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赵易诚:本来,我只是想忘记她。慢慢的,我却变成了她……

    ****

    还有一个小时,平安夜,就要过去了。

    施佳穿着一身盛装,坐在她的小房间的床沿边上,一遍又一遍地给赵易诚打电话。

    虽然赵易诚已经说过,今天可能没空;虽然赵易诚已经说过,可能无法和她共度平安夜;虽然今天一早,赵易诚已经让快递员把那个粉红色的铂金包交到了她的手上;虽然一个铂金包确实能让她忘却所有的不快和寂寞,但是……毕竟赵易诚没有明确地告诉她,今天真的没空陪她;毕竟这个平安夜圣诞节是他们经历的第一个平安夜和圣诞节。而且施佳就不相信赵易诚真的这么忙了,就算再忙,总是要睡觉的吧?

    施佳只是“要求”赵易诚来她这里睡觉而已,这种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

    退一万步来说,施佳只是想赵易诚亲口跟她说声“平安夜快乐”或者“圣诞节快乐”而已,怎么也不算过分吧?

    一整天,赵易诚连一条信息都没有。

    在打了第100+N个电话没有被接听之后,施佳不满地撅着嘴,给赵易诚发第200+N条信息。

    施佳:亲爱的,在干啥呢?

    施佳:亲爱的,我想你了。

    施佳:我收到你送我的包包了,我真的很喜欢!见了面,我一定要好好地亲亲你,当作是报答你。

    施佳:宝贝,忙完了吗?我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施佳: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忙完啊?今晚要过来过夜吗?

    施佳:给我个回复吧……o(╥﹏╥)o

    施佳:亲爱的……

    施佳: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平安夜啊……

    施佳:圣诞节到了。

    施佳:圣诞节快乐!

    施佳:宝贝,我还在等你呢。

    施佳:亲爱的,你该不会是已经睡了吧?

    施佳:已经凌晨一点了,你真的不来了吗?

    施佳:我真的想你了……

    施佳:想你。

    施佳:想你。

    施佳:想你。

    施佳:难道你不想我吗?

    施佳:亲爱的……

    施佳:宝贝……

    施佳:已经凌晨两点了……

    施佳:好吧,我先睡了。如果你要来,给我打电话?

    施佳:我洗完澡了,还是想等你再睡。

    施佳:好吧,我先睡了……

    施佳:明天见。

    施佳:爱你。

    施佳放下手机,侧身,抱着棉被。

    累了,闭上眼,却还是睡不着。

    赵易诚是施佳遇到过的,最不喜欢打电话,最不喜欢回信息的男人。到底他是不喜欢给所有人打电话,不喜欢给所有人回信息,还是只不给施佳打电话,不给施佳回信息?

    质疑只是一时,施佳对自己的美丽和魅力很有信心。

    施佳伸长手抚摸着放在床头柜上的粉红色铂金包……这个铂金包是限量版的,就算有钱也要费一番周折才能买到。赵易诚这样出钱出力花心思……施佳知道,赵易诚一定很爱她。

    可能……赵易诚真的比较高冷吧。

    没关系!

    只要赵易诚爱她,愿意在她身上花钱花心思,再高冷都无所谓。

    施佳闭上眼,睡着了。她的手,一直抚摸着床头柜上的铂金包。

    ****

    一片漆黑。

    就连落地窗外的霓虹都已经熄灭,偌大空荡的房子里就只有星月的微光探进头来。

    赵易诚独自一人坐在漆黑的沙发上,他总是梳得整齐油亮的头发颓废地低垂着。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手机在一旁不停地响着,赵易诚知道,一定是施佳,赵易诚不想接听。

    赵易诚的心,很烦乱。

    又是一年圣诞节,赵易诚不能忘记,施乐乐最喜欢的节日,就是圣诞节。

    那年,是赵易诚和施乐乐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那晚,时代广场人山人海,赵易诚和施乐乐在人挤人之中紧紧地拥抱着对方,随着“10、9、8、7……”的倒数声,施乐乐在赵易诚的怀抱中快乐得像只小鸟儿似地蹦蹦跳着,“6、5、4、3、2、1!”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一瞬之间,漆黑的夜空燃起了绚烂的火花,快乐的人海跳跃着,尖叫着,欢呼着……施乐乐双手挽着赵易诚的脖子,抬头看着赵易诚,甜蜜地笑着对赵易诚,说:“诚!圣诞节快乐!”

    赵易诚抚摸着施乐乐被风吹得有点凌乱的头发,他温柔地看着施乐乐快乐的眼眸,笑着说:“圣诞节快……”赵易诚的“乐”字还没有说出口,施乐乐就踮起脚尖把赵易诚的“乐”字吞进了肚子里。

    他们吻了很久。

    灿烂的夜空在他们的心中刻下了永不磨灭的幸福。

    人潮渐散之后,赵易诚和施乐乐回到了赵易诚的公寓。

    这不是施乐乐第一次在赵易诚的公寓过夜,但是,每次施乐乐在这里过夜,床都是施乐乐的,赵易诚只能睡沙发……赵易诚把一床被子抱到沙发上铺着,施乐乐从赵易诚的身后抱紧了赵易诚。施乐乐小声说:“今晚太冷了,你睡沙发会感冒的。”

    赵易诚笑着说:“我家有暖气……”

    施乐乐生气地用力一推赵易诚,赵易诚差点摔在沙发上。赵易诚一手撑着沙发站直身子,转身,才看到施乐乐气红的脸。赵易诚无奈地笑着问:“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难道你在这里看到第三个人?”施乐乐撇嘴瞪着赵易诚。

    “我没有惹你生气啊!”赵易诚伸手拉着施乐乐的手,他微微地弓着身子,尽量平视施乐乐的眼眸。

    “就是你惹我生气了!”施乐乐对着赵易诚摊大手,“我的圣诞礼物呢!这是我们过的第一个圣诞节,你怎么可以不送我圣诞礼物?”

    “不是已经送过礼物了吗?”赵易诚啼笑皆非地握起施乐乐戴着手链的手,“刚刚吃饭的时候,我不是才送了你这条手链吗?你刚刚还说很喜欢的。”赵易诚给施乐乐送的是一条意大利白水晶手链。这条手链是施乐乐在某次逛街的时候看中了,但又舍不得买的。赵易诚特意趁施乐乐不注意的时候折返去买了,更特意在圣诞节的时候送给施乐乐当作是圣诞礼物。虽然这条手链不算名贵,但是施乐乐看到之后高兴得不得了,还马上就戴在了手腕上。

    “没有!”施乐乐抢回自己的手,藏在自己的背后,“这条手链是你吃饭的时候送给我的,算是平安夜礼物。但是,现在我问你要的是圣诞节礼物!快点!给我!圣诞节礼物!”

    “你想要什么?”赵易诚无奈又宠溺地笑着问。

    “你还问我要什么?证明没有给我准备圣诞节礼物!是不是?”施乐乐不悦地扁着嘴。

    “我不知道你有分开收平安夜礼物和圣诞节礼物的习惯,所以我真的没有准备。”赵易诚抱歉地笑着说。

    “就说你没有诚意吧!”施乐乐伸手狠狠地掐了赵易诚的脸颊一下。

    “哎哟。”赵易诚装作疼地皱了皱脸,他伸手握住施乐乐掐他脸的手,笑着说:“既然你有区分平安夜礼物和圣诞节礼物的习惯……刚刚你给我送了平安夜礼物,你现在应该还有一份圣诞节礼物要送给我吧?”施乐乐刚刚给赵易诚送了一条粉红色的领带……是的,粉红色。施乐乐无论给赵易诚送什么,都会挑选粉红色。刚开始,赵易诚不知道为什么施乐乐总喜欢给他挑粉红色的。有一次,赵易诚为了“讨好”施乐乐,他硬着头皮穿了施乐乐给他送的粉红色衬衫。结果,施乐乐笑了。施乐乐说:“我给你送粉红色,就是为了让你不好意思穿,所以都好好地收藏着,永远都不会变旧。没想到……下次我还是送你桃红色的好了!”那一刻,赵易诚才明白了施乐乐的意思。

    “你这个赖皮!没有给我买圣诞节礼物还想收我的圣诞节礼物?”又用力地掐了赵易诚一下之后,施乐乐转身跑到她的包包旁,从包包里面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礼物袋,走回赵易诚的面前。施乐乐歪着头,得意地看着赵易诚,笑着说:“怎样?我还真的有给你准备圣诞节礼物呢!怎样?是不是感到很羞悔?”

    “是的!我真的感到很羞悔。”赵易诚配合地笑着说。

    “给你!”施乐乐把粉红色的礼物袋塞进赵易诚手中,她心急地催促道:“赶紧拆开来看看喜不喜欢!呃……不,应该说,赶紧穿上看看适不适合你!”

    “粉红色当然最适合我了……”赵易诚无奈地笑了笑,然后配合地把礼物拆开。

    赵易诚傻了眼,这,居然,是,一条,粉红色的,***?

    “怎么样,喜欢吗?”施乐乐用力地忍住不笑,但是她的嘴角早就被她强烈的笑意撑开了。

    “你真的认为我这么变态吗?”赵易诚用一根手指挑起这条粉红色的***,哭笑不得地说:“而且,你也太小看我了吧?码数这么小……”

    “哈哈哈……”施乐乐双手夺过赵易诚挂在他手指上的粉红***,她笑得前俯后仰地差点透不过起来。

    “你还笑……”赵易诚趁机挠了挠施乐乐的咯吱窝,施乐乐笑得更欢了,赵易诚继续挠着施乐乐,施乐乐连声尖叫求饶,赵易诚这才停下了手,轻轻地搂住施乐乐。

    “诚……”施乐乐笑得无力地靠在赵易诚的胸前,笑得无力地问:“你真的不要穿给我看看吗?”

    “不要。”这几乎是赵易诚第一次拒绝施乐乐的要求,赵易诚说:“这种颜色太变态,而且太小,根本穿不下。”

    “那……”施乐乐抬头看着赵易诚,眼眸闪烁,“如果是……我穿给你看,你还会觉得太变态吗?”

    赵易诚不敢回答。

    他的视线落在施乐乐手中的粉红色***上……怪不得尺码那么小,原来是女款。赵易诚知道,他是施乐乐的第一个男朋友,赵易诚知道施乐乐的初吻就是给了他的,现在……施乐乐的意思是?

    不一定。

    赵易诚在心中摇了摇头。

    施乐乐就是喜欢逗他玩。

    施乐乐用粉红色***在赵易诚失神的眼前猛力地晃了晃,笑着问:“怎么了?你这两天不方便啊?”

    “乐乐!”赵易诚无奈地笑了。

    “闭上眼,不许偷看!”施乐乐说。

    赵易诚配合地闭上了眼……说不期待是骗人的。但是,赵易诚认为,他睁开眼之后看到的,应该只会是施乐乐整蛊的笑脸……反正他习惯了。

    “可以睁开眼了。”施乐乐的声音,有点……奇怪。

    赵易诚睁开眼,然后,懵了。

    施乐乐果然没有换上那条粉红色的***,这是意料之中的。

    但是。

    意料之外。

    赵易诚眼前的施乐乐,居然只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蕾丝内衣……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差点让赵易诚流出了鼻血。在这一幕之前,赵易诚连施乐乐的一颗扣子都没解过,因为他是绅士,因为他珍惜施乐乐,因为他也不愿意勉强施乐乐……但是,现在,施乐乐……这是什么意思?

    赵易诚很窘,他不知道该继续装成一个绅士,还是该听从身体野性的呼唤。

    当然,这一切,取决于施乐乐……赵易诚看着施乐乐的眼眸。

    施乐乐有点羞涩地抿嘴笑了笑,说:“这才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喜欢。”赵易诚痴迷却又不敢痴迷地点了点头。

    “你……不会觉得我的胸部太小吗?”施乐乐不自信地问。

    “呃……我,不知道。”赵易诚说。

    “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施乐乐瞪着赵易诚。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施乐乐愤而脱下了上围,丢到了一边,说:“现在知道了……”施乐乐的“吧”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赵易诚吻进了肚子里。

    赵易诚不要做绅士了,他要做一只温柔的野兽……

    粉红的往事在脑海中渲染成现实的孤独和黑暗,赵易诚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

    和施佳在一起,是为了忘记施乐乐。

    和施佳一起后,他却变成了施乐乐。

    施乐乐她,送人礼物,要送粉红色的。

    施乐乐她,经常不听电话,因为手机铃声总是静音。

    施乐乐她,时常不回复信息,因为她经常忘记带手机。

    施乐乐她,到了他们爱情的后段,经常这样,突然之间,就会失联。

    无论赵易诚给施乐乐打多少电话,发多少信息,施乐乐都不会回复。

    他真的好恨她……

    他真的好想她……

    他真的好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