持人上台,她问季寒有什么新年愿望……

    新年的愿望?

    赵易诚希望,他还能再见到施乐乐。

    那怕,只是一眼……

    ****

    12月31日,晚上11点。

    绚丽的舞台正中,穿着一身奢华晚礼服的女主持人拿着金光闪闪的麦克风,笑着问季寒:“新的一年就要到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呢?”

    “我的新年愿望是……”季寒熟练地笑着,稍微顿了顿,卖了个小小的关子,然后才说:“我希望再去F市开一场演唱会。”

    场下季寒的粉丝疯狂地叫喊着,仿佛已经到了季寒的演唱会现场。

    绚烂终是走向沉寂,季寒坐在休息室里,看着镜子里穿戴着一身舞台妆容的季寒。身后晕染的灯光突然变成了许茉的模样,自从匆匆一见许茉之后,季寒……纪从昀的眼前就常常出现许茉的身影。

    除了许茉,还有陪在许茉身旁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准确来说,是那个男人是谁?

    想起许茉身边居然站着另外一个男人,想起许茉居然用那个男人的身体挡住自己,纪从昀呼吸困难地上下抽动着他结实的胸膛……纪从昀这才看清了自己的自负自大和自私。

    他自负地认为,无论他和许茉分隔多远,许茉的心始终只会停留在他的身上。

    他自大地以为,就算他和许茉分开了,许茉也一定会继续爱着他。

    他自私地希望,许茉能一直站在原地,等他。

    现在,纪从昀突然觉得慌了。

    他是不是真的要永远地失去许茉了?

    如果是,纪从昀不甘心,纪从昀也不愿意。

    这些年,纪从昀遇到过不少比许茉漂亮,比许茉可爱,比许茉条件好的女生。但是,许茉对纪从昀来说,仍是特别的。在纪从昀的眼中,许茉特别的单纯,笑起来特别的灿烂,不笑的时候看着也特别的舒服……

    “季寒……”殷晓晓走到纪从昀……季寒的身旁,面对季寒坐下。

    “什么事?”季寒看了看镜子里殷晓晓的侧脸。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殷晓晓透过镜子,笑着对季寒说:“就是想跟你说声‘新年快乐’而已。”

    “新年还没有到。”

    “快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新年了。”殷晓晓笑着说:“我们可以坐着等新年。”

    “可惜我没有时间坐等……”季寒站起身,离开了休息室。

    孤冷的镜子折射着季寒的不留恋和不领情。季寒离去的背影刺伤了殷晓晓的眼。殷晓晓移目和镜子里的殷晓晓对视……镜子里的殷晓晓看着镜子外的殷晓晓,无论是镜子里还是镜子外,殷晓晓都穿着最新款的大牌高端定制晚礼服,价值连城。她那头闪耀着耀眼光芒的栗色长卷发一丝不苟地披散在雪白的肩膀上,奢华璀璨的宝石点缀着她的耳垂、颈脖和手腕。浓淡得体的妆容配上美丽绝伦的五官,多情的眼,高挺的鼻,娇艳的红唇,性感迷人却又不失知性端庄。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冲着她的家世背景或者她的完美外在对她穷追不舍。

    唯独季寒。

    季寒是特别的。

    殷晓晓欣赏季寒的音乐天赋,她也欣赏季寒的孤傲自负,所以,她曾不止一两次主动向季寒表达好感。

    结果?

    季寒对她根本就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不屑一顾。

    但是,爱情就是这样。

    有的人掏心掏肺地对你好,你却无情地无动于衷;有的人狠心地把你的心肺都掏空了,你却还笑着假装不痛。甚至,还笑着站在原地,祈求他能把你的躯壳一并带走。

    朋友都劝殷晓晓放手,因为高贵的殷晓晓根本不需要放下身段去追求一个男人。但是,殷晓晓偏不!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真正明白她对季寒的爱,她只想忠于她心底最真实的呼唤!她爱季寒,她希望用她最虔诚的爱去感化季寒,她希望用她最浓郁的爱去感染季寒。

    至于……新年愿望?

    殷晓晓希望,季寒能够接受她的爱。

    殷晓晓相信,总有一天,季寒会爱她的。

    不知道是镜子里的殷晓晓对镜子外的殷晓晓自信地笑了,还是镜子外的殷晓晓对镜子里的殷晓晓寂寞地笑了,反正,镜子里的殷晓晓和镜子外的殷晓晓,脸上都挂着笑。

    她们的笑,淡淡的,美美的,却又渗透着不该有的卑微。

    ****

    12月31日,晚上11点30分。

    陌生的城市里,某间商务酒店的房间内。

    爱鱼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寂寞地敲打着键盘,偷偷地翻进了他的社交朋友圈,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动态了。

    他……还好吗?

    重重地叹了口气,陌生的空气突然变得异常沉重,沉重的空气通过呼吸道沉沉地压在爱鱼的心头。那是一种浓得无法晕开的寂寞……不愿意被寂寞折磨,爱鱼溜进了一个名叫“遗忘”的微信群。爱鱼庆幸,这个世界上寂寞的人太多,她并不孤独。

    群组里,今年的最后一波鸡汤泛滥。

    AA:我原本以为他只是我生命中一个寻常的过客,他离开之后,我才发现,他居然成为了我记忆中的常客。

    BB:在他离开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是那么地爱他。但是,他离开之后,我的世界突然只剩下一片荒芜……原来,我比想象中爱他。

    &: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走过我们曾经走过无数次的楼梯,一切都变了……但是……楼梯没变,变的是我们。

    DD:忘了吧。人海茫茫,岁月颀长,总会有下一个他会出现的。

    EE:他说过他会永远爱我的……但是现在,他怎么就不爱我了呢?

    FF:别傻了。他的原话是——我会永远爱你……直到我不爱你为止。

    EE:我真的很恨他!我很想报仇!我要让他感受我现在的痛苦!

    &:有仇肯定是要报的。但是最好的报仇方式,是活得比他好!

    HH:说得对!

    EE:话是这么说,但是我真的很恨!

    KK: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爱鱼:情为何物?呵呵……废物!

    无数的大拇指在爱鱼的“废物”二字下涌现,爱鱼忍不住嘲讽地笑了。

    群主:各位说说各自的新年愿望吧?

    AA:我希望他和她赶紧分手!

    BB:我希望他回到我的身边!

    EE:我希望他不得好死!

    爱鱼:我希望……他比我幸福。

    ****

    12月31日,晚上11点59分。

    寂静的天幕下,既没有明月,也没有星光,就连街边的路灯也透露着懒懒的寂寥。

    往常,这种夜深人静的寂静寂寥总会让他们感到寂寞,今夜,并肩而行的他们却在这寂静寂寥中读到了细水长流的静静……静静的他们没有交谈,静静的他们静静地走着……突然,一阵巨响将寂寥的天空染成了缤纷的调色盘,各种最绚烂的色彩携带着世人的愿望,在天空中纵情绽放。

    “新年到了!”许茉转头看着陈笙,灿烂地笑着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陈笙也跟着许茉笑了。

    “你有什么新年愿望?”许茉问。

    “我希望……”

    “你说什么?”许茉大声地说:“烟花的响声太大,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你呢?你有什么新年愿望?”陈笙没有复述他的新年愿望,而是淡淡地笑着问许茉。

    “我希望……”

    许茉抬头看着持续绚烂的夜空,她希望,陈笙的新年愿望……和她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