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放下执念,宛若新生。

    晨曦挂上窗纱,许茉笑着从无梦中醒来。

    她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微笑着,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是的,在床上。她已经不再迷恋沙发那情人般疗愈的拥抱了,她现在享受着的,是宽大的床给她的自由和无拘无束。在床上傻笑着翻滚了好一会儿之后,她从床上爬起来,站在镜子前,明镜里折射着她焕发新生的容颜,就像是一朵颤动在风雨中的鲜活百合。

    总算是活过来了。

    许茉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一笑,突然,她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种流泪的冲动不是悲伤的,而是感触的,高兴的,庆幸的。

    人生短,苦太长。

    她庆幸,她总算把痛苦熬成了过去。

    许茉对镜子里的许茉说,从今以后,她要灿烂地笑,痛快地哭,淋漓地享受生活,尽情地珍惜活着的每一刻。

    就从这一刻开始吧!

    许茉打开衣柜,看着满衣柜的黑白灰……她的耳边突然响起施佳的声音,施佳说许茉不是穿黑白就是穿灰,看上去就像是守孝一样。这句话虽然刺耳,但是说得实在生动具体。好不容易在衣柜那个被遗忘的角落里找到一件浅蓝色的V领毛衣,再穿上一条黑色的窄脚牛仔裤,穿上一双8CM高的踝靴,披上一件白色的毛呢外套……虽然这是低调的蓝,但这是许茉和纪从昀分手之后,第一次把黑白灰之外的颜色穿在身上,这个微小的“第一次”仿佛就是许茉新生命的开始。

    天很蓝,阳光很耀眼。

    冬日的阳光热力欠奉,却充满鼓舞人心的希望。

    沐浴着今日那和昨日不同的阳光,感受着微风的轻送,听着身旁擦身而过的都市喧嚣,看着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许茉想要将一切美好的生活气息全都捂在心里,紧紧地捂在心里。

    走下公交车之后,许茉在公交车站附近的路边小摊买了一个香味四溢的手抓饼,边走边吃……简单,美味,随性,快乐。走到熠辉大楼门口,刚刚好把用料十足的手抓饼全都填进肚子里,那种恰到好处的饱腹感是一种微小而实在的幸福。从包包里掏出纸巾好好地把油腻的嘴巴擦干净,把纸巾稳稳地塞进垃圾桶里,许茉抬起头笑着呼吸了一口灿烂得腻人的阳光。她心中那片许久未被阳光照射的阴暗抑郁顿时间被一一照亮,她用比阳光还更灿烂的笑容告诉自己,一切,都好好的。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许茉转过头,站在她身后的,是赵易诚。许茉灿烂地笑着说:“因为今天天气很好啊!”

    “不是说,应该问‘吃了没’吗?”赵易诚疲惫地牵了牵嘴角,那是一个沉重而牵强的强颜欢笑。

    “因为一眼就能看出你还没吃。”许茉指了指赵易诚拿在手中的、用高档纸袋包裹着的、一看就知道是某家咖啡馆的咖啡和点心的早餐套餐。

    “嗯,今天的天气确实挺不错的……”赵易诚稍微抬眼看了看仍在倾斜中的慵懒暖阳,这阳光太懒,懒得不愿意努力照进赵易诚阴暗无望的心。

    “一大清早,怎么这么沉闷?”许茉快乐地伸手拍了拍赵易诚的肩膀,笑着说:“Come on!年轻人,开心一点嘛!”

    “其实我挺老的。”

    “是吗?”许茉瞪大眼睛左右上下地打量了赵易诚一遍,她煞有其事地摇头说:“你老吗?看不出来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只有18岁!说,小毛孩,你这套西装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偷穿你爸的西装?难道你不怕你爸打你吗?”

    “嗯,确实挺怕的。”赵易诚配合无聊地点了点头。

    “好了,赶紧进去吧!电梯来了,我可不想迟到。”

    许茉快步走进熠辉公司所在的办公大楼,赵易诚跟在许茉的身后,许茉冲进电梯里一直按着电梯的开门键等待着赵易诚,大概等了十多秒,赵易诚才施施然地走进了电梯里面。许茉放下一直按着电梯开门键的手指,看向赵易诚,她忍不住笑着调侃:“你两条腿那么长,怎么走得这么慢?”

    虽然赵易诚是经理,在地位上来说,许茉是赵易诚的下属。但是赵易诚还欠许茉一盒葱油鸡饭呢!这盒平价的葱油鸡饭拉近了许茉和赵易诚之间的距离,许茉甚至觉得他们可以做朋友,而且不是那种点头之交的普通朋友,而是一种曾经同是天涯寂寞人的惺惺相识的朋友。

    许茉轻松的调侃让仍陷于阴沉的赵易诚由衷地笑了,赵易诚说:“腿长所以腿重,所以当然走得慢一点。”

    不等他们继续交流,电梯门打开了,熠辉所在的楼层到了。许茉下意识地将身子往后挪了挪,示意让赵易诚先走出电梯。赵易诚配合地迈着他不再沉重的大长腿,大步走出电梯,快步走进熠辉。许茉隔了十多秒才慢慢地走进熠辉办公室……

    为什么?

    因为赵易诚毕竟是许茉的上司啊!

    因为和赵易诚一起走进办公室,其他同事一定会有很多猜测啊!

    因为赵易诚是施佳的男朋友啊!

    嗯,赵易诚是施佳的男朋友……赵易诚却在成为施佳的男朋友之后越发地消沉,寂寞,悲伤,苍凉。

    许茉突然想起了爱鱼。爱鱼说过,为了忘掉旧爱而寻找新欢,得到的只会是双倍的寂寞……虽然赵易诚从来没有和许茉提起过他曾经埋葬过一段或者两段爱情,赵易诚也没有和许茉透露过他和施佳交往的细节。但是,许茉很确定,她在赵易诚的身上看到了双倍的寂寞。

    那种双倍的寂寞,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沉沦。

    解脱之后看别人的痛苦,悲伤,寂寞或沉沦,都有一种隔岸观花的不痒不痛。因为她身上曾经的感同身受已经被明媚的阳光升华了。但许茉这种不痒不痛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然她已经从无法遗忘的急流中透过气来,那也并不代表她希望曾经的天涯沦落人们溺亡。相反,她希望所有承受着遗忘的寂寞的沦落人,都能够从遗忘的激流中活过来。无论是赵易诚,爱鱼,还是陈笙……

    许茉坐在座位上,她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施佳。

    施佳和往常一样对着电脑发呆……但是,许茉总觉得今天的施佳有一点点不一样。施佳时而发呆,时而脸红,时而脸青,时而抬头偷瞄赵易诚的办公室方向,时而无意识地用一只手抠着另一只手的指甲。

    许茉知道,这是一种不安的表现。

    施佳在不安什么?

    是因为赵易诚吗?

    许茉不知道。许茉只知道她不应该窥探别人的私生活。如果施佳愿意让她知道,自然会告诉她;如果施佳不愿意让她知道,她自然没有知道的必要。许茉收起窥视的眼神,转而看着电脑屏幕开展一天认真的工作。此时,一阵尖叫从熠辉大门一直冲进熠辉办公室。

    “贱人!!!”

    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施佳就被泼了一身的水,幸亏,那只是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施佳尖叫一声后,懵在原位。

    杨百合激动地杀红眼,她绕过施佳的办公桌,跑到施佳的身旁,一把抓住施佳那把瀑布般的长发,狠狠地拽,不停地拽!一边拽,一边还用尖锐的声音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听到“杀”字,惊呆的众人顾不上弄清楚什么状况,纷纷冲上去劝阻杨百合、扯开杨百合。但是杨百合又高又壮又疯,众人一时之间也无法成功将杨百合拉离施佳的身旁。施佳的头发被扯掉了不少,疼痛和羞怒让施佳愤恨地伸手也拉住了杨百合同样如瀑布般的长发。

    状况,凌乱,狼狈,不堪。

    两个有着同款瀑布长发,穿着同款紧身连衣裙,穿着同款高跟单鞋,披着同款毛呢大衣,同样美艳不可物方的美人面容扭曲地扭成了一团……她们一边扭打撕扯,一边用不堪入耳的尖锐声音骂着对方。

    “你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杨百合大骂。

    “谁是谁的男人?!你搞清楚!”施佳怒不择言。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根本就不爱你,他爱的是我!”

    “他爱的是我!你只是我的替代品而已!”

    “你才是我的替代品!是我先认识他的!”

    “是我先认识他的!”

    “是我先认识他的!”

    “他爱的是我!”

    “他爱的是我!”

    杨百合和在施佳战争中飙出的零散对话,将一段并不算太复杂的三角关系模糊地勾勒完整了,围观的众人自觉读懂了一切。

    杨百合和施佳还在你拉我扯,你打我揍……这两位在几分钟前还美艳绝伦的大美人沦落成了互相殴打得衣衫不整的小太妹。众人还在努力调停,但是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恐怖而独断的,不容任何人插手。直到……李喆急匆匆地冲进了熠辉办公室,抱开了杨百合,这场混战才暂时停止了。

    李喆死死地抱紧杨百合,他一边在杨百合的耳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想要把杨百合拉离熠辉办公室。怒火正盛的杨百合在李喆的两臂之间挣扎着,嘶吼着,冲着施佳大叫:“贱女人!你把李喆的第一次还给我!!”

    众人沉默了。

    杨百合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大得让众人只能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听了杨百合的话,施佳的脸顿时间一片烧红,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恼羞。施佳一手撑着办公桌,一手狼狈地拨着她凌乱不堪的长发,她的目光低垂着停留在她凌乱的桌面上,她不屑直视杨百合的怒指,不敢面对其他同事八卦的议论。同样烧红着脸的李喆用尽全力将杨百合脱离熠辉办公室,杨百合努力僵直着她那双大长腿像是和李喆拔河一样不愿意离开熠辉办公室,她用愤怒的眼神直直地勾着施佳闪躲的眼眸,她的嘴里仍在愤怒地大吼:“施佳!你这个贱女人!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上床!我X你全家!你把李喆的第一次还给我!我X你全家!!你把李喆的第一次还给我……”

    终于,李喆把杨百合拉离了熠辉办公室,塞进了电梯里,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但是杨百合的尖叫声还在熠辉办公室里回荡,回荡,回荡……

    众人惊呆过后是不怎么友善的窃窃私语,施佳僵在原地,坐不是,站不是……她突然觉得她不是站在熠辉办公室了,而是站在一个被人批斗的道德高台上,她不知所措地拨弄着她越拨越乱的长发……这一刻,她只想逃。但是“逃”太狼狈,一旦她真的“逃”了,她就回不来了。

    众人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好事的质问,洪玲藏不住轻蔑地笑着问施佳:“太子妃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睡了太子的第一次?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太子爷吗?”

    施佳抬眼看向洪玲,一向伶牙俐齿的施佳居然说不出话来,她只觉得周围的一切突然只剩漆黑,她只看到众人质疑的眼和嘲笑的嘴……

    看着施佳惊恐失措的脸,许茉眉头紧皱地挤开不怀好意的众人,她走到施佳的身旁,扶着施佳的手臂,说:“我陪你到洗手间擦一下吧。”

    擦什么?

    施佳这才反应过来……她的身上还滴着杨百合泼过来的水。

    施佳僵硬地点了点头,许茉扶着施佳撞开围观的众人,向洗手间走去。

    走进洗手间,许茉转身把门反锁,不让好事的人进来好事,才刚转身,施佳就蹲在地上哭了。这是许茉第一次看到施佳哭,这也是施佳第一次这么狼狈地哭。许茉蹲在施佳的身旁,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轻轻地搂着施佳的肩膀,任由施佳一直哭。

    许久,施佳才哽咽着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许茉,问:“你是不是想问我,我和李喆和杨百合是怎么回事?”

    许茉摇了摇头。

    施佳不停地啜泣着,说:“我只是喝醉酒,我不是故意的!”

    许茉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