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赵易诚走进了衣帽间,转身拉上了衣帽间的门。

    隔着衣帽间的门,施乐乐大声地“质问”衣帽间里面的赵易诚:“喂,你是不是觉得我喝醉酒随便吻人,一定是不正经的女孩子。所以你觉得我不可能是大学生?”

    “不是。”赵易诚果断否认。

    “真的吗?”施乐乐质疑。

    “真的。”赵易诚坚定地说。

    “我叫施乐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易诚。”

    赵易诚……施乐乐的心突然一沉。

    他居然也姓赵。虽然“赵”不是一个生僻的姓氏,但是……他居然也姓赵!施乐乐认为,这或许是天意。天意让她在被拒绝之后,遇上一个姓赵的男人,借以忘记另外一个姓赵的男人。

    “赵易诚……”

    “怎么了?”

    “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那……你要做我的男朋友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不要做我的男朋友!”

    赵易诚打开衣帽间的门,才发现施乐乐已经站在衣帽间门前,等着赵易诚的回答。赵易诚看着施乐乐,施乐乐看着赵易诚,许久,赵易诚还是没有回答施乐乐的话。施乐乐扁了扁嘴,呲了一声,说:“不愿意就算了!”施乐乐难掩尴尬地转身,赵易诚却一手拉住了施乐乐的手臂。

    “我愿意。”赵易诚看着施乐乐,“我愿意做你的男朋友。”

    “真的吗?”施乐乐眯眼看着赵易诚,这一刻,施乐乐居然感到……有点甜?

    “真的。”赵易诚很坚定。

    “不后悔?”施乐乐还是眯眼看着赵易诚。

    “不后悔。”赵易诚更坚定。

    “男朋友,你好!”

    施乐乐笑着,踮起脚,轻轻地在赵易诚的唇上盖下一个仅属于男朋友的印章……

    ****

    施佳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亲爱的,为什么喝那么多……”

    施佳的话还没有问完,赵易诚就凑上前激动地亲吻着施佳的嘴。

    施佳配合地拥抱着赵易诚,他们热烈碰撞、跌跌撞撞地从大门口一直纠缠到施佳的房间里,沿途,是他们脱落的衣衫……施佳一向都是主动的,今晚,赵易诚却比施佳还更主动。

    施佳对此,受宠若惊,欣喜非常。

    赵易诚疲累地转身抱着被子睡着了,还醒着的施佳偷偷地伸手去摸被赵易诚丢到一旁的手机。

    施佳提心吊胆地拿着赵易诚的手机,侧身背对着赵易诚。她像是侦探一样用尽各种方式把赵易诚的手机解锁,然后……她开始偷偷摸摸地翻看赵易诚的手机内容。虽然从手机的信息和通话记录无从考究赵易诚今天见了什么人,今晚约了什么人,到底和什么人喝了个烂醉。但是,总体而言,赵易诚的手机很“干净”!所谓“干净”,就是赵易诚的手机里既没有任何暧昧信息,也没有奇怪的通话记录,更没有其他女人的照片。

    总而言之,从赵易诚的手机看来,赵易诚的生活里除了施佳之外,全部都是公事,公事,公事……看来,赵易诚经常不回复她的信息,是真的因为工作太忙,客户太烦,而不是因为有另外一个或者两个女人!

    想到这里,她满意又激动地笑了。

    她悄悄地把赵易诚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她努力地挤开赵易诚抱着的被子,挤进了赵易诚的怀抱之中。她将她的脸紧贴着赵易诚紧闭双眼的脸,她的鼻吸着赵易诚呼出的气息……赵易诚就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是香的,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完美了。

    在完美的幸福中,施佳甜甜地睡着了。

    这一次,施佳醒来的时候,赵易诚也刚好睁开眼。

    “早上好。”施佳吻了吻赵易诚的嘴。

    “早上好。”赵易诚回吻了吻施佳的额头,然后他就坐起身子,开始穿衣服。

    “昨晚和谁喝酒呢?喝得那么醉?”施佳也坐起身子,看着身旁的赵易诚。

    “客户。”

    “哪个客户啊?”

    “还没有谈成的客户。”

    “哦……”施佳从身侧抱紧赵易诚,看着赵易诚,笑着问:“你想吃什么早餐?我给你做。”

    “不了,我还要回家换身衣服。”

    “我陪你一起回去换衣服吧!然后我们一起上班,好吗?”

    “我约了客户,所以早上不回公司。”

    “啊,这样啊……”施佳娇嗔地扁了扁嘴,“我还以为可以多见你一会儿呢……”其实,施佳是为不能去赵易诚家“参观”而不高兴。

    “今晚一起吃饭吧。”昨晚放了施佳鸽子,说到底,赵易诚还是感到内疚的。

    “当然好啊!不过你不能再放我鸽子了,不然我会生气的!”施佳紧紧地挽着赵易诚的手臂,笑着撒娇,半真半假地说。

    “嗯,我保证。”赵易诚继续忙着穿衣服,“下班之后我们直接在公司出发吧。”

    “好!”

    “那……我现在先走了。”赵易诚穿好衣服后,发现他的皮带和大衣都不在施佳的房间里。

    “可能在外面,我出去帮你拿。”施佳穿着贴身的衣服就要往房间外走,赵易诚拉住了施佳的手,不让施佳出去。

    “我自己出去拿就行了。”赵易诚稍微看了看施佳的穿着,“你的室友不是男性吗?你这样出去不太适合。”

    “向天佑在我心目中和GAY差不多。”施佳双手挽着赵易诚的脖子,笑着问:“怎么了?吃醋了?”

    “时间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赵易诚又在施佳的额上印下一吻,然后他转身开门,离开了。

    ****

    熠辉办公室里。

    中午吃完饭后,小郭走到施佳的办公桌旁。小郭倚靠着施佳的办公桌站着,脸上挂着难以言喻的奇怪笑容,问:“施佳,你中午为什么不去开欣快餐店吃饭?”

    “我和许茉一起吃的午饭,为什么你不去问许茉,她为什么不去开欣快餐店吃饭呢?再说了,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开欣快餐店吃饭呢?”施佳坐在座位上,懒懒地翘着腿,妩媚地笑着说。

    “许茉和你不一样啊!”小郭脸上挂着三姑六婆的专用表情包,“你知不知道,今天太子爷居然带另外一个女人进去小房间吃饭!而且太子爷和那个女人看上去可亲密了!大家都说,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太子妃!”

    “谁管谁才是太子妃呢。”施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早就说过了,我和你们太子爷不是那种关系。”

    “但是……你说过太子爷喜欢你啊!”小郭穷追问道。

    “但是我没说过我喜欢太子爷啊!”施佳不屑地说。

    “你的意思是……”小郭转了转眼珠,“施佳,该不会是因为你拒绝了太子爷,所以太子爷才会找另外一个女人吧?怪不得那个女人和你那么像……”

    “那我就不知道了。”施佳得意地笑了笑。

    “太子爷可是笋盘啊!你为什么不要啊?!真的是太浪费了!”小郭又爱又恨,又嫉妒又八卦地看着施佳。

    “不过是一家小小快餐店的太子爷而已,那就叫笋盘了吗?”施佳撩了撩她的瀑布长发,“我男朋友可比太子爷好多了!”

    “男朋友?”小郭八卦的双眼迸发着八卦的光芒,“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是吗?我没有说过吗?”施佳睁着妩媚而无辜的大眼,“我以为我们已经很明显,我以为你们都知道了……”

    “难道你男朋友是我们公司的人?他到底是谁?”作为资深八卦人,小郭一听就听出了施佳的话中有话。

    “他嘛……”就在施佳打算将“赵易诚”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赵易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施佳的座位旁。赵易诚目无表情地对施佳说:“施佳,你进来一下。”

    施佳赶紧放下翘起的美腿,笑着说:“好的。”

    小郭用眼神对施佳说:施佳,说好的答案呢?你的男朋友到底是谁?你这样悬着不说,我好难受啊!

    施佳傲娇地笑着,用嘴努了努赵易诚的背影。

    施佳的意思是:看,那就是我的男朋友!

    小郭却理解为:先别说了,赵经理找我有事。

    等施佳走进赵易诚的办公室的时候,赵易诚已经坐在了他的座位上。施佳把办公室门关上,转身甜腻腻地走向赵易诚,一边走,一边笑着问:“亲爱的,找我有什么事啊?”施佳想要走到赵易诚的身边,赵易诚却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示意施佳坐在那张椅子上。施佳笑着坐在椅子上,继续笑着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赵易诚问。

    “刚刚?”施佳想了想,笑着说:“就是在聊……我的男朋友啊!”

    “你告诉他们,我们的关系了?”赵易诚眉头紧皱。

    “暂时还没。”看着赵易诚紧皱的眉头,施佳不悦地扁了扁嘴,“怎么了?你未婚,我未嫁,我们交往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

    “办公室恋情,不太好。”赵易诚简洁地挑明。

    “是吗?”施佳眉头轻蹙,“我在熠辉工作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听说过熠辉不让谈办公室恋爱的。”

    “你是我的秘书,是我下属,我不想其他人说我徇私。”

    “我只是一个暂代的秘书,一个小小的文员。就算你真的对我徇私,我又能干出点什么事情来?”

    “如果让老板知道,我才来这里工作不到半个月,就和你在一起了。老板一定会认为我只顾着谈恋爱,不努力工作的。”赵易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老板赏识我,才会让我担任经理一职。我不希望老板认为我不认真工作,我也不想让老板对我感到失望,你明白吗?”

    “不明白!”施佳任性地摇头。

    “反正……”赵易诚严肃地看着施佳,“我暂时还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的意思就是要玩地下情?”施佳靠在椅背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赌气地说:“为什么要玩地下情!我又不是见不得光!”

    “施佳……”赵易诚放松了语气,“我们的感情才刚刚开始,难道你真的要让旁人的压力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吗?”

    “我不相信公开我们的关系会破坏我们的感情!”施佳生气地说。

    “算了。”赵易诚说。

    “什么算了?”施佳紧张地看向赵易诚。

    “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请求’,那么我们……”

    “我接受!”施佳赶在赵易诚说出“分手”二字之前,大声地说。好不容易才把赵易诚收入囊中。施佳怎么可能让赵易诚轻易地说分手?

    “嗯。那你先出去工作吧。”赵易诚低下头,开始翻开各类文件。

    “那……我们今晚还是一起吃饭吗?”施佳小心翼翼地看着赵易诚。

    “嗯。”赵易诚仍在低头看文件,没有看施佳。

    “那……我等你一起走?”

    “到时候我在停车场等你。”赵易诚还是没有抬头。

    “好呢!”施佳妩媚地笑着,退出了赵易诚的办公室。

    施佳离开之后,赵易诚才抬起头,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心好累。

    他开始怀疑他用“新欢”来忘掉“旧爱”的做法是否做错了。但是,只是心累而已,总比,心痛好啊?

    ****

    晚餐过后。

    烛光中。

    桌面上,施佳右手撑着腮,左手**着红酒杯;桌下,她用她那条大长腿在**地撩着赵易诚。施佳妩媚地笑着对桌子那头的赵易诚说:“亲爱的,我还没有去过你家呢。不如……今晚去你家?”

    “现在吗?”赵易诚淡定地啄了一口红酒。

    “嗯,现在。好吗?”施佳笑得更加醉人。

    “时间还早,我本来打算带你到楼上逛逛……”

    “楼上?”施佳赶紧收起她那条本来还忙着撩赵易诚的长腿,就连她撑腮的右手和摸红酒杯的左手都被她收了起来。她半握着拳,抵在桌沿,一副想要马上行动的架势。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施佳调了调坐姿,笑了笑,说:“楼上都是卖国际一线大牌的,我怎么可能买得起……”

    “我送给你。”赵易诚说。

    “真的吗?”又一次过于激动,施佳又一次调整语气,说:“这……不太好吧?”施佳试探地斜眼,看着赵易诚。

    “走吧。”赵易诚站起身,施佳当然也跟着站起身了。

    然后。

    施佳完全迷失在了名牌的诱惑里。

    结果。

    一个晚上,施佳刷了赵易诚将近十万元。

    赵易诚对此无所谓。

    施佳乐得眼睛都笑没了。

    购物之后,赵易诚就把施佳送回了家……施佳对着镜子里的施佳展示了好久她的战利品,才发现……哦!她忘记要去赵易诚家了!

    但是,管他呢!

    以后机会多得是!

    现在还是礼物比较重要!

    施佳躺在床上,抱着她的战利品,高兴得快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