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今天是12月25日。

    圣诞节。

    星期一。

    昨晚,纪从昀的匆匆一瞥让许茉整夜无眠。

    现在,许茉无力地提着包包,走进熠辉……大家正围着施佳起哄。而施佳,正满脸春风地抱着一束大得惊人的粉红玫瑰享受着众人的艳羡。

    “施佳!你的你男朋友也太好了吧!99朵玫瑰花耶!而且这种粉红实在是太浪漫了!”小郭羡慕地说。

    “那是必须的,不好怎么配做我的男朋友!”施佳傲娇地抬着头,洋洋得意,一扫昨晚深闺独守的幽怨。

    其他同事也七嘴八舌地、或真心真意、或酸言酸语地围着施佳议论着……本来许茉也想走过去凑一下热闹的,但是挤不进去,所以……算了。许茉回到自己的座位,放下包包,拿起水杯,走进了茶水间。水还没有烧开,等待水烧开的过程中,许茉放下水杯,倚靠窗台,看着窗外。

    淡蓝的天空上漂浮着淡淡白云,这般明媚的阳光真不像是冬日的阳光……她记得,她拉着行李离开纪从昀家的时候,也是披洒着这种不知愁滋味的明媚阳光。但是就在离开纪从昀的那个晚上,不知道从那个方向刮来的一股凶猛冷空气席卷整座城市,一时之间,阴雨连绵,狂风交加……天地间的所有希望仿佛全都蒸发不见了,只剩下阴冷和绝望。

    “水开了。”

    “哦!”许茉收回回忆的眼神,转头,看的居然是赵易诚。“赵经理。”略带尊敬地向赵易诚点头示意之后,许茉快步从窗边走到桌边,拿起水杯倒水去了。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吗?”赵易诚问。

    “呃……今天的天气特别好。”许茉一边倒水,一边说。

    “你是英国人吗?”

    “明显不是。”许茉放下水壶,双手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抬头看向赵易诚。

    “我以为只有英国人才喜欢讨论天气。”赵易诚笑了笑,伸手拿起水壶倒出热水。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讨论天气。”许茉笑了笑,“我有一个朋友说过,如果真要没话找话说,她宁愿选择中国式的寒暄,也就是问对方‘吃了没’,也不会选择英国式的寒暄聊天气。”

    “为什么?”赵易诚嘴角的笑容突然僵了僵,定睛看着许茉。

    “因为天气是明摆着的,不用抬眼都能够知道。但是‘吃了没’……起码问的人可能真的不知道对方吃了没。不知道答案的问题,起码可以不太尴尬地勉强聊几句。”

    赵易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从前,每当施乐乐听到赵易诚和偶遇的朋友聊天气,等那位偶遇的朋友离开之后,施乐乐就会忍不住取笑赵易诚,说:“诚,你居然和朋友聊天气?这尬聊也太尬了吧?”

    赵易诚会笑看着施乐乐,问:“会吗?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都是这样聊的。”

    施乐乐会伸手捏着赵易诚的脸颊,调皮地说:“Come on,你已经在中国了!中国不流行天气这套!如果你真要没话找话聊,我建议你还是直接问对方‘吃过饭了没’吧!”

    赵易诚笑着握紧施乐乐的手,问:“你认为问‘吃过饭了没’的技术含量比聊天气的技术含量高吗?”

    施乐乐笑着说:“不是技术含量高低的问题,是人际交往的和谐问题。”

    赵易诚眼眸含笑地看着施乐乐,问:“怎么说?”

    施乐乐仰着自以为是的小脑袋,高谈阔论:“人在路上走,天气这东西谁感受不到呢?而且中国的天气又不像英国的天气那么变幻莫测,哪有什么好聊的?但是‘吃饭了没’就不一样了,除非你正看着对方吃东西,除非你刚刚是和他一起吃的饭,不然你永远不知道对方吃饭了没。而且问天气太空泛,问‘吃饭了没’起码是问对方的实际状况。结论,问‘吃饭了没’相对没那么尴尬,而且贴心多了!”

    赵易诚笑着摸了摸施乐乐趾高气昂的秀发,说:“嗯嗯,你说的都对。”

    施乐乐不满地嘟嘴瞪着赵易诚,说:“这句话听上去更加敷衍……”

    “赵经理?”

    许茉轻声叫唤看着她发呆的赵易诚,她在赵易诚的眼眸里看到了一段深刻的往事,虽然她不知道那段深刻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赵易诚陷在里面很痛苦,所以……许茉不忍心不叫醒他。

    “谢谢……”赵易诚从深陷的回忆中醒过来,脱口而出的,是一句“谢谢”。

    赵易诚拿起水杯转身离开了茶水间。

    许茉看到赵易诚的背……在流泪。

    ****

    上班的时间到了,大家也不敢再一味地围着施佳讨论施佳的秘密男朋友了。

    施佳坐在座位上,电脑屏幕开着,屏幕上摊着一份表格,但是施佳根本看都不看屏幕上的表格一眼。她把手伸到那束粉红色的玫瑰花上,用手指抚摸着玫瑰上残留的露水……今天一早,刚走进办公室,她就看到她的办公桌上盛放着这束美丽夺目的粉红色玫瑰花。昨晚的苦苦等候在看到玫瑰的那一刻,全都化成了幸福的甜蜜。再加上别人艳羡的目光,施佳感到了致命的虚荣快乐。

    赵易诚总是这样,高冷却又浪漫。偶尔遥远,却总是那么的贴心,贴心地满足她每一刻的虚荣。

    施佳抬头看向赵易诚的独立办公室,忍不住地,她伸手拿起手机,给赵易诚发信息。

    施佳:亲爱的,谢谢你送我的玫瑰花。我很喜欢,真的!

    施佳:圣诞节快乐!还有,我爱你!

    施佳抬头,她集中眼力想要透过百叶窗的缝缝窥视百叶窗那头的赵易诚,但是什么都没看到。信息铃声响起,施佳赶紧低头看手机,是赵易诚!!

    赵易诚:喜欢就好。

    施佳:今晚我们去哪里庆祝?

    赵易诚:你想去哪里?

    施佳:市里新开了一家西餐厅,我订了晚上7点的座位。我们今晚就去那里,好吗?

    赵易诚:我下午要去见客,7点估计来不及。

    施佳:我先去,你忙完了就过来。好吗?

    赵易诚:可以。

    施佳:对了……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我发那么多信息你都不回复?打电话你也不接……真是担心死我了。

    施佳:我昨晚等你等到差不多凌晨三点呢,你今晚一定要好好补偿我。

    施佳:忙去了吗?怎么不说话了?

    施佳:宝贝,我可想你了。

    施佳:又不回复我的信息……好吧,我不阻碍你工作了。早点忙完,今晚我们早点吃饭。

    确定赵易诚不会给她回信息之后,施佳放下手机,继续抚摸她的玫瑰露水去了。

    下班的时间如约而至。

    赵易诚果然还没有回办公室,施佳匆忙地收拾好东西,匆忙地冲出了办公室。

    施佳这样匆忙,一则,是因为今天是圣诞节,街上到处都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她要赶在人流高峰之前去到预约好时间的餐厅。二则,是因为施佳不想让任何一个同事看到她要自己打车离开。圣诞节男朋友不来接……施佳认为这样有点丢脸。

    所有人都走空了,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只有许茉一人。

    熟悉的安静,熟悉的冷清。

    自从那日在熠辉楼下看到施佳拐角的背影之后,许茉就再也没有留在办公室里加班。不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在下班之后继续留在办公室了……但是,今天,许茉留下来了。

    因为今天是圣诞节,施佳在中午的时候就告诉许茉,她要和赵易诚到市里新开的西餐厅吃圣诞大餐;因为昨晚纪从昀出现在在她家楼下,她害怕今晚还是会遇到他……所以,今夜,许茉想要留在这里逃避世界。

    太久没有吃开欣快餐店的叉烧饭和葱油鸡了,许茉打电话叫外卖,一口气把叉烧饭和葱油鸡都叫了。等待外卖的过程中,她坐在逐渐昏暗的办公室里,等候着她的叉烧饭和葱油鸡。

    等待的过程中,她看到爱鱼上了线。

    自从爱鱼说了她和鱼叔叔的故事之后,这是爱鱼第一次在线。

    爱鱼:好久不见。

    寂茉:圣诞快乐。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送出去的。

    爱鱼:在这样的节日,在这样的时间点,还在网上溜达的人儿,能有多快乐?

    寂茉:也是啊。

    爱鱼:不过,看到你在线上,我确实挺快乐的。因为这证明你还单着,陪着我。

    寂茉:……幸灾乐祸?

    爱鱼:最近好吗?

    寂茉:昨晚,他居然来找我了。

    爱鱼:然后呢?

    寂茉:然后……我躲起来了。

    爱鱼:躲在哪里?

    寂茉:躲在一个男人的黑色羽绒服里。

    爱鱼:你果然是天才。

    寂茉:你是在骂我吗?

    爱鱼:不明显吗?

    寂茉:现在明显了。

    寂茉:我是懦夫。

    爱鱼:你确实是懦夫。要知道,无论是拖泥带水的继续,还是痛切心扉的结束,都比你的逃避强。

    寂茉:或许是吧,但是不逃避都已经逃避了,回不去了。

    爱鱼:唉。

    寂茉:唉。

    爱鱼:唉。

    寂茉:唉。

    爱鱼:唉。

    寂茉:唉。

    爱鱼:那个男人是谁?

    寂茉:哪个?

    爱鱼:黑色羽绒服。

    寂茉:就是楼上那个男人。

    爱鱼:痴情丧偶男?

    寂茉:嗯。

    爱鱼:你们什么时候搞上的?

    寂茉:我们没有搞上啊!

    爱鱼:那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寂茉:我们没有好上啊!

    爱鱼:其实你们挺配的。

    寂茉:你又没有见过我们,你甚至没有和他聊过天呢!怎么就说我们很配?你想说的是很“呸”吧?

    爱鱼:第六感告诉我,你们很配。

    寂茉:难道,你是女巫?

    爱鱼:差不多。

    寂茉:真的吗?

    爱鱼:等你和他好上或者搞上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寂茉:我汗!

    寂茉:对了,我从来从没有问过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爱鱼:我也没有问过你啊。

    寂茉:我在一家灯饰公司做策划的。

    爱鱼:灯饰公司好玩吗?

    寂茉:没什么好不好玩的。

    爱鱼:那为什么要去灯饰公司做?

    寂茉:钱啊。

    爱鱼:工资很高?

    寂茉:也不是。

    爱鱼:真是为了钱,你就不会选择做策划,而会去做公关了。

    寂茉:你这样说就太极端了。

    爱鱼:谁叫你敷衍我。

    寂茉:好吧。我在灯饰公司工作,是因为他说过,他喜欢舞台上七彩的灯光。

    爱鱼:哦。

    寂茉:你这个“哦”就不敷衍吗?

    爱鱼:没听说过,只准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寂茉:这种封建思想早就该被扼杀了。

    爱鱼:思想能被扼杀的话,多好。

    寂茉:你这弯转得太快了吧?

    爱鱼:不跟你说了,外卖到。

    寂茉:什么外卖?

    爱鱼:比萨。走了,88。

    熠辉的玻璃门响起了敲门声,今晚来送外卖的居然是太子爷李喆本人?许茉小跑到玻璃门前,打开了门。李喆还是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薄风衣,今晚不冷,但他的脸还是被风吹得有点苍白。看到许茉打开门,李喆笑着把手中拿着的两份外卖递给许茉,说:“美女,这是你叫的外卖。”

    许茉接过李喆手中的外卖,礼貌地点头说了声“谢谢。”

    按道理,李喆该走了,他却仍然钉在原地,眼光不时越过许茉的肩膀看进熠辉办公室里面……许茉淡淡一笑,可能李喆以为许茉叫两份外卖就是有两个人在加班吧?而另外那个人,李喆可能以为是施佳。

    “要进来坐坐吗?”许茉问。

    “哦,不用了。我先走了。”李喆笑着摇头。

    看着李喆的背影,许茉看到了悲凉。

    李喆不是已经找到新欢了吗?

    既然找到新欢了,今天是圣诞节,他为什么不去约会?

    许茉抿了抿嘴,拿着外卖坐在了座位上……居然又看到了另外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人。

    “赵经理?”许茉站起身。

    “还没有下班吗?”赵易诚走到许茉的办公桌前,“叫了外卖?”

    “嗯。”

    “为什么叫两份?”赵易诚指了指许茉桌面上的两份外卖。

    “哦,因为叫外卖的时候没有想清楚要吃什么,所以就叫了两份。”许茉总不会告诉赵易诚,她是因为施佳的缘故很久没有吃李喆家的叉烧饭和葱油鸡饭,所以想一次过吃两份吧?

    “请我吃一份吧。”赵易诚说。

    “啊?”许茉懵了。

    “不可以吗?”赵易诚笑了笑。

    “不是不可以,只是……”许茉眉头紧皱,“今晚是圣诞节,我以为你约了……女朋友。”

    “你叫了什么外卖?”赵易诚不答反问。

    “叉烧饭和油鸡饭。”

    “你想好要吃哪一份了吗?”

    “你真的不去和你女朋友吃饭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约了女朋友吃饭?”赵易诚看着许茉,笑了笑,“她告诉你的?”

    许茉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如果你不选择,那我就吃油鸡饭了。”

    “哦。”许茉低下头在外卖里面拿出油鸡饭递给赵易诚,赵易诚伸手去拿,许茉却下意识地把油鸡饭往身前缩了一缩,“你……真的不去吃饭吗?”

    “现在就吃。”赵易诚“抢”过许茉手中的油鸡饭,“谢谢,下次我请你吃饭。”

    “不用谢……”

    赵易诚拿着油鸡饭走进了他的独立办公室。

    许茉坐在座位上,她看了看赵易诚关上的房门,又看了看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晚上7点半。7点半,怎么也不可能已经吃完饭了吧?肯定不可能,因为赵易诚还问许茉拿饭吃呢!

    难道赵易诚和施佳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