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爱鱼:爱情就像是剥洋葱,总有一层让你流泪。

    ****

    突然,一阵震彻云霄的电吉他声从世纪体育馆里面传出。

    紧接着的,是激动人心的鼓声和有人拿着麦克风试麦的声音。那个人拿着麦克风唱了几句,许茉身旁的那些人就激动得大叫了起来——

    “是季寒!!”

    “季寒!我爱你!”

    “季寒!季寒!!”

    许茉眼睛所及的地方,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甚至有人跟着“季寒”的歌声大声唱了起来……许茉嘲弄地嗤笑一声,这把声音根本就不是季寒的声音。两把声音相差这么远,这些人怎么可能认错?这些歌迷,真的是季寒的歌迷吗?

    世纪体育馆里调试的声音戛然而止,歌迷们的热情却愈发高涨。

    无论这些人是伪歌迷还是真知音,起码,这些人在这一刻是真心为季寒狂热的。而这些人的狂热,感染了整座城市,点燃了整座城市。

    “你好,请问这里附近哪里有好吃的餐馆?”

    路人的问话突然传进许茉失神的耳膜。

    许茉想说,她也是路过的,她对这里附近不是太熟悉……许茉转头看向问路的人,才发现,那个问路的人根本不是在问她,而是在问站在她附近的一个男……生。

    “这里直走,走到尽头的地方转右……”那个男生热情而详细地给问路人指路。

    那个男生说话的语调有点ABC的味道,可能,是个留洋的海归。他身高大概178CM左右,年纪估计20岁才刚刚出头。偏瘦,五官清秀,皮肤有一种仅属于少男的白净。戴着一个黑框眼镜,书卷气十足。穿着一件黑色T恤,一件牛仔短外套,一条深色牛仔裤,暗红色的球鞋。

    问路的人感激地对男生说了声“谢谢”,男生笑着说了声“没关系”。

    用“没关系”答应“谢谢”?

    许茉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看来,这个男生真的是一个海归,而且,估计,在外国浸淫的时间还真不短。此时,许茉发现,男生正带着礼貌的笑容轻轻地对许茉点了点头。许茉这才发现,她居然在无意之中一直盯着男生看,而且还很不礼貌地耻笑别人的用词不当……许茉尴尬地向男生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坐直身子,继续等车,不再看男生。

    车站里面或坐着、或站着的人越来越多,公交车来了一辆又一辆,但是车站里面的人有增无减……许茉疑惑地看着挤在车站里的这些人,这些人为什么都不上车?这些人为什么看上去也不像是在等车?

    其实,许茉和这些人都一样。许茉要等的那台347号公交车已经走了一辆又一辆了,但是许茉还是没有上车。许茉傻傻地坐在公交车站里,傻傻地,呆呆地,隔空望着世纪体育馆。

    排队入场的歌迷队伍已经大大地缩短了,大部分的歌迷早已经坐在体育馆里面屏息以待季寒的空降。但是,世纪体育馆外聚集的人一点都没减少之余还越聚越多!或者是因为世纪体育馆外围已经容不下这么多人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不得不挤到这个公交车站里面吧?

    一阵激动人心的电吉他声冲破世纪体育馆的墙壁,直插进F市深垂的云层。

    无论是世纪体育馆里,还是世纪体育馆外,还是世纪体育馆对面的这个公交车站里,所有人都疯狂地欢呼着,大叫着:“季寒!季寒!季寒!”

    周围的人越是热烈疯狂,越是显得许茉的冷静格格不入。

    许茉冷静地坐在公交车站里,隔着一条不大的马路,看着五彩镭射四溅的世纪体育馆……一阵狂放的吉他声之后,终于传来了季寒的歌声。原本还在疯狂狂呼的人们兴奋地严严捂住嘴,他们害怕他们一不小心发出来的声响会打扰季寒动人心扉的歌声……世纪体育馆内,必定是热火朝天;世纪体育馆外,大家围在一起,点着蜡烛,跟着季寒的歌声摇摆着身体;世纪体育馆对面的这个公交车站里,无论是坐着或站着,大家都隔空注视着世纪体育馆,静心听着季寒的歌声……天地之间,所有的空气里,都荡漾着季寒或动人,或迷人,或醉人,或感人的歌声。

    今夜很冷,今夜天空既无月亮又无星星。

    但是。

    季寒的歌声,让F市沸腾。

    季寒本人,就是能够照亮整个F市的黑夜太阳。

    最后,季寒唱的,是《遗忘的遗忘》

    “开始遗忘,你微笑的眼,

    你的一切,在记忆中渐渐蜕变。

    我的世界一片荒凉,

    人海茫茫,努力地学着遗忘。

    遗忘你,然后,遗忘我自己。

    遗忘我爱你,

    却还是无法遗忘记忆中的你……”

    谁的心中,没有埋葬过一段不愿意遗忘的遗忘?这一刻,所有未曾遗忘的遗忘都涌上了听歌者的心头。

    有伴的人,偎依着伴的肩膀。

    没伴的人,自己抱紧着自己。

    所有人,一同,深情而绝望地注视着季寒,注视着隔绝着季寒的世纪体育馆……

    突然,一只白净的手给许茉递来一张洁净的纸巾。

    许茉抬眼,给她递纸巾的那个人,正是刚才为路人指路的男生。

    原来……她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许茉接过男生递来的纸巾,对男生笑了笑,算是谢谢。男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抬头看向隔绝着季寒的世纪体育馆。

    又一台347路公交车经过,许茉毫不犹豫地走了上去……她要离开这个满载着眼泪和绝望的车站。

    ****

    季寒站在聚光灯的最中心。

    今夜,是季寒梦寐以求的一夜。

    今夜,一切都该是完美的,除了……季寒看向VIP座位上空着的座位,她,没有来。

    季寒多么希望,他能够和她一同分享今夜所有的欢呼和狂热。

    季寒多么希望,他能亲口给她唱一遍《遗忘的遗忘》。

    季寒多么希望,他能够亲口告诉她,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他未曾遗忘。

    一首痛彻心扉的《遗忘的遗忘》之后,季寒向着台下的万千观众深深鞠躬,舞台上的灯光,骤然散去。季寒在黑暗之中退到了后台。观众激动而悲伤地大喊着“安可”。于是,季寒返场了。追光灯下,季寒穿着一身白衣,就如所有少女心中梦般的初恋一样。季寒深情地说:“谢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夜的季寒!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的厚爱!我答应你们,我一定会努力做出更多更好的歌曲,送给你们。今夜,最后一首歌,是我的新作<离别以后>,送给你……们。”

    “离别,

    是你给我的宿命。

    以为,

    只是一个转身,

    怎料,

    你把转身,当成了一辈子。

    离别以后,无从爱你。

    离别以后,无法忘你。

    离别以后,何时才能再对你说一声,

    我爱你……”

    追光灯全方位地拥抱着季寒。季寒闭上眼,张大双臂,拥抱到的,却只有孤清。

    今夜,所有的炽热、狂热,都是季寒的。但是炽热狂热过后的疲惫和空虚,吞噬人心。季寒睁开眼看着他特意给她留着的座位……在季寒的眼中,似乎也有一束聚光灯照射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没来。

    当初,是他负了她。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又如何?

    季寒疲惫而无奈地一笑。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也不过是再给他一次机会负她而已。

    她想要的,是陪伴。而他最不能给她的,就是陪伴。在他的身边,她注定是不会快乐的。如果没有办法让她快乐,无论爱她多深,也是没用的。

    ****

    “美女,今晚要喝什么?还是柠檬红茶吗?”向天佑在百忙之中抽空笑着问许茉。虽然只见过许茉一次,但是向天佑认人的功夫特别厉害。

    “不,我今晚想喝……长岛冰茶。”许茉勉强地笑了笑。

    “好的,你先去坐一下吧。我一会儿把长岛冰茶送过去给你。”向天佑看了看许茉还在微红的眼眶,然后他安慰似地对着许茉笑了笑。许茉的眼眸里是努力掩饰的悲伤……但是,“累了吧”的顾客,哪一个不是悲伤的呢?每一个在深夜里感到累了,却又不愿意倒头去睡的人,都是被人伤透心却又无法忘怀的寂寞夜归人。

    许茉坐在最角落的座位里,紧靠着墙。

    冰冷的墙壁当然无法给与许茉渴望的温暖,许茉只求这坚实的墙壁能够暂时帮她挡住悲伤的袭击。

    向天佑给许茉送来了一杯长岛冰茶。如果时间允许,向天佑真想和许茉聊几句。但是整间“累了吧”就只有向天佑一个酒保加服务员,今天的客人也不少,于是……向天佑放下长岛冰茶之后,就不得不回吧台继续工作了。

    许茉拿起长岛冰茶,轻咬着吸管,吸了一口。

    这杯长岛冰茶,让许茉想起了22岁那年的长岛冰茶。

    那一年,许茉22岁。

    22岁的许茉还是G大金融系大三的学生。

    而他,是许茉的同班同学。他的名字,叫纪从昀。

    那时候的纪从昀,真的纯粹只是许茉的同班同学而已。

    那一天,是纪从昀的生日。

    纪从昀请全班同学到酒吧玩,其中当然也包括许茉。对大学生来说,生日到酒吧喝啤酒,简直是奢侈!纪从昀给大伙叫了两打啤酒,大伙热闹地喝酒,玩骰盅,快乐得很。许茉坐在一旁,看着玩得兴起的大伙,跟着大伙一起笑,一起欢呼……两打啤酒很快就喝完了,在等待服务员再拿一打啤酒的过程中,纪从昀挤坐在了许茉的身边。纪从昀在许茉的耳边问:“你一口啤酒都没喝过。怎么了?不想喝啤酒?”

    许茉点头,“我不喝酒。”

    纪从昀说:“那我请你喝茶!你等我一下。”

    纪从昀笑着站起身走向吧台。很快地,纪从昀就拿着一杯茶重新挤坐在了许茉的身旁。纪从昀笑着把茶递给许茉,许茉接过茶,说了声“谢谢”。许茉刚想喝……身旁的那些同学就起哄了——

    “哟!为什么只有许茉有饮料啊?我们也要!”

    “纪从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贴心了?还特意给许茉买饮料?”

    “纪从昀!霜霜也不喝酒啊!你也去给霜霜买杯茶呗!”

    霜霜,也就是叶霜。

    叶霜是他们班的班花,谁都知道叶霜喜欢纪从昀。此时,叶霜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纪从昀……没想到,纪从昀只是笑着大手一挥,大声对起哄的那些人,说:“你们都给我闭嘴!再吵,我就要收你们喝下去的酒的份子钱!”

    大伙都是穷大学生,酒钱这东西当然能躲就躲了!

    此时,服务员刚好把刚叫的那打啤酒送过来,这群半醉求醉的人儿赶紧又开始玩起他们的大话骰。

    “赶紧喝吧,尝尝好不好喝!”纪从昀笑着对许茉说。

    “哦,好呢。”酒吧的声量实在太大,因此,纪从昀和许茉说话的距离有点太近……许茉微红着脸低下头,轻咬着吸管,大口一吸……“咳咳咳咳……”许茉差点被呛死了!!许茉转头瞪着纪从昀,纪从昀早已眉眼俱笑。许茉有点生气地说:“你骗我!这杯明明就是酒,不是茶!”而且还是很呛的酒!虽然只喝了一口,但是那口酒就一直从许茉的喉咙烧到胃了!

    “我没有骗你啊!这杯是长岛冰茶。既然冰茶,当然就是茶了。”纪从昀笑看着许茉逐渐变红的脸。

    “你骗人!这分明就是酒!”许茉瞪着纪从昀。

    “是吗?真的是酒吗?”纪从昀装作无辜地看着许茉,然后,他伸长脖子含住许茉刚刚才吸过的吸管。吸了很大的一口长岛冰茶后,纪从昀才放开许茉的吸管。纪从昀近距离地看着许茉,笑着说:“真的是酒,不过是很好喝的酒。”

    “你肯定是故意捉弄我的!”许茉用手推开纪从昀过于靠近的脸,纪从昀却趁机握住了许茉的手。

    许茉的脸一下子全红了,她的心跳快得都要超负荷了。如果许茉有心脏病,此刻许茉肯定已经暴毙了!许茉不知道纪从昀到底想做什么,纪从昀似乎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反正,纪从昀就是睁着半醉的眼,半醉地笑着,一直盯着许茉的脸看。

    许茉被看得不自在地往后靠,纪从昀却又得寸进尺地更靠近许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