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纪从昀:“这是她离开我的第381天……我来了。”

    ****

    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许茉越过陈笙的肩膀,惊慌失措地看着坐在车里的纪从昀,她的笑容无措地僵硬在嘴角。

    虽然纪从昀戴着口罩,虽然纪从昀戴着一顶压得低低的鸭舌帽,但是……许茉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一定是纪从昀。因为,只有纪从昀才会有那样的一双眼眸,因为那双眼眸是许茉再熟悉不过的眼眸,因为那双眼眸饱含了许茉曾经所有的幸福。

    纪从昀为什么会来?

    纪从昀不是早已经把她遗忘了吗?

    纪从昀不是已经默许了她的离开了吗?

    虽然许茉一直牵挂着纪从昀,但是“重遇”的这一刻,许茉发现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纪从昀……

    她害怕纪从昀是特意来跟她正式说分手的,虽然这样无疑是多此一举。

    她害怕面对不再是她男朋友的纪从昀。

    她更加害怕纪从昀根本不是来找她的,她害怕纪从昀只是碰巧路过,碰巧看到了她,碰巧停下来等红绿灯……

    世界上所有最复杂的情绪在许茉的身体里冲突纠结,一种生命无法承受的沉重紧紧地拉住许茉的双脚,许茉想逃,却无法迈开脚,她只能呼吸困难地,钉在原地……

    “怎么了?”陈笙眉头轻蹙地看着许茉,问。

    许茉没有回答。

    陈笙循着许茉呆滞而又惊慌的眼神,扭头……陈笙还来不及扭头看到车里的纪从昀,许茉就看到纪从昀似乎想要推开车门走出来……许茉吓得双手抓住陈笙的黑色羽绒服,她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地埋在陈笙的黑色羽绒服里,她希望陈笙的身体能够把她从纪从昀的眼眸里拉出来。

    非关风月……陈笙配合地站直身体,配合地挡在许茉的身前,如同一座大山。

    夜风,不寒而栗。

    “他……走了吗?”许茉双手紧抓住陈笙的羽绒服,抬头看着陈笙,问。

    “走了。”陈笙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辆汽车极为慢速地离开了。

    “真的吗?真的走了吗?”许茉喃喃地问着陈笙。

    “嗯。”陈笙点头。

    许茉松开了陈笙,她透过陈笙的肩膀遥望着纪从昀的汽车消失的方向……整个世界,空荡荡的,除了漆黑,再无其他。他走了,真的走了……

    “为什么要躲?”陈笙问。

    为什么要躲?

    为什么要躲……

    许茉不知道……

    许茉颤抖着双脚蹲在地上,眼泪不停地滴在街道地面上,聚成了悲伤的海洋。

    比悲伤更悲伤的,是汽车上的纪从昀。

    “现在去哪里?”司机问。

    纪从昀没有回答,他只是扭头看着窗外无边的漆黑……

    他以为,重遇的时候,她会笑着流泪。她的眼泪会让他心疼,她的笑容仍会和从前一样,灿烂……他现在才知道,她居然这么恨他,甚至不愿意再见到他。

    大四那年,纪从昀面对人生交叉点。

    左边,是通往稳定生活的实习工作,右边,是暗藏荆棘的梦想之路。

    如果没有许茉,纪从昀会毫不犹豫地向右走。但是他爱许茉,他希望他能够给许茉稳定幸福的生活……就在纪从昀犹豫的时候,许茉笑着对纪从昀说:“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支持你!”

    “但是,我可能会失败。”纪从昀看着许茉灿烂的笑容,心中,苍然。

    “就算是失败,起码你尝试过,不会有遗憾!而且你在我心中是最棒的,在很多人的心中,你也是最棒的。所以你根本不可能失败。”许茉不敢说,她害怕纪从昀会有遗憾,她也害怕纪从昀的不失败。

    “许茉。”纪从昀双手握住许茉的肩膀,他坚定的眼眸直视着许茉的双眼,“你真的支持我吗?我可能会失败得一败涂地……”纪从昀不害怕失败,但是他害怕让许茉失望。

    “傻瓜。”许茉伸手用力地摸乱着纪从昀帅气的发型,“我支持你,就算你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我养你!”那时候,许茉已经在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事业单位的实习工作。只要实习时期没有重大过错,许茉就有机会转正成为正式员工,只要成为正式员工,那就是工作稳定,收入稳定。

    “我一定会努力的……”纪从昀笑着,看着许茉。

    “嗯,我支持你。”许茉把头靠在纪从昀的胸膛,伸手,紧紧地抱住纪从昀。

    纪从昀也紧紧地抱住许茉……纪从昀以为,许茉这紧紧的拥抱包含的是爱和支持。很久之后,纪从昀才知道,许茉紧紧的拥抱是因为许茉觉得纪从昀突然变得好遥远……

    那天之后,纪从昀参加了一个歌唱选秀节目,结果……纪从昀轻而易举地,一炮而红。

    紧接下来,就是密锣紧鼓的宣传,新歌,访谈,综艺,电视,电影……一时之间,纪从昀从一个风靡校园的校园情人,变成了风靡全国乃至全球的大众老公。

    大众老公是不能谈恋爱的,尤其是新晋的大众老公。

    为了不影响纪从昀刚刚燃起的事业,纪从昀只能和许茉偷偷摸摸地交往……好吧,其实他们之间根本不用偷偷摸摸,因为他们根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信息,是他们唯一沟通的桥梁,因为纪从昀很多时候忙得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很快的,纪从昀用他挣来的钱,在F市一个安保森严的小区里买了第一套房子,装修过后,许茉住进了这套房子。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三房两厅,只有许茉一个人住。每个月,纪从昀最多只有一天时间能从全国某地回到F市,住进这套房子。

    见面的机会少,相聚的时间短,更让他们珍惜每一次的相见。

    只要纪从昀回到这个家,无论许茉是在做饭,是在洗碗,是在做任何事情,纪从昀都要抱着许茉,搂着许茉,亲着许茉……有时候,纪从昀实在是太累了,他会像抱着床头娃娃一样抱着许茉,让许茉陪他一起睡……

    “很累吗?事业重要,但是保重身体也很重要啊……”许茉疼惜地用手指轻抚着纪从昀略长的刘海,心疼地看着纪从昀疲惫却又越发帅气的脸。

    “娱乐圈的事情,说不准。趁现在还能忙,我要积累更多。”纪从昀握着许茉的手,在唇边印下一吻,然后他侧身抱紧许茉,在许茉的耳边深情地说:“我想你了。每当感到累了的时候,我就想你……想你的笑容,想你的好,想你喝长岛冰茶之后的傻样……反正就是想你,不停地想你。”

    “傻瓜。”许茉闭上眼,感受着纪从昀的温暖,呼吸着纪从昀的气息……许茉也想说,她想他了……但是许茉知道她不能说。他的思念,是她的甜蜜;她的思念,却是他的压力。

    “等忙完这一年,下一年应该可以选择过滤一些工作,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了……”纪从昀在许茉的耳边说着……睡着了。

    纪从昀许诺的“更多时间陪你”没有办法兑现,许茉得到的是相聚的机会越来越少。最后,许茉只能从各种媒体上得到纪从昀的最新消息……不,不是纪从昀了,在大众的眼中,纪从昀不是纪从昀,而是季寒……季寒的一举一动牵扯着万千女性的心,就连打一个喷嚏都能上头条,这就是季寒了。

    这一天,许茉睁开眼,打开手机,铺天盖地都是纪从昀……季寒的新闻!

    标题——全民失恋!季寒夜会殷晓晓,酒店共度春宵四小时。

    虽然照片拍得很模糊,虽然照片上的纪从昀戴着口罩鸭舌帽,但是许茉一眼就看出,那个人确实是纪从昀……

    网友们炸开了锅,才发出不到三个小时就有十多万条评论。季寒的各种忠实粉丝表示不相信这种假新闻,他们用尽各种最难听的话语说着——殷晓晓配不上他们家男神!其实,平心而论,殷晓晓不单单是一个明星,更是圈内出名的豪门二代。她长得漂亮,身材好,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绯闻……这么好的一个女人都配不上季寒,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季寒?季寒的粉丝们表示不管,反正他们不接受!

    很快的,季寒工作室和殷晓晓工作室就各自贴了一份声明。声明上说:季寒和殷晓晓只是朋友关系,当晚还有其他人在场……反正都是这样声明的,季寒的粉丝们却表示深信不疑!反正只要季寒还是他们的,他们就都相信了。

    许茉呢?

    许茉相信吗?

    许茉不相信季寒工作室的声明,但是……许茉相信纪从昀。

    不过事情闹得这么大,关心不到纪从昀的人都跑来关心许茉了。

    叶霜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在大学的班级群组里,叶霜发了《季寒夜会殷晓晓,酒店共度春宵四小时》的链接上去。

    叶霜:这个新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许茉

    同学A:肯定是假的啊,双方工作室都已经发声明辟谣了。

    同学B:肯定是炒作啦!

    同学C:一看就是假新闻。

    叶霜:你们又不知道真相,瞎起哄干什么?人家在问许茉呢!

    许茉:假的。

    叶霜:是纪从昀亲口告诉你的吗?

    许茉顿了一顿。

    从这个新闻出来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纪从昀还是没有给许茉发过一条信息……但是,事情来到这个份上,许茉只能继续撑着。

    许茉:嗯,是纪从昀告诉我的。

    叶霜:其实殷晓晓也挺好的,有财有势,长得又漂亮。

    同学A:叶霜同学,该不会是从昀当年没有选择你,所以你才怀恨在心地说酸话酸许茉吧?

    叶霜:胡说!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我只是说句实话而已。

    同学D:就是就是,叶霜是我们的系花,喜欢她的人多着呢!

    同学B:但是喜欢从昀的人多几百万倍。

    同学E:确实啊!现在喜欢从昀的人太多了!你会不会觉得很大压力啊?@许茉

    同学C:做大明星的女人,当然大压力了!

    同学F:你现在和从昀的关系怎么样啊?@许茉

    叶霜:怎么不说话?该不会是……你早就和从昀分手了吧?@许茉

    同学G:还是你怕我们乱说话?大家都是同学,我们肯定不会乱说话的!@许茉

    群上炸开了锅,许茉却没有再说话……因为,有很多问题,许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纪从昀也在这个群组上,如果他们真想知道答案,为什么他们不直接@纪从昀,硬要@许茉呢?或者,他们都知道,纪从昀太忙了,忙得没时间理会这群老同学的无聊八卦。但是,他们不知道,纪从昀也忙得没时间去理会许茉。

    几天后,叶霜又一次把一条链接甩在群组上——《季寒和殷晓晓恋爱再添实证,情侣装,同款狗狗,同款地毯》。

    从这条链接点进去,里面有大量的图片对比,说季寒和殷晓晓经常在不同的场合穿情侣装,戴同款的手镯,首饰,还抱着同款的狗狗拍照,拍照的同时还带到地上同款的地毯和墙角的茶几……又一次,群组上炸开了锅。

    同学B:我今天也看到这篇新闻了,是假新闻吧?

    同学C:但是……看着很真。

    同学D:难道从昀真的和殷晓晓好上了?

    同学E:那许茉怎么办?

    同学F:从昀怎么说?@许茉

    许茉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叶霜:什么怎么办?说不定从昀和许茉早就分手了。

    同学F:也是啊,这一年多,从昀都没有停止过霸屏模式,应该也没怎么回过F市。

    同学E:唉,远距离,很难的,从昀又那么忙。

    同学D:@许茉

    同学C:@许茉

    同学B:@纪从昀

    同学A:@纪从昀

    当事人没有说话,旁观者却在叶霜的怂恿下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

    等纪从昀闲下来看到这些对话的时候,他觉得很心烦。但是许茉始终没有给纪从昀发任何一条信息质问他……纪从昀给许茉发了一条信息。

    纪从昀:新闻是假的,我只爱你。

    许茉:我相信你。

    许茉知道,除了相信,再没有什么办法能将纪从昀留在她的“身边”了。纪从昀没有回复,许茉放下手机,转身,抱着纪从昀抱过的被子,泪如雨下……

    “去机场吧。”回忆略过,纪从昀从漆黑中收回眼眸,闭上眼,靠在椅背上,幽幽地对司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