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这家新开张的西餐厅,到处都弥漫着奢侈的浪漫和腻人的缠绵。

    琴声依依,烛光隐隐,长夜漫漫,每个角落里都偎依缱绻着一双一对视若无人的醉人倩影。按照计划,施佳现在应该和赵易诚坐在这浪漫熏人的烛光中吃着动人的圣诞晚餐,但是,现在,施佳仍是孤独地坐在她预订的座位上……赵易诚在哪里?不知道,反正,还不见踪影!

    施佳拿着手机不停地给赵易诚打电话,发信息。

    电话。

    一如既往地,不听。

    信息。

    一如既往地,不回。

    但是。

    施佳一如既往地,锲而不舍地,不屈不挠地,继续给赵易诚打电话,继续给赵易诚发信息。

    施佳:亲爱的,忙完了吗?

    施佳:什么时候到呢?

    施佳:你想吃什么?我先下单?

    施佳:宝贝,我饿了。

    施佳:隔壁桌那对情侣老是盯着我看!他们一定在取笑我圣诞节只有自己一个人吃饭,却要抢了别的情侣的浪漫座位!

    施佳:亲爱的,你到了吗?

    赵易诚:我有些事情,不能来了。

    施佳:什么?!

    施佳:你现在在哪里?

    施佳:我现在过去找你,好吗?

    施佳:宝贝,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没有回复!

    没有回复!

    没有回复!!

    施佳生气地把手机摔在桌面上,本来还忙着你侬我侬的情侣被施佳吓得顿了顿,但是无关紧要的吵杂显然无法打扰情侣们的柔情蜜意。被施佳短暂打扰的情侣短促地瞥了施佳一眼,然后他们毫不在乎施佳身上散发的、与四周氛围极不协调的怒气,继续缠绵去了。

    施佳真的要疯了!

    让她在家里等就算了!让她在办公室里等也算了!赵易诚现在居然让她在这样一双一对的浪漫餐厅里面落单地等着他?!而且,他还仅用一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信息就想打发她?!

    施佳真的生气了!

    施佳急躁地扬手,急躁地命令服务员用最快的速度把情人套餐摆在她的面前……看到满桌的食物之后,本来还饥肠辘辘的她居然一口都不想吃了!

    气,很气!

    施佳拿起电话,又一次给赵易诚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再一次给赵易诚发信息……赵易诚不再回复。

    气,更气!

    施佳打通了向天佑的电话,向天佑倒是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向天佑吊儿郎当地问:“啥事呢?”

    施佳语气极冲地说:“我现在在月影西餐厅,你马上过来陪我吃饭!”

    向天佑啼笑皆非地调侃道:“姑奶奶,你苦命的小弟我现在正在上班呢!哪有空溜出去陪你耍啊?再说了,你不是说你今晚要和你那位一百分男朋友吃圣诞大餐吗?难道你想找我去做电灯泡?”

    施佳粗暴地打断向天佑的话,“你话怎么那么多?一句话,来还是不来?!”

    向天佑不带半点正经地笑道:“我凌晨两点下班,你愿意等,我可以来。”

    施佳怒火中烧地对着电话大吼:“我等你X的大头B!”

    怒吼过后,施佳愤恨地挂断了向天佑的电话。

    施佳后悔给向天佑打了这一通电话。因为向天佑和赵易诚一样,都是施佳无法控制和捉摸的男人。接连受挫的施佳急于寻找一个她可以控制的男人让她控制,借以平衡她心中翻滚着的怒火。在手机的通信录上翻了又翻,一个名字抓住了她滑手机的手指头……李喆。

    这一刻,施佳很想给李喆打通电话。

    下一刻,施佳真的拨打了李喆的电话。

    那一声声拉长的“嘟嘟”声就如一只只蚂蚁紧紧地咬着施佳的耳膜……随着耳膜那被蚂蚁挑衅着的酥麻,施佳拿着手机的手在忐忑地发抖,她的心却在兴奋地战栗。

    终于,李喆接通了电话。

    “施佳……”李喆语气有点胆怯的无奈。

    “今晚要陪女朋友吗?”施佳问得无比直接。

    “呃……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李喆仿佛在迂回地对施佳说——要,但是……如果你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可以把时间留给你。

    “我现在在月影西餐厅,你过来陪我吃饭,好吗?”施佳的语气突然变得柔软无比。

    “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李喆像是在质问施佳,但其实,李喆是在提醒自己。李喆提醒自己,在爱情的拔河中被人毫无预兆地放手,会摔得很痛……

    “我想你了!”

    “我……”施佳的四个字是世界上最有效的止痛药,更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失忆散。就在这一瞬间,李喆忘却了拔河的痛,他说:“我十五分钟到。”

    “我等你。”

    施佳满意地笑着,挂断了电话。

    李喆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傲娇地抚慰了施佳被赵易诚无视的卑微……她用一通简单的电话就能够在这么盛大的节日里,将李喆从李喆的女朋友身边抢走!可见,李喆还对她念念不忘!可见,她还是超级有魅力的!想到这里,施佳再一次傲娇而风情地笑了。

    ****

    累了吧里,塞满了寂寞得累了的人儿。

    狭小的吧台里,向天佑忙碌地调着酒,不宽敞的吧台外,利妍冷着眸子注视着向天佑将艳红的烈酒倾倒在闪烁的玻璃杯里。

    利妍将眸子移到向天佑痞痞笑着的脸上,问:“刚刚是谁给你打电话?”

    “施佳。”向天佑嘴角痞痞地上扬。

    “她找你干嘛?”利妍去过向天佑家几次,自然也就见过施佳几次。通过这几次的“见面”,利妍对施佳的唯一印象是——她不喜欢施佳这个女人。

    “她说让我现在去陪她吃饭。”向天佑一边忙碌着,一边闲闲地说。

    “她干嘛无缘无故叫你去陪她吃饭?”虽然他们才正式开始交往了几天,但利妍是向天佑的女朋友,她确实有资格提出这样的疑问……或者说,是质问。

    “谁知道她呢!”向天佑幸灾乐祸地笑着说:“可能她又被男朋友放鸽子了吧。”

    “人家被男朋友放鸽子,你有必要那么开心吗?”利妍冷冷地注视着向天佑眼眸里的闪烁。

    “我看上去很开心吗?”向天佑直视利妍,哈哈大笑,“哈哈!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么坏!这是2桌和3桌的酒。”

    “你开心是因为‘坏’吗?”利妍冷哼一声。

    不给向天佑“狡辩”的时间,利妍把吧台上那两杯浓艳而寂寞的烈酒摆在托盘上,转身给客人送酒去了。虽然利妍只有22岁,但她不是“不知情为何物”的傻少女。她知道向天佑幸灾乐祸似的开心,不是因为“坏”,而是因为“爱”。

    ****

    十五分钟。

    李喆坐在施佳面前的座位上。

    施佳对着李喆,风情而撩人地撩了撩她的瀑布长发,她丝般的发梢散发着浓郁的馨香。

    李喆看着施佳,他的眼神略略显得有点不自在,却又蕴藏着无尽难以掩饰的爱……眼前的施佳,是他礼物般浪漫凄美的伤口。

    施佳拿着刀叉兴致缺缺地挑着早已失去了吸引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食物。勉强地把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勉强地把这小块牛排咽进肚子之后,施佳放下刀叉笑着对李喆说:“这里的东西太难吃了,你陪我去吃麻辣烫吧?”

    李喆点头。

    于是,他们又去了他们去过的那家麻辣烫小店里面吃麻辣烫。不顾李喆的劝阻,施佳一个人喝了半打啤酒。等李喆和施佳离开麻辣烫小店的时候,施佳已经醉得东倒西歪了。李喆小心翼翼地把施佳扶到副驾驶座上坐着,贴心周到地帮施佳把安全带系好,然后他绕了个圈回到驾驶座上。此时,李喆的电话响起了,是李喆的女朋友,杨百合……李喆迟疑着接听了电话。

    杨百合:“怎么在店里不见你?你现在在哪里?不是说好要一起吃夜宵的吗?”

    李喆:“我……突然有些事,大概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回到店里。”

    杨百合:“一个小时?!为什么要那么久?你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李喆:“我的一个朋友喝醉了酒,我现在送她回家。”

    杨百合:“朋友?哪个朋友?男的女的?”

    李喆:“我现在在开车……我答应你,我会尽快回到店里的,好吗?”

    杨百合:“我问你是男的女的!”

    李喆:“是……”

    李喆并不想说谎,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施佳就伸出双手捧住了李喆的脸,狠狠地吻上了李喆的唇……

    李喆惊得瞪大了双眼,他握着手机的手突然一阵软,手机掉下去了,不知道落在了哪个缝缝里。李喆想要伸手去寻找失落的手机,施佳却自己解开了安全带,爬到了李喆的身上……一时之间,李喆连寻找手机的力气和心思都没有了。

    施佳在她的床上醒来。

    她的身旁还睡着如婴儿般单纯酣睡的李喆……回想起过去那几个小时里经历的一切,施佳悔恨地皱眉闭眼!虽然她醉了,但她知道李喆是第一次……加上……她想起来,无论是车上还是床上,李喆都多次制止施佳,多次表示不想让施佳喝醉酒做错事,不想施佳酒醒后后悔……但是施佳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

    走?

    这是她家,她能走到哪里去?

    昏暗中,施佳看到李喆睁开了眼。

    “你醒了?”李喆红着脸,羞涩地说。

    “嗯。”施佳尴尬而牵强地笑了笑。

    “那……我先走了。”李喆从施佳的尴尬中读懂了成人之间的不文规则。

    “路上小心。”施佳生硬地说。

    施佳用被子紧紧裹住她不着半缕的身体,她坐在床上看着李喆依依不舍地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离开了她的房间。看着李喆关上她的房门,施佳这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跌躺在床上。

    ****

    圣诞节,晚上11点的时候,许茉来到了累了吧。

    陈笙,也在。

    许茉习惯性地坐在陈笙身旁的座位上。

    陈笙看了看许茉,有点意料之中,也有点意料之外。

    “怎么了?看到我很惊讶?你以为我一定会继续躲起来?”许茉笑着问。

    “嗯。”陈笙极淡地笑着,点了点头。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躲。”

    “你会对他说什么?”

    “我会对他说,谢谢他曾经带给我的幸福,谢谢他曾经参与过我的生命。我会对他说,我已经不爱他了,我已经忘了他了,请他也忘了我。”

    “你不爱他了?”陈笙不信。陈笙认为,如果许茉真的不再爱那个男人了,她昨晚就不会躲起来。

    “我真的不爱他了。”许茉接过利妍递来的柠檬红茶,喝了一口,“我们从来都没有明确地说过分手,所以我们一直都在等着对方先放手……”

    “所以,你躲起来,是因为害怕他明确地跟你说分手?”

    “不是。”许茉摇了摇头,“他很忙。如果他不爱我,他不会来找我。而且,不是所有爱情都能有一个清楚明白的句号,两个人分开了,故事就完了。”

    “所以,你躲起来,是因为害怕他想要继续和你在一起?”

    “不是。”许茉还是摇头,“从来都没有未完待续的爱情,只有不愿意认命的心。”

    “怎么突然想得这么透彻了?”陈笙笑了。

    “嗯。真的很突然。”许茉点了点头,“刚才,走过昨晚重遇他的街角,我才顿悟……我不是害怕面对他,我是羞悔面对他。因为我居然比他更早地不爱他了,我害怕我不再爱他的这个事实会伤害到他,我曾经深爱过他,我不愿意伤害他。”

    “你真的确定你不再爱他了吗?”陈笙还是无法相信,“不久前,你才为了他喝了个酩酊大醉……”

    “爱情那么短,遗忘的深渊却痛苦而狭长。曾经我以为我会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无法遗忘的阴影之中,但是,突然之间,遗忘又来得那么地迅猛,那么的突然……反正,我知道我已经不再爱他了。或者过去的幸福回忆和痛苦折磨还会偶尔找上门来,但是我知道那只是回忆,不是爱。”

    “遗忘是那么突然的吗?”陈笙喃喃自语道。

    “嗯。”许茉转头看着陈笙,微微一笑,“但‘突然’的前提是,你得愿意放过你自己。”

    陈笙把杯中的白兰地一口喝光,他等待着,期待着,属于他的,突然的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