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那一天。

    刚下班的利妍挽着包包,百无聊赖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条路是利妍从公司回家或者说从家到公司的必经之路,在今天之前,利妍就曾无数次走过这条路,因此,她也曾无数次路过这条路上的累了吧。但是,过去的无数次,利妍只是纯粹的路过,从来没有认真地留意过这家小小的酒吧。直到今天,累了吧的玻璃大门上贴着的一张白色A4纸吸引了利妍的注意,让利妍停下了脚步。那是一张很简单的招聘启事,上面写着——本店招聘兼职,工作时间为晚上8点到凌晨2点,有意者请入内详询。

    利妍站在大门前,向累了吧里倾斜着脑袋,透过昏暗的玻璃探看着累了吧的内里。

    时间是傍晚6点30分,累了吧里面只有吧台上方燃着一盏昏黄的小灯。还没有到营业时间,向天佑却早已在吧台里面忙忙碌碌地准备晚上的酒水和下酒的小吃。虽然向天佑看上去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但是向天佑对累了吧,是很认真的。

    时光仿若一条静止的河流,任由利妍随意地隔岸观看……突然一下,利妍抬起手,推开了门。

    利妍走到吧台前,对低头忙碌的向天佑说:“请问这里是要请兼职吗?”利妍的问话吓到了利妍本人,因为,在这一秒之前,利妍还不知道自己有做兼职的打算。

    “是的,请问你是要来面试吗?”向天佑一边继续手中的忙碌,一边调笑着抬起头……看到利妍的一瞬间,向天佑的笑容略微怔了怔。但是只稍一秒,向天佑脸上的笑容又恢复成正常的痞笑。

    “嗯。”利妍踮了踮脚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等待向天佑的面试。

    “什么时候能够上班?”向天佑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利妍。

    “现在。”

    “哦?那就今晚开始上班吧!”向天佑笑着,继续低头忙碌去了。

    “就这样?”利妍疑惑地看着低头忙碌中的向天佑。向天佑连她的名字都没问,更别说是问她白天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要来累了吧做兼职等等,这样的面试……太草率了吧?

    “有什么问题吗?”向天佑笑对利妍的疑惑。佳节当前,向天佑急需人手。

    “没问题。”利妍离开高脚椅,站直身说:“对了,我叫利妍。现在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做的吗?”

    “我叫向天佑。”向天佑笑着说:“你的工作,是在晚上8点到凌晨2点的这段时间里,将饮料或小吃摆在客户的桌子上。现在还7点不到,还没有到你的上班时间,所以你可以先坐一坐。”

    “坐一坐?”利妍笑了笑……看来,向天佑不是一个周扒皮似的老板。既然向天佑让她坐,她当然不会矫情地抢着要帮忙了,毕竟她和向天佑不熟,毕竟这段时间工作也没有工资。于是,利妍又一次坐在了高脚椅上,百无聊奈地看着向天佑独自一人忙里忙外。对此,利妍的良心一点也不觉得疼。

    “美女……”

    “我叫利妍。”利妍纠正。虽然利妍是美女,但是利妍不喜欢“美女”这种敷衍似的叫法。

    “好呢,利妍。你为什么来累了吧做兼职?你白天还有工作吗?每天晚上2点才下班,对你来说不会太累吗?”向天佑终于一口气把利妍疑惑他为什么不问的问题全都问了,但是向天佑不是用疑问的语气,而是用聊天的方式。

    “晚上太闲,所以找点事情做做呗。”

    “哈哈……”向天佑一边笑,一边忙碌,一边说:“如果你觉得晚上太闲的话,不是应该去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什么的吗?”

    “分手了。”

    “哦……分手了也没关系,再找一个就是了。你长得这么漂亮,难道还怕没有男人喜欢?”

    “我当然不怕。”

    只是……利妍还无法忘怀爱情逝去的悲恸。

    从懂爱开始,利妍追求的,就是刻骨铭心专一无二的爱情。

    曾经,利妍爱那个男人,爱得甚至忘掉她自己。但是,在利妍忘掉她自己之际,那个男人也忘掉了利妍……当她发现她珍爱无比的爱情上面烙下肮脏的“背叛”二字的时候,她对爱情的憧憬不争地幻灭了。她曾经拥抱过的所有爱情的美好,在那一刹之间如粉末般彻底消散了。

    向天佑在利妍的脸上看到了熟悉的悲伤。自从开了累了吧之后,向天佑最熟悉的,就是这种寂寞的悲伤……向天佑用玩笑的语气认真地问:“要喝一杯吗?”

    “一会儿还要工作呢。”利妍皱眉,摇头。

    “一杯而已,不碍事的。”向天佑潇洒地给利妍调了一杯血腥玛丽。如血般红艳的晶莹液体倾倒在清冷的玻璃杯上,有一种寂寞的苍凉。

    向天佑把血腥玛丽推到利妍的面前,迟疑片刻后,利妍拿起酒杯,小小地酌了一口,然后,又酌了一口……呛人的酒精霸道地攻占利妍的身心。利妍感到她的身体如云般轻飘飘的,她的心却如铁般沉重。如果没有那颗沉重的心压着她轻飘的身体,她大概已经飘离这个混沌而悲伤的世界了。可惜,她的心是沉重的,她注定无法远离满世界的悲伤……利妍自嘲地笑了。

    向天佑从未见过利妍这样的女人,她在笑的同时,居然能有那么冷的眸,那么殇的眸。

    利妍不想被酒入愁肠击毁,但越是抵抗,越是败退。

    一杯血腥玛丽轻而易举地把利妍打得醉倒在吧台上……等利妍醒过来的时候,她还是趴在累了吧的吧台上,累了吧里还是空空地只有向天佑一人,但是向天佑已经没有在忙了,而是眼眸含笑地看着利妍,温柔地对利妍说:“醒了?”

    “嗯……”利妍撑起被她枕得僵硬发麻的手臂,才发现她的身上披着向天佑的外套。利妍用麻痹的手拿下向天佑的外套,递还给向天佑,她用略显沙哑的声音问:“现在几点了?要开工了吗?”

    “开工?”向天佑接过利妍递来的外套,麻利地穿在身上。一边穿,一边笑着说:“明天再来吧,现在下班了。”

    “下班了?”利妍抬头看向悬在吧台后墙上的时钟,居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利妍懵懵地喃喃自语道:“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从失恋到现在,利妍喝过的酒精不少,但却没有任何一份酒精足以让利妍睡得这么沉……这种酣睡的感觉,久违了。这种久违的感觉,真好。利妍忍不住带着懵懵的睡意,懵懵地浅笑着。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就在对街。”

    “远吗?”

    “不远,走路也就十分钟。”

    “哦……”向天佑痞痞地笑着,有点失望地说:“这么近?我还以为可以多见你一会呢。”

    利妍没好气地瞥了向天佑一眼,并不理会向天佑亦真亦假的调戏。

    向天佑的座驾是一台重型机车,无人的街道上,利妍坐在向天佑的身后用双手圈住向天佑的腰身……月亮不知道被疾风吹到了哪里去了,夜空茫茫的只剩一片深邃的黑。寂寂的冷,霓虹已灭,笙歌已谢,风驰电掣,无拘无束。

    才几分钟,就到了利妍家楼下。

    突然,利妍不想就这样回家。

    “你家远吗?”利妍问。

    “开车十分钟左右吧。”

    “那去你家吧。”

    “啊?”向天佑扭头看向身后的利妍,“你确定?”

    “怎么了?你老婆不同意?”

    “我未婚。”

    “那是你女朋友不同意?”

    “我单身。”

    “那就是你不同意了?”

    “我同意。”

    “那就开车吧!”

    利妍抱紧了向天佑的腰,向天佑不再犹豫地发动了机车。

    向天佑的后座曾经坐过多少个女人?

    向天佑忘记了。

    向天佑收工之后曾经载过多少个女人去他家?

    向天佑也忘了。

    向天佑只记得,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后座,能给他现在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向天佑想,利妍是特别的。

    利妍不知道向天佑在想什么,她也不在乎向天佑在想什么,因为,她一心一意地呼吸着自由的疾风。疾风袭面,带给利妍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放纵……利妍喜欢这种放纵。

    那一夜,利妍上了向天佑的家。

    那一夜,利妍进了向天佑的房。

    那一夜,利妍睡了向天佑的床。

    向天佑的感受是对的,利妍确实是特别的。利妍的特别在于她的良心特别地不会觉得疼……那一夜很冷的,利妍却没有半点惭愧地霸占了向天佑的整张大床,并且把向天佑赶到客厅去睡沙发……问题是,向天佑居然也绅士地听从了!

    或者是天气太冷让向天佑冷疯了头脑,也或者是一夜无眠的剧烈心跳让向天佑看到了爱神的利箭……反正,第二天,等利妍走出房间的时候,向天佑对利妍说的第一句话是——“做我的女朋友吧。”

    或者是向天佑难得的绅士打动了利妍,也或者是带着向天佑气息的酣沉睡眠让利妍感受到久违的心安……反正,面对向天佑突如其来的“求爱”,利妍的回答居然是——“好。”

    爱情总是来得让人猝不及防,就这样,在广袤的天地间,又多了一对情侣。

    ****

    施佳已经好几天没有到熠辉上班了。

    再加上李喆和杨百合结婚的“喜讯”传来,熠辉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空闲时间,都用来讨论施佳和李喆以及杨百合的那些事了。有人说,施佳是因为败给了杨百合,伤心过度,所以才会多日请假不上班的;也有人说,施佳是怕被人笑她抢不过杨百合,所以才躲起来不见人的;甚至有人说,施佳被李喆抛弃后痛定思痛地傍大款去了,施佳多日没有来上班,是因为施佳现在正陪某位中年大款出游去了……众说纷纭,旁观者总是知道得比当事人还更多,这就是可怕的流言。

    许茉坐在座位上,听着同事们再一次聊起施佳……他们说的,许茉都不信。

    但是……施佳到底为什么连续几天不回来上班?施佳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许茉给施佳发过几条信息,得到的回复都是已读不回……许茉将视线移向赵易诚的办公室。施佳没上班的这几天里,赵易诚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仿佛施佳是否上班,赵易诚一点都不关心似的。赵易诚的这种不关心,到底是源于赵易诚知道施佳的去向,还是源于赵易诚根本就不关心施佳?

    但是……赵易诚怎么可能不关心施佳?赵易诚可是施佳的男朋友啊!

    许茉拿着刚刚打印出来的策划书,走到赵易诚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得到赵易诚的应答之后,许茉推门走进了赵易诚的办公室。许茉对埋头忙碌的赵易诚说:“赵经理,这是我新做好的销售策划。”

    “嗯,放下吧。”赵易诚说着,继续埋头忙碌。过了好一会儿,赵易诚才抬头看向仍然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的许茉。看到许茉没有离开的意思,赵易诚这才放下手中的文件。他背靠椅背,看着许茉,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施佳她……”许茉鼓起勇气,“施佳为什么连续几天没有来上班?她是不是生病了?还是……”

    “人事部说,施佳是请的事假,估计是旅游去了。”

    “旅游?”许茉疑惑地皱眉,“施佳去哪里旅游了?怎么之前没有听她提起过要去旅游?”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不清楚?”许茉眉头紧皱地看着赵易诚,“你怎么可能不清楚?”

    “我们分手了。”赵易诚坦然地看着许茉。虽然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是他知道许茉知道他和施佳的一段情。

    “你们分手了?!”许茉稍微怔了怔,她下意识地想问为什么,但是又觉得好像没有问的必要。

    “嗯。”赵易诚点了点头,“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许茉摇头,离开了赵易诚的办公室。

    许茉坐回她的座位,发起了呆。

    许茉想,赵易诚和施佳分手,是可以预想的。

    先不说施佳和李喆或许有的一段情,也不说杨百合那天大闹熠辉……赵易诚和施佳才交往了多久?他们俩怎么算,也该是处于最甜蜜的热恋期。但是,在这段时间里,许茉从未在赵易诚的眼眸里看到过热恋的光彩,反倒是看到过不少寂寞的苍凉。直觉告诉许茉,赵易诚的心中一定难以自已地珍藏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一定不是施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