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本来还在忙着喝酒玩骰盅的同学们赶紧停下了玩乐,他们又一次对着纪从昀和许茉起哄。

    “纪从昀,你是要吻许茉吗?”

    “亲一个,亲一个!!”

    “接吻!接吻!”

    听着同学们的起哄,许茉恼羞成怒地瞪着纪从昀,“大家都在看着呢!赶紧放开我啦!”

    纪从昀突然贴着许茉的耳朵,在许茉的耳边说:“既然你怕别人看……那我等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再吻你。”

    不等许茉反对,纪从昀就拉着许茉站起来……

    许茉吓得定在原地。

    纪从昀该不会现在就要拉她去没人的地方吻她吧?!虽然她确实有一点点喜欢纪从昀……好吧,她承认她不止一点点喜欢纪从昀。但是他们还没有交往过呢!而且这是她的初吻!虽然她也曾幻想过能把她的初吻献给纪从昀,但是……纠结,矛盾,害怕,还有羞于启齿的期待,让许茉吓得冒了一头汗。

    看着许茉窘迫的样子,纪从昀忍不住笑了,由衷而笑。

    纪从昀向着许茉,弯下身……同学们都兴奋得尖叫起哄,叶霜和好几个喜欢纪从昀的女生气得满脸通红。许茉“吓得”闭上了眼……有负众望的,纪从昀只是弯下身,在许茉的耳边说:“你再不睁开眼,我就真的要吻你了。”

    听了纪从昀的话,许茉不敢迟疑地、违心地、赶紧地睁大了眼。纪从昀迷人的笑容在许茉的眼前无限放大,趁着许茉失神之际,纪从昀把许茉从座位上拉起来,拉到了酒吧中心的舞台上。

    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舞台,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舞台上的纪从昀和许茉。

    纪从昀从容地拿起舞台上的吉他,不习惯被众人注目的许茉想要趁机逃跑。但是许茉还来不及转身,就已经被纪从昀的几个好兄弟用气势困在了原地。许茉感到震惊、困惑又受宠若惊。

    因为,这一切,似乎,都是纪从昀,精心安排的!

    许茉看着纪从昀,她的身体无法自已地颤抖着。或者是因为害怕,或者是因为激动……纪从昀注视着许茉,他一边笑着,一边自弹自唱着那首经典的《情非得已》。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整个酒吧的顾客都在为纪从昀的歌声着迷,同学们更是为纪从昀突然的表白激动起哄,而那些暗恋明恋着纪从昀的女生却伤透了心。她们一边绝望地看着纪从昀帅气的脸,一边在心中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纪从昀只是闹着玩的!这首歌只是一首普通的歌!这首歌什么意义都没有!

    谁都没想到,许茉也在心中不停地对自己说:纪从昀唱这首歌只是闹着玩的!这首歌只是一首普通的歌!这首歌什么意义都没有……因为,纪从昀根本不可能喜欢她的呀!虽然许茉也有一点漂亮,但纪从昀是校草,而许茉连班花都够不上!而且喜欢纪从昀的漂亮女生是一堆堆的!虽然纪从昀确实很喜欢三不五时地逗她玩,虽然纪从昀曾经开玩笑地说过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但是纪从昀是完美的,如果许茉做了纪从昀的女朋友,那么许茉就会成为纪从昀唯一的不完美了……

    就在许茉全身颤抖着胡思乱想之际,纪从昀突然伸手握住了许茉颤抖的手。

    纪从昀用另一只手放下吉他。他伸手拿起麦克风,对着麦克风,看着许茉,说:“我今年的生日愿望,是让许茉成为我的女朋友。许茉,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生日愿望吗?”

    “纪从昀,你……喝多了吧?”许茉怔怔地看着纪从昀,她想后退,却被纪从昀拉得更紧。

    “无论喝多喝少,这都是我今年的生日愿望。”纪从昀半醉地笑着,迷离地看着许茉。

    “纪从昀,不要闹了……”

    “许茉,你想要拒绝我?”

    “我……”许茉低下头,小声说:“我不是要拒绝你,我是怕你酒醒之后……后悔。”

    “那就是答应了!”

    纪从昀把许茉拉到他的面前,他一手搂住许茉的肩膀,一手拉起他身上的大衣挡住众人的视线。纪从昀低头,重重地吻上了许茉的唇……那是许茉的初吻。虽说纪从昀的大衣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但是谁都知道纪从昀和许茉在接吻……聚光灯下轰轰烈烈的初吻,印在许茉的唇上,也刻在了许茉的心中。

    从那以后,长岛冰茶的味道,就是初吻的味道,也是纪从昀的味道。

    自从和纪从昀分手之后,许茉就再没有喝长岛冰茶了。

    因为,长岛冰茶是他。而他,是许茉想喝又怕喝醉的酒。

    但是,今夜。

    许茉破戒了。

    从前,长岛冰茶是炽热的,幸福的。

    今夜,长岛冰茶只有悲凉和寂寞。

    到底是今夜的长岛冰茶辜负了许茉的回忆,还是回忆里的长岛冰茶辜负了今夜的长岛冰茶?

    为了寻回记忆中长岛冰茶的味道,今夜,许茉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长岛冰茶。明知道再也找不回曾经的味道了,许茉却还是苦苦哀求,苦苦纠缠……明知道是在饮鸩止渴,明知道是在喝着爱情的毒药,许茉却还痛苦着,甘之如饴。

    许茉已经彻底地醉了。

    醉酒的许茉没有大吵大哭,她只是默默地流泪,默默地喝着一杯又一杯的长岛冰茶。

    向天佑不敢再给醉酒的许茉上长岛冰茶,于是,向天佑偷偷地把长岛冰茶换成了柠檬红茶。早就醉得意识模糊只知道灌酒的许茉,根本不知道她喝着的不再是长岛冰茶,而是柠檬红茶。

    如果许茉知道长岛冰茶早已不再是长岛冰茶,是否,她就能够放过自己?是否,她就不会再强迫自己在回忆的海洋中苦苦挣扎?

    一阵刺骨的寒风从推门的缝隙冲进酒吧,许茉形单只影地蜷伏在冰冷的墙边。许茉被寒冷袭击的身体战栗地包裹着她被回忆围剿着的、战栗的、破碎的心……许茉感到很孤单,而眼泪,是她唯一的陪伴。

    “陈先生,你是不是认识那位美女啊?”指着紧贴墙壁伤心流泪的许茉,向天佑对刚刚推门进来的陈笙说:“她今晚喝了很多长岛冰茶,她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挺危险的!我还忙着,没时间送她回家。如果你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帮我送她回家吧!最多我请你喝酒。”

    陈笙眉头紧皱地看向许茉。

    说真的,陈笙没有兴趣去管别人的闲事。

    但是……陈笙妥协地叹了口气,看向向天佑。

    向天佑麻利地给陈笙倒了一杯白兰地。向天佑一边把白兰地推到陈笙面前,一边笑着对陈笙说:“那位美女就麻烦你了,这杯酒算是我请你的。不过,你记得要把那位美女送回她家,不要送回你家啊!”

    陈笙极为冷淡地拿起向天佑送的那杯白兰地,他走到许茉身旁的座位,坐着。

    许茉的脑海里一片混乱,她的眼前也是一片模糊。她根本无心留意谁坐在了她的身边,她除了哭,还是哭,一直哭,不停哭……直到眼泪哭干了,直到哭得精疲力尽了。许茉才含着眼泪,闭上眼,陷入了酒醉后的沉睡。

    陈笙低头看了看许茉喝剩下的半杯长岛冰茶……

    这杯怎么可能会是长岛冰茶?这分明就是柠檬红茶……奸商。把奸商送的白兰喝完之后,陈笙脱下他那件黑得蚀骨的羽绒外套将许茉紧紧裹住。

    陈笙隔着厚厚的羽绒服,半扶半抱地带着许茉离开“累了吧”。

    ****

    许茉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灌酒了……

    头痛得像是要炸裂……许茉现在只想要两样东西——要么就是一片止痛药,帮她止痛;要么就是一块板砖,把她直接打死!许茉伸手想去摸手机看看现在几点,结果手机没摸到,反而摸到床头柜上真的放着一排未开封的止痛片和一杯早已放凉的白开水。

    许茉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她一手轻锤着她崩裂胀痛的脑袋,一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止痛片看了起来……一次一片,不管了,吃了再说。吃完止痛片,靠在床背上,闭上眼。

    昨晚喝了多少?

    忘了。

    昨晚怎么回来的?

    忘了。

    止痛片谁放在这里的?

    忘了。

    幸亏她还穿着昨天的外套,不然……什么都忘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许茉在心中狠狠地责备自己:许茉啊许茉!你真的是够了!就算你心里不痛快,你也不该在酒吧喝个烂醉啊!真的要喝,你也可以买回来再喝啊!你居然还喝断片了!万一遇上坏人,你渣都没有剩的了!而且,无论你喝多少酒,哭多少泪,他都不会知道的!你这样不是纯粹地自己折磨自己吗?反正,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喝醉了!

    狠狠地责备了自己一轮之后,许茉的头开始没那么痛了。可能是止痛药发挥药效了吧?趁着头没那么痛,许茉打算再睡一会……脑袋才刚碰到枕头,许茉就睡着了。

    许茉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屋里已经黑漆漆的一片了。

    许茉伸手按下电灯开关,开了灯,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晚上8点了……也就是说,她睡了整整一个周六?!

    许茉无奈一笑,肠胃在此时奏起交响乐……许茉可以选择叫外卖的,但是在家睡了一天,怎么也该出去走走,活动活动筋骨了。而且,许茉还有事情要做。在附近一家中式快餐店吃了一份叉烧饭之后,许茉来到了“累了吧”。

    “美女,今晚又来喝长岛冰茶啊?”向天佑不带半点正经地笑着对许茉说。

    “不是。”许茉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今晚不是来喝酒的。我是想问问,我昨晚是怎么回去的?”

    “昨晚是你认识的那个陈先生送你回家的啊!”向天佑故作紧张地问:“该不会……陈先生对你做了什么吧?”

    “没有!”许茉赶紧否认。

    “哦。如果没有,你真的要谢谢陈先生了。昨晚陈先生还把他的羽绒服让给你穿了,他没冷感冒吧?”

    “呃……我今天还有没见过他。”

    “那你最好去他家看看他,说不定……他感冒得快要死掉了。”向天佑煞有其事地说。

    “没那么严重吧?”

    “很难说!昨晚你们离开的时候才3度!没有暖气,没有羽绒,没有阳光……很容易冷死的!”

    “那……我还是去他家看看他吧。”

    “去吧去吧。如果他没事,找他过来,我再请他喝一杯白兰地。”

    “好的,谢谢你。”

    许茉匆匆离开了“累了吧”。

    虽然向天佑说得有点夸张,但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昨晚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而且,往常这个时间点,许茉应该可以在街头或者街尾或者街转角处看到陈笙的,但是今天一整晚,许茉连陈笙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难道陈笙真的是冷病了?

    不管事实是怎样,先假设他真的是病了吧。

    许茉路过药房的时候买了一大堆药,顺便又打包了一碗粥,一碗米粉,甚至还买了一袋水果……站在陈笙的家门前,许茉突然有点犹豫。她这样贸贸然地敲人家的门,会不会有点太冒昧?主要是陈笙看起来不像喜欢别人到他家探望他……不过,如果陈笙没有生病,她应该当面谢谢陈笙昨晚送她回家。如果陈笙真的因为送她回家而冷病了,许茉更加不能对陈笙的病置之不理。

    想到这里,许茉没有半分犹豫地敲了敲门。

    没反应?

    再敲。

    还是没有反应?

    再再敲。

    还是还是没有反应?

    许茉眉头紧皱地看着陈笙的房门……陈笙是不在呢?还是陈笙不想开门呢?还是……难道陈笙晕倒了?

    就在许茉紧张地准备再敲门的时候,陈笙的家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