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你没事吧?”许茉紧张地看着一脸苍白的陈笙。

    “我没事。”陈笙鼻音极重地说。

    陈笙怎么可能没事?

    陈笙的脸色苍白得很,他的鼻头却被他擦得通红。头发有点凌乱,但是估计在开门之前已经稍微梳理过了。但是陈笙那脸沧桑的胡渣子大概是来不及处理了……平日里的陈笙也颓废,但是健康的颓废和生病的颓废毕竟是不一样的。反正,任谁都能一眼看出,陈笙生病了。

    “我是特意来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的。”许茉把手中提着的大袋小袋递到陈笙的面前,“不知道你吃饭了没,所以我给你打包点吃的。”

    “呃……进来坐坐吧。”陈笙本来真没打算让许茉进屋的,但是……许茉这么热心,他总不好太冷漠吧?

    “谢谢。”许茉笑着走进了陈笙的家。

    虽然陈笙家就在许茉家楼上,但是陈笙家是两间公寓打通而成的。所以,陈笙家是许茉家的两倍大。而且,许茉是租的房子,所以许茉几乎没怎么在房子里面花过心思,反正能吃能坐能睡,就行了。

    但是陈笙家明显不一样。

    陈笙家的装修一看就是花过大钱和大心思的,大到格局,小到摆设,都比样板房还更精彩。玄关是一个一体式的柜子,中间镂空的地方挂着一幅色彩浓艳的抽象画;开放式厨房是现代风格的黑白色调,厨房里面应有尽有却又光洁如新,可见极少在家里煮食;厨房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偌大的烤箱,餐厅旁还嵌着一个齐墙高的红酒柜;客厅的电视墙是一块巨大的、有着自然纹路的大理石,上面还挂着一台60吋的大电视;羊毛地毯,黑玻璃茶几,还有一张棕色的沙发……沙发上,居然有一张被子?

    看到许茉的视线停留在被子上,陈笙赶紧把被子推到沙发的角落里。

    “随便坐吧。”陈笙说。

    “我坐这里就好了。”许茉坐在餐桌旁,“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

    “那刚好!过来吃东西吧。”许茉一边说着,一边把打包来的粥和粉放在餐桌上。许茉说:“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随便买了一点。如果你不喜欢吃这些,我可以再去帮你买。”

    “没关系,这些就够了。”陈笙隔着一个座位,坐在了许茉的身旁。

    “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还有……让你冷生病了,不好意思!”许茉内疚地看着陈笙。

    “不关你事的,是我自己抵抗力差而已。”陈笙强撑着,没精打采地吃着粥。

    “你吃过药了吗?”

    “一会儿吃。”

    “你要吃水果吗?”

    “一会儿吃。”

    “我帮你削苹果吧。”

    “不用客气了。”

    “你才不用客气呢!”许茉拿着她买来的那袋水果站起身,“我帮你削苹果。除了苹果,还可以再吃点橙子。水果的维生素C很丰富的,多摄取维生素C,你的病很快就会好了!你等我一下,很快啊!”许茉拿着整袋水果走进厨房里。虽然陈笙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厨房,但许茉还是找了很久才找到水果刀。许茉不是一个手脚特别灵巧的人,她平时也不喜欢吃要“动刀子”的水果,所以,许茉削苹果的功力?堪称一流的……差。

    三个苹果就已经让许茉一头大汗了,然后是橙子。橙子还好,稍微切几下就行了……但是听说苹果很容易氧化的,不行,要调些盐水把苹果泡一下……陈笙看着许茉手忙脚乱的背影,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陈笙还是忍不住笑了。

    好了,终于把一切都搞掂了。许茉捧着她精心炮制的水果拼盘走出厨房的时候,发现陈笙已经不在餐桌旁了。许茉伸头一看,发现陈笙正双手交叉抱胸前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许茉把水果拼盘放在餐桌上,只见陈笙把她打包来的粥和粉都吃光了,除此之外,还吃了一点感冒药。许茉再次探头看向陈笙……他就这么睡着了?难道他不怕她把他家搬光光吗?许茉忍不住笑了。如果不是陈笙的防范意识太弱,那就是陈笙和病菌打仗实在是打得太累了。许茉轻手轻脚地把水果拼盘用保鲜袋封好放在冰箱里,小心翼翼地把外卖盒和垃圾收拾好。就在许茉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稍微停下了脚步,再一次探头看向陈笙……陈笙就这样睡吗?她要不要叫醒陈笙,让陈笙回房间睡?许茉的视线再一次停留在蜷缩在沙发一角的被子上。

    那么厚的羽绒被……

    许茉似乎明白了什么。

    许茉把垃圾放在门边,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旁,拿起羽绒被,把羽绒被轻轻地覆盖在陈笙的身上……许茉弯着下身,居高临下地注视着陈笙。其实陈笙长得还挺好看的,但是他的悲伤掩盖了他的好看,就连他的胡渣也在渲染着他的沧桑。许茉感同身受地笑着,叹了口气……虽然每个人的悲伤都大不一样,许茉不敢说她对陈笙的悲伤感同身受。但是,起码,许茉能读陈笙的寂寞。

    或者是因为药效发作了,陈笙的脸色似乎比刚刚好看了一些。

    希望他能早点康复吧!那样,他又能继续在灯火阑珊的夜里穿梭在灯火阑珊之中了。

    许茉无声地笑了笑,站直身子,走到了大门前。

    帮陈笙关上灯,拿起垃圾,出门,转身,关门……

    听着努力压抑的关门声,陈笙缓缓地睁大了眼……他抬手捂住跳得不怎么规律的心脏……他想,他真的是病得太严重了。不然,他的心跳怎么会这么……快?再度闭上眼,在闭眼的黑暗中,陈笙突然找不到方向。

    许茉回到家。

    洗好澡,睡在床上……胡思乱想。

    这么冷的天气,为什么陈笙有床不睡,要睡在沙发上?

    难道是因为,那张床有太多他和他前妻的共同回忆?

    还是因为,沙发真的特别好睡?

    不知道怀着什么心理,许茉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她抱着她那床棉被,惦着脚跑到了客厅,侧身躺在了沙发上。这是一张一米七长的沙发,许茉把头枕在靠手上,刚刚好可以整个人陷在沙发里……许茉突然明白,为什么陈笙喜欢睡沙发了。虽然沙发不比床舒服,但是侧身睡在沙发上的时候,有一种被情人从身后拥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感到不那么的空虚,不那么的孤独,不那么的寂寞……

    许茉侧身背靠着沙发靠背,抱着被子,闭上眼,微笑着,睡着了。

    ****

    “你要走了吗?明天是周日,不用上班,你就再陪我一会吧……”看到赵易诚从床上坐起来,施佳赶紧从赵易诚的身后抱紧赵易诚。

    “我明天还有事,所以不能陪你……明晚再和你吃饭,好吗?”赵易诚扭头,吻了吻施佳的脸。

    “明晚我和你吃饭,但是今晚我也不让你走……我不管,我要你陪我……我要你明天早上再走。”施佳一边亲吻着赵易诚的唇,一边撒娇着说。

    “施佳,我要回去换衣服……”

    赵易诚抵不过施佳的纠缠,刚穿上的衣服,又被施佳脱了下来……

    虽然被施佳一次又一次地挽留,一次又一次地攻陷,但是施佳睁开眼的时候,赵易诚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

    施佳伸手拿起手机一看,时间才早上6点。

    施佳不满地扁了扁嘴。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重要得让赵易诚和她共度完他们的“初夜”之后,“丢下”她独守空房?

    不过……算了!

    施佳侧身躺在床上,幸福地注视着放在床头柜上面的,赵易诚昨晚送给她的粉红玫瑰……赵易诚每次见面都会给她送花。,赵易诚那么绅士,那么贴心,昨晚又那么地温柔……那么完美的男人,施佳爱他都来不及,怎么舍得生他的气呢?

    施佳闭上眼,呼吸着花香和赵易诚残留的古龙水味,幸福地睡去了。

    再度睁开眼,已经是早上9点。施佳披好衣服走出房间去倒水,谁料一开门就看到了向天佑。

    “你的酒吧这么快就倒闭了吗?”施佳斜眼瞥了一下向天佑。

    “一大清早就咒我?酒吧的生意好着呢!”

    “酒吧没倒闭,你怎么可能这么早起床?”向天佑每晚两三点才下班,不到下午两三点绝不起床。最多就是中午实在忍不住的时候起来吃两口东西,然后又继续睡了。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让施佳经常取笑向天佑是吸血鬼。

    “我不是早起床,我是还没睡!”向天佑瞪着血红大眼。

    “还没睡?昨晚做贼去了?”施佳问。

    “昨晚被你吵得我睡不着!”向天佑说。

    “他6点不到就走了,我能吵到你到现在都睡不着吗?”施佳冷哼一声,表示不屑和不负责任。

    “你知道什么是生物钟吗?我被你吵醒了,然后就睡不着了!”

    “怪我咯?你平时也经常带女人回来吵我啊!”

    “我是有节制的,哪像你们!”

    “这不是节制不节制的问题,这是能力的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不是很明显吗?我就是说你的能力有问题!”施佳一手推开向天佑,“回房谁你的觉去,不要挡着我的道。还有,昨晚那个男人是我的正牌男朋友,和你那些杂牌的野女人不一样。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多买几个耳塞吧!”

    “X!你为什么要带他回来?你去他家也可以啊!”向天佑表示极度不满。

    “那你为什么要带那些女人回来?你去她们家也可以啊!”施佳反呛。

    “我不一样!我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大多都是和父母同住的!再不然就是在校的女大学生!你那个男朋友那么老了,总不会还和父母一起住或者还是在校大学生吧?”

    “你才老!”

    “我和你是同班同学,我老你也老!”

    “反正我们交一样的租金,你能带女人回来,我当然也能带男人回来了!”

    “好好好!这点我就不跟你争了……”向天佑疲惫地妥协道:“那你也可以早点搞完,早点睡觉啊!”

    “你管我!”

    施佳瞪了向天佑一眼,然后不理会向天佑的叽叽咕咕和唠唠叨叨,到厨房倒水去了。

    不过,向天佑的话也是可以斟酌的,她确实可以去赵易诚家啊!而且,施佳真的很想去赵易诚家看看。因为,一个人的家最可以体现一个人的生活品味。没有什么比去一个人的家更能了解一个人了。虽然施佳和赵易诚已经进行过“亲密接触”,但是施佳对赵易诚的了解还停留在第一次吃饭时候的了解。施佳不知道赵易诚住在F市的哪一个街区,施佳也知道不知道赵易诚是否和父母一起住。施佳迫切地想要了解赵易诚更多。

    想起赵易诚……施佳忍不住给赵易诚发信息。

    施佳:今晚是一起吃饭吗?

    施佳:今晚几点啊?

    施佳:你来我家接我吗?

    施佳:今晚去哪里吃饭?

    施佳:还在忙吗?

    施佳:想你了……有时间的话给我回个信息呗。

    施佳:亲爱的,为什么不回复我?

    施佳: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施佳给赵易诚发了很多条信息,但赵易诚一条都没有回复。

    虽然施佳还想继续给赵易诚发信息,但是施佳知道,夺命追魂信息和夺命追魂电话只会让男人反感!施佳告诉自己,忍!等!

    ****

    陈笙打开门。

    迎面而来的,是许茉灿烂的笑容。

    “早上好!今天有没有好一点?我给你煲了粥……”许茉指了指陈笙屋里,笑着问一脸懵的陈笙:“怎么了?不打算让我进去吗?”

    “哦,请进。”陈笙后退一步,侧身,给许茉让出了一条道。

    “昨晚的水果吃了吗?”许茉一边走向饭厅,一边问。

    “一会儿吃。”陈笙说。

    “好吧……”许茉把她从家来带来的保温瓶放在陈笙的餐桌上,“赶紧过来吃粥吧,吃了粥还要吃药。”

    “谢谢你。”陈笙关上门,极为缓慢地向餐桌走去。

    “不用谢。”许茉歉疚地笑着说:“如果不是因为帮我,你也不会生病的。所以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反正……谢谢。”

    “我去厨房帮你拿碗筷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你是病人,病人就该好好坐着的!放心吧,拿副碗筷而已,不会要很多时间的。我保证不等你睡着,我就能走出厨房!”许茉转身往厨房走去,陈笙只能配合地坐在了餐桌旁。

    陈笙吃着许茉煲的粥。

    许茉煲的粥称不上好吃,但是也不至于难吃。

    许茉悄悄地又打量了陈笙的家很久。几番思想斗争之后,许茉还是不敢将心中的问题问出口,因为许茉怕她提问的问题答案是地雷……没想到,不等许茉提问,陈笙就冷静地说:“家里的装修都是我太太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