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好不容易,施佳在许茉的陪同下,鼓起勇气走出了洗手间。

    虽然那些一心围观的同事们已经坐回各自的座位去了,但是施佳的出现让他们的眼神重新燃起幸灾乐祸的八卦光芒。施佳就像是一只误入狼窟的小白兔,她战战兢兢地走着,却也无法摆脱这些八卦狼群嗜血的眼神,他们紧紧地盯着施佳……仿佛只要有一匹狼带头,其他狼就会群拥而上,把施佳这只误入狼窟的小白兔生吞活剥。

    施佳坐在她的座位上低着头,一直一直地低着头。

    施佳低着头,并不是因为她感到羞悔。事实上,施佳一点也不感到羞悔。

    睡了别人的男朋友又如何?

    就算李喆真的是第一次,就算昨晚真的是施佳主动的,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杨百合管不住自己的男朋友,怪谁呢?!施佳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更不在意别人好事八卦的目光。

    但是,施佳感到害怕。

    因为,事情闹得这么大……赵易诚一定会知道的。

    施佳看向赵易诚紧闭的办公室门。

    赵易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她希望这是因为赵易诚的办公室隔音做得特别好,所以赵易诚什么都没有听到……如果赵易诚知道了,她该怎么办?

    哭求赵易诚原谅?

    跪求赵易诚不要和她分手?

    不,不,不!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接受被戴绿帽子!

    施佳知道,现在唯一的方法是——死口不认!

    嗯!就这么定了!死口不认!!

    被忐忑不安反复煎熬了整整一天,下班前十五分钟,赵易诚第一次主动给施佳发信息。

    赵易诚:我在停车场等你,你十五分钟后下来。

    施佳低头看完这条信息,抬头就看到赵易诚从他的办公室走出来,目不斜视地从施佳的办公桌前略过……

    十五分钟后。

    施佳坐上了赵易诚的车。一路上,无论是赵易诚还是施佳,都没有说话。施佳心虚地偷瞄着赵易诚专心开车的侧颜,赵易诚脸上没有愤怒,没有妒意,他和往常一样平静平和得甚至有点冷漠。

    施佳感到松了一口气。

    历经十多分钟的沉默,他们去到他们常去的那家西餐厅……仍是常去的西餐厅,仍是粉红色的玫瑰花,仍是浪漫的氛围,仍是醉人的烛光,仍是缠绵的琴声,仍是美味的佳肴……一切,都和过去一样!

    施佳更加松了一口气。

    安安静静地吃完一顿饭,施佳轻松地笑着问赵易诚:“亲爱的,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我们分手吧。”

    “什么!?”施佳伸长双手紧紧握住赵易诚放在桌面上的手,她瞪着死圆的大眼,颤抖着声音急促地问:“为什么要分手?”

    “今天上午,你和那个女人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今天早上,杨百合的怒吼引来了赵易诚的注意……赵易诚从百叶窗的缝隙看出去,那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两个施佳在打架……办公室的隔音不太好,两个施佳的对话,赵易诚都听到了。

    假设,李喆喜欢的是施佳。他为了忘记施佳而找一个和施佳相似的替代品,那么,李喆真的很爱施佳。

    假设,李喆喜欢的是杨百合。施佳只是杨百合的替代品,那么施佳又再做了一次替代品。

    如果,成立的是第一种假设。赵易诚不想夺人所爱,尤其别人的爱并不是他的真爱。

    如果,成立的是第二种假设。施佳一次又一次地被充当别人的替代品,这对施佳实在是太残忍。

    结论,残留的理性告诉赵易诚,他该放生施佳,让施佳寻找真正属于她的幸福爱情。

    施佳紧紧地抓住赵易诚的手,她手上的青筋因为紧张而迸裂着,她急促而颤抖地说:“事情不是那样的!事情真的不是那个疯女人说的那样的!我……我和李喆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李喆确实是追求过我,但是和你交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理睬过他了。”

    赵易诚没有看施佳,他伸手拿起红酒杯,很慢很慢地酌了一口红酒,然后更慢更慢地说:“昨晚十一点,我在你家楼下……”

    昨晚。

    吃完从许茉手中“抢来”的葱油鸡饭之后,赵易诚就到施佳楼下等施佳了。

    结果。

    赵易诚等来不只有施佳,还有李喆。赵易诚坐在车里,他看着李喆扶施佳上楼。一路上,施佳衣衫不整地挂在李喆的身上。一路上,施佳和李喆接了无数个吻……那一刻,赵易诚的心很乱。因为,他居然没有感到一丝丝的醋意。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施佳心虚地摇着头,目光躲闪地说:“昨晚……昨晚你临时失约,我因为不开心所以喝了很多的酒。然后……我遇到了李喆。李喆只是好心送我回家而已,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施佳。”赵易诚看着施佳,“无论你和他有没有发生那种事情,我都要和你分手。”

    “不要!我和李喆真的是清白的!你相信我好吗?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们不要分手好吗?我真的爱你……”施佳死命地抓住赵易诚的手,声泪俱下。

    施佳感到一种被命运愚弄的无力感。

    当日,李喆因为在她家楼下,撞见她和赵易诚接吻而疏远她;今日,赵易诚因为在她家楼下,撞见她和李喆……而要和她分手……生命的所有节点都在轮回,就连爱情也不能幸免。

    “我不是要指责你,施佳。”赵易诚平静得几近冷漠地看着施佳,“我不爱你。如果我自私地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你是永远不会幸福的。”

    “不是那样的……你是爱我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施佳激动地叫喊着,周围的食客纷纷向施佳和赵易诚投来好奇又指责的目光。

    “对不起。”不顾施佳的痛哭挽留,赵易诚站起身,迈步离开了这个眼泪堆砌的虚幻深渊。归根到底,施佳无法动摇施乐乐在赵易诚心中的分毫重量。这样没有杀伤力的新欢,这种没有重量的替代品,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与其苦苦纠缠让大家都得不到幸福,不如放手吧……

    “赵易诚,你给我回来!!”

    施佳不顾形象地对着赵易诚绝情的背影尖叫着,她的眼泪把她的眼线冲毁成黑色的海啸,她的声音悲愤地插进赵易诚的脊梁,她要让赵易诚承受她此刻绝望的心痛。

    赵易诚确实感受到了绝望和心痛,但他不是为施佳而绝望心痛,而是为了他自己。他是自私的,但是他这自私却是施乐乐嫁祸给她的。

    他真的很恨她。

    但……

    他真的很爱她。

    ****

    施佳坐在麻辣烫小店里,等待着李喆。

    既然赵易诚这么绝情……痛定思痛,施佳打算果断放弃赵易诚,专心一志地做李喆的太子妃。

    等待的过程总是无比漫长,闲来无事,施佳又一次在脑海里将赵易诚和李喆进行了一番比较。

    施佳这才发现,其实李喆也挺好的。

    虽然李喆的文化水平比赵易诚低,但是施佳的文化水平也不见得有多高啊!施佳一直觉得她和赵易诚之间有着一层无形的隔膜(当然,施佳不知道这层隔膜的名字叫施乐乐),施佳以为,这个隔膜是她和赵易诚之间的文化水平差异造成的。

    虽然赵易诚的家底比李喆还更好一点,但是李喆家毕竟有十多家连锁快餐店啊!十多家连锁快餐店已经足以满足施佳的虚荣心了。

    虽然赵易诚比李喆高一点点,但是李喆也有180CM高了啊!180CM真的是妥妥的够高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赵易诚实在是太高冷了,施佳在赵易诚的身边总感到自惭形秽和不被重视。但是李喆就不一样了,在李喆的身边,施佳总觉得自己不是太子妃,而是女王……突然,施佳觉得自己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条弯路,因为,她早就该选择李喆的……幸亏李喆还爱着她,她还能走回头路。而且和赵易诚交往的短短时日里,她一点也不亏,因为她在赵易诚的身上挣到了很多昂贵的礼物。

    杂乱的思绪漫天飞,漫长的时间突然飞流而过。

    已经过去30分钟了,说好15分钟到的李喆为什么迟迟未到?施佳忍不住又给李喆打了个电话,李喆接听了……施佳想,单是愿意接听电话这点,李喆就赢赵易诚了。

    “说好15分钟到的,为什么现在还不见你啊?”施佳甜腻腻地对电话那头的李喆说。

    “贱女人又想来勾引我的男人?!我去你X的!”电话那头不是李喆,而是愤怒的杨百合。

    “又是你?你想怎么样?”施佳不屑地调笑。

    “我想你死!”

    “呵呵!就算我死了,李喆爱的也是我。”

    “是吗?有些事情,我想你还不知道吧?”

    “你想说什么?”

    “李喆向我求婚了,而且我也答应了。”

    “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

    “我不信!”

    “李喆说,经历过你,他才知道他最爱的只有我。因为他只是想睡你,但是不想和你一起睡。他说他这辈子只想和我一起睡……你懂这其中的差别吗?”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鬼话吗?”

    “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反正我们明天一早就会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的。到时候,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了。而且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如果你继续纠缠李喆,你最多只会是一个不知羞耻的贱女人!”

    “李喆爱的是我!”

    “我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杨百合,你只是我的替代品而已!”

    “哈哈哈……原来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我是李喆的初恋情人!”

    轰隆……

    施佳的世界坍塌了,她的耳边,只剩轰隆轰隆轰隆……

    ****

    空荡荡的公寓里,许茉只点了一盏昏黄的台灯,陪伴着她。

    但是,她并不感到寂寞。

    电脑屏幕那边的爱鱼,却因为羡慕许茉,而变得更加寂寞。

    爱鱼:你活过来了,那我怎么办?

    寂茉:你也可以活过来的。

    爱鱼:感觉,很难……

    寂茉:你可以的。

    爱鱼:今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和他有着相似背影的人。我跟着他的背影,走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最后,他转过身来,我终于要接受他不是他的现实。那一刻,我不顾街上的车水马龙,蹲在地上,哭了……

    寂茉: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爱鱼:没关系。

    寂茉:??

    爱鱼: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寂茉:哦……

    爱鱼:你还记得,你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

    寂茉:幸福?

    爱鱼:我认为是恐惧。

    寂茉: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恐惧?

    爱鱼:能够失去也是一种福分,最恐惧的,是连“曾经拥有”的资格都没有。

    寂茉:我想见见你本人。

    爱鱼:这么突然?

    寂茉:不突然。可以吗?

    爱鱼:我现在在出差,大概一个星期后回F市。

    寂茉:那……到时候约时间?

    爱鱼:让我想想。

    寂茉:想什么?

    爱鱼:你是知道太多我的秘密。我害怕见到你本人,会忍不住杀人灭口。

    寂茉: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

    爱鱼:哈哈。

    寂茉:但是为了见你,冒点险还是值得的。

    爱鱼:好吧,到时候约见。

    爱鱼:我现在要出去,先下了。

    寂茉:这么晚出去?

    爱鱼:晚上9点,很晚吗?

    寂茉:呃……好像是不太晚。

    爱鱼:下次聊。

    爱鱼下线了,许茉盖上了手提电脑。许茉站起身,站在了窗台前。她探头,看着陈笙一个人的身影,看着稀稀落落的雨滴飘落在只有陈笙的街道上……

    “陈笙!”许茉倚着窗台,低着头,叫唤着那个脚步充满的灵魂。

    陈笙钉在原地,抬起头,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许茉。

    “下雨了,上来坐坐吧?”许茉笑着,她的笑容,能将所有灵魂囚禁终生。

    陈笙想要拒绝,结果……却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