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施佳还是没有上班。

    自从人事部的同事证实了施佳确实是请假去旅行之后,关于施佳的各种流言蜚语更加甚嚣尘上,本来还将信将疑的同事们都纷纷倾向于相信施佳是傍大款陪大款出游去了。

    对此,许茉不予置评。

    因为,无论施佳是否傍大款去了,这都是施佳的个人选择,根本轮不到她们这些旁观者置喙。

    但是,清醒的旁观者毕竟不多,世人总喜欢在还不清楚事实的时候,急于批判一个人……这就是人类的可悲的可耻的劣根性。

    身旁仍在纷扰,许茉努力地让自己静下心来,努力地想着电脑屏幕上只有一半的销售策划书……突然,她桌位上的固定电话响起了。许茉拿起电话接听,电话那头的赵易诚让许茉进他的办公室一趟。许茉走进赵易诚的办公室,在赵易诚的示意之下,许茉坐在了赵易诚对面的椅子上。

    “元旦假期回来之后,和我出个差吧。”赵易诚靠着椅背,双手交叠腹前,看着许茉。

    “去哪里出差?”许茉眉头轻蹙地问。

    “日本灯饰展。”赵易诚笑了笑。公费出国,应该算是一份好差事吧?

    “哦……”许茉眉头一皱,“你能找其他同事去吗?”

    “为什么?”赵易诚也皱起了眉。

    “因为……我的日本签证还没有办。”

    “我们申请的是商务签证,手续不用你操心。”

    “但是……”许茉停顿了半秒才说:“你还是找其他人陪你去吧。”

    “是因为施佳吗?”赵易诚直接地问。

    “嗯。”既然赵易诚直接,许茉也不打算再拐弯抹角了。许茉自认是施佳的朋友,赵易诚和施佳才刚分手没多久,估计施佳也还在伤心中。许茉怎么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单独和赵易诚出国出差?

    “我和施佳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赵易诚小叹了一口气,诚挚地看着许茉,“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帮忙?”许茉眉头紧蹙,疑惑地看着赵易诚。公费出国这么好的差事,多的是同事抢着去做,赵易诚怎么会用到“帮忙”二字呢?

    “灯饰展大会给了我们熠辉两个参观的名额,老板示意让我带一名女同事去……我想了好几遍,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为什么?”

    “因为……”赵易诚笑了笑,“和你一起去,最安全。”

    “哦……我懂了。”许茉忍不住笑着,无奈地翻了个小白眼。确实,赵易诚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整个熠辉,唯一一个对赵易诚没有非分之想的女同事,只有许茉了。如果赵易诚和其他女同事单独去到浪漫的异国出差,漫漫长夜,赵易诚的房门不知道要被敲响多少回……最可怕的是,等他们出差回来之后,各种有可能出现的有意杜撰的风流韵事,恐怕也会让赵易诚担忧烦恼吧?

    “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赵易诚期待地看着许茉。

    “好吧,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说吧。”

    “去到日本之后,你要请我吃顿正宗的寿司大餐!”

    “好。”赵易诚松了一口气,“毕竟我还欠你一盒葱油鸡饭。”

    “嗯,那就这么定了。”许茉一拍大腿,大大咧咧地站起身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许茉转身离开了赵易诚的办公室……赵易诚觉得,许茉是特别的。

    许茉的笑容很有吸引力,对他,却不是男女之间的吸引力。许茉于他,就像是一个跨性别的兄弟,也像是一个无关风月的知己……知己……他们甚至没有深刻地交谈过,赵易诚却已经把许茉放在了“知己”的位置上。对于这点,赵易诚也是感到惊讶的。但是,他总觉得的,很多他没有说出口的悲伤和寂寞,许茉都能读懂。

    这样的“读懂”,不是知己,是什么?

    除了这种不宣之于口却也了然于心的“读懂”之外,赵易诚在许茉的身上找到了一种让他心软的熟悉感。

    赵易诚知道,这种“熟悉感”,源自于许茉的言行举止中有一点点施乐乐的影子……赵易诚不知道许茉身上的“施乐乐”是怎么来的,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偶然,或许是缘分。

    施乐乐……

    想起这个名字,赵易诚的世界,又一次沦陷了。

    12月29日,是今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傍晚6点,落日焚烧。

    熠辉办公室里的同事们急匆匆地走光了,许茉也拿着包包悠闲地离开了办公室……穿行在人车拥挤的马路上,感受着落日的残辉透过稀薄的云层凉凉地洒泼下来,许茉突然感到一种浓烈的悲喜。这些在街上熙熙扬扬的人们,他们脸上都挂着欢乐的笑容。但是这些笑容并不是用来期盼新年的,而是用来期待接下来三天的小长假的。

    确实啊,新年有什么好期盼的吗?

    对于成人来说,新年代表的不是新希望,而是又一年无可拒绝的挑战。归根结底,新年的期盼,还不如三天假期的轻松舒适来得实在。

    许茉回到家,天色已经大暗。

    不愿将地随便煮个面打发喊饿的肠胃,许茉在冰箱里头寻到了昨晚吃剩的白米饭,还有一些看上去仍然新鲜的瓜果蔬菜和鲜肉鸡蛋。做了一盘鸡蛋炒饭,炒了几碟开胃小菜。简单的菜色,浓郁的香味,让许茉胃口大开地吃了很多。吃完晚饭,洗好碗筷,许茉又一次坐在窗边的小桌子上,打开电脑,等待爱鱼上线。

    和爱鱼没有什么内容地胡诌了几句,许茉的小腹突然一阵绞痛……

    这种痛火速而猛烈地从许茉的小腹蔓延全身。轻一阵,重一阵,松一阵,紧一阵,时而让许茉疼得全身痉挛,时而让许茉疼得汗如雨下……趁着阵痛停歇的片刻,许茉单手扶着冰冷的窗台,单手捂住反复绞痛的小腹,寸步难移地想要走到电视柜的抽屉里取止痛药。才移了几步,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就让许茉痛得弓在了原地。剧痛的眼泪攻占了许茉的双眼,豆大的眼泪汗珠交织模糊下,许茉只能看到窗台外,长街上,匆忙行走的陈笙。

    “陈笙……”

    一声轻微的叫唤唤醒了许茉身体里潜藏的猛兽,睡醒的猛兽突然跃起用力地撕咬许茉的小腹乃至整个身体……被剧痛击垮的许茉双腿一软,双手还挂在窗台上,双膝却已经跪在了冷硬的地板上。

    痛,吞噬人心的强烈剧痛……被剧痛抢去意识的许茉无法再强撑地,闭上了眼。

    这一刻,就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可能,她真的要死了……

    可能,她真的要死在这种泯人心智的剧痛之中了……

    但是,她还不想死……

    因为,她还想再看看这个世界,她还想再见她想要再见的人……

    一滴又一滴剧痛的眼泪串成了悲伤的项链,挂在了她的眼角,折射着遗憾不甘又懊悔的光。

    “陈笙……”

    “陈笙……”

    “陈笙……”

    被剥夺最后的一丝力气之前,许茉的嘴里,只有这两个字。

    是因为,这两个字是许茉最后的希望?

    还是因为,这两个字是许茉最后的牵挂?

    没有人知道,就连许茉本人,也不知道。

    ****

    四周,原是阴森森的黑光一片。

    突然,阴森森的黑光尽数散去,换上了淡里透浓的白茫茫。

    无边无际的白茫茫之中,微声寂寥,沉寂的白茫茫在云里雾里围绕缠绵着许茉。许茉的身体松软得如同漂浮在天边的一抹云,一丝轻风略过,许茉随着轻风趴在城市的云端。伸长耳朵,她仿佛听到无数的小提琴在温柔的城市里喃喃演奏……突然,她看到了陈笙。陈笙在棋盘似的城市街道上匆忙地行走着,不再是一身蚀骨的黑,而是一身寂寞的白……

    “陈笙。”

    许茉在云端呼唤着陈笙,陈笙却听不到似地,继续走。

    “陈笙!”

    许茉将双手卷成喇叭放在嘴边,大声地叫唤着陈笙,陈笙却仍像是听不到似的,越走越远。

    “陈笙!!”

    许茉迈开脚追逐陈笙的步伐,突然之间,她的身体变得无比的沉重,她从云端极速坠落……

    “啊!!”

    许茉睁大眼睛,是梦!

    许茉无力地左右扭动着她沉重的脑袋,四周只有昏暗中的白茫茫,还有……坐在她床边目光焦虑的陈笙。

    “你醒了?”陈笙像是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哪里?”

    “医院。”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许茉将双手撑在病床上,她想要撑坐起来……但是,无力。而且,她手背上还扎着针头输着液。

    “不要乱动。”陈笙俯下身阻止许茉起身的打算,确定许茉放弃起身的打算之后,陈笙体贴地帮许茉拉了拉被子,重又坐在了许茉床边的椅子上。陈笙说:“医生说你是食物中毒,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了。留院观察一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食物中毒?我好好的,怎么就食物中毒了?”许茉无力地扁了扁嘴,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医生说,你可能吃了不新鲜的或者是过了期的食物。”

    “不可能啊!我明明就在家吃的饭,而且是我自己煮的……”

    “你在哪来买的菜?”

    “忘了……”

    “忘了?”陈笙眉头紧皱地看着许茉。

    “嗯,因为……菜不是今天买的。而且……我也忘记是什么时候买的了。”许茉心虚地低下头。好吧,她承认她有极大的机率是食物中毒。

    陈笙没有说话,他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几点了?”许茉问。

    “大概凌晨三四点吧。”

    “这么晚了?”许茉内疚又感激地皱着眉,看着陈笙,“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今晚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许茉想,如果不是陈笙,她大概已经死翘翘了。

    “嗯,你先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就离开……”

    听着陈笙那把如大提琴般低沉动听的声音,许茉那被病痛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身体又一次陷入了沉睡。沉睡中,许茉又一次飘到了云端,她在清风中静静地听着大提琴和小提琴的合奏,静静地看着在棋盘城市里一圈又一圈地徘徊着的陈笙。

    昏暗中,陈笙看着沉睡中的许茉。

    许茉的脸很苍白,苍白得骇人,苍白得仿佛没有一点点的生机……不过,她总算是活过来了。想到这里,陈笙大大地呼了一口气,强撑着勇敢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支撑,靠在了椅背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走过许茉的窗前,陈笙都会刻意地放慢脚步,刻意地留意许茉是否在窗台上叫唤他的名字……他仿佛听到她在叫唤他的名字,转过头,却没有看见她的脸。陈笙以为,许茉又一次想要捉弄他。于是,他又一次站在原地,久久地抬头,等待许茉端着一张调皮的脸冲他笑。

    过了很久,陈笙还是没有等来许茉的笑脸。

    难道是他听错了?

    难道许茉没有叫他?

    陈笙眉头紧皱地抬起头,继续看着许茉屋里并不太明亮的灯光……往常,这个时候,许茉不是倚着窗台跟他说话,就是坐在窗台旁的小桌前,对着手提电脑敲敲打打……突然,陈笙似乎又听到许茉在叫唤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似是幻觉,又像是命定的呼唤。没由来的,陈笙的心突然一抽一抽地揪痛着。这种无由来的揪痛和不安促使陈笙加快脚步,冲上了二楼,站在了许茉的家门前。陈笙敲了很久的门,喊了很久的“许茉”,许茉却始终没有回应。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不安力量,促使陈笙两脚踹开了许茉的家门……他看到了倒在冰冷地面上面如死灰的许茉。

    “许茉!”

    陈笙冲到许茉的身旁,抱起许茉。

    许茉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她的嘴里还一遍又一遍地喃喃叫唤着“陈笙”“陈笙”“陈笙”。陈笙知道,现在必须马上送许茉到医院。

    打电话叫救护车?

    叫救护车是一个办法,却不是最快的办法!

    陈笙抱着许茉,冲下了一楼。

    长街上,人影寂寥,车影更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