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施佳哼着小曲,打开门,回到了她和室友合租的公寓。

    关上公寓的门,在走回房间的路上,施佳忍不住翻了个超级白眼。声音这么大!还要不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了?!施佳走到室友的房门前,愤怒地敲着室友的房门。

    “向天佑!!你给我小声点!现在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了!?”

    完全无视施佳隔着门的咆哮,向天佑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越发没有节制了。施佳狠狠地瞪了向天佑的房门一眼,算了!懒得跟他多说!就在施佳停下敲门的动作,打算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向天佑居然打开了房门。

    “喂,施佳,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向天佑赤裸着上身,一手撑着门框,痞痞地看着施佳。

    “怎么了?还嫌我早了回来,打扰你?”施佳双手交叠胸前,不屑地看着向天佑。

    如果不是三年前找人合租的时候遇上了向天佑,施佳还真不记得,她有向天佑这个小学时期的同班同学。

    向天佑,男,25岁,身高175CM,身材偏瘦,五官还可以,玩世不恭,不务正业。虽然最近向天佑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酒吧,但是在施佳的眼中,向天佑和一个普通的酒保没有半点区别。反正,如果真的要打分的话,施佳只会给向天佑打59分。或者,在其他女人的眼中,向天佑应该不止这个分数。但是,施佳看多了向天佑隔三差五地带不同的女人回来鬼混,施佳能给向天佑打59分,就已经是很给向天佑面子了!

    向天佑像是侦探似地打量着施佳的脸,施佳一掌把向天佑注视的目光拨开。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施佳怒瞪向天佑。

    “美女我肯定是见过的,而且现在在我床上就有一个!施佳,刚刚那个男人也挺饥渴的嘛。你看,他把你的唇膏都啃光了!怎么不带人家上来玩玩?”向天佑嬉皮笑脸地笑着说。

    “玩你的头!你以为我是你啊!那么滥交!我警告你啊!我要睡觉了!你们给我放安静点!”

    一直被晾在一旁的小美女从身后抱住了向天佑,她不满地在向天佑耳边,撒娇道:“讨厌!人家还在等着你呢!”

    施佳不屑地转过身,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眼不见为净!

    但是……耳朵还在受着折磨!

    不堪其扰的施佳忍不住给向天佑发了条信息。

    施佳:你差不多得了!我要睡觉了!

    向天佑:再给我一个小时呗。

    施佳:我去你X的。

    ****

    灯光暗了,夜色浓了,寒风更猛烈了。

    许茉发现,她已经在长街上站了很久。许茉不知道,她该往哪个方向走。许茉只知道,她还不想回家。突然,许茉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陈笙。

    今夜,陈笙穿着一件超大的黑色羽绒服,那种蚀骨的黑,将陈笙拉入了无边的寂寞与悲凉……陈笙低着头,一直走。许茉钉在原地,看着陈笙。

    “陈笙。”

    许茉的声音在寒风中,不自在地,颤抖着。

    听到许茉的声音,陈笙停下了脚步。他怔在原地,抬头,看着许茉。

    面对陈笙幽暗的注目,许茉居然笑了。

    虽然许茉的笑容被寒风冻僵了,但她的笑容还是很灿烂、很美丽、很动人……就如,黑夜里的彩虹;也如,黑暗里最闪亮的那颗星星。许茉不笑的时候,顶多只是一个五官端正的清秀女子;许茉笑的时候,世界上最美的景色都会自愧不如。许茉的笑容,是最灿烂的流星,也是最动人的魔咒。

    “一起走走吧?”许茉看着陈笙,说。

    陈笙木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垂着头,继续走。许茉笑着,跟在陈笙身旁。

    “走多久了?”许茉问。

    “没看时间。”陈笙答。

    “累了吗?”许茉问。

    “还不累。”陈笙答。

    “今天的天气太冷了。”许茉说。

    “是很冷……”陈笙说。

    寒风中,长街上,灯火阑珊下,两个寂寞的人一边没什么内容地交谈着,一边各自遛着各自的影子。

    ****

    清晨。

    许茉站在公寓楼外的公交车站等着公交车。

    寒风萧萧,却也吹不散方阿姨八卦的热情。

    方阿姨笑嘻嘻地问许茉:“许小姐,听说你昨晚和陈先生一起在附近闲逛,是不是真的?”

    许茉笑着点头,说:“嗯,刚好遇上了,所以就一起走了一段路。”

    方阿姨又是皱眉又是讪笑地说:“许小姐你这么热情的一人,和陈先生那么冷漠的人在一起走路,你不会觉得很闷吗?唉……”不等许茉回答,方阿姨就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其实,许茉想说,她没有方阿姨以为的那么热情。

    其实,许茉想说,陈笙不是冷漠,陈笙是只对一个人深情。而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那个人,带着陈笙的深情,热情,乃至灵魂,离开了。

    今天,是星期五。

    今天,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

    但是,季寒今晚会在F市举行演唱会,所以,这个原本普通的星期五,突然,变得很不普通。

    季寒是新晋的创作歌手,出道才两年,就已经横扫了不少顶尖的音乐奖项和各项人气大奖。有才华,人还长得帅,长得帅还要靠才华,简直,就是众多少女心目中的新一代全民老公。季寒最近大火的一首《遗忘的遗忘》,更是引起全民共鸣,成为大街小巷里播放量最大的一首歌。

    今夜,季寒将要在F市世纪体育馆开演唱会,整个F市都在为这颗超级新星忙翻了。封路,安保,疏导,维稳,一切都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中……

    但是,季寒给F市带来的光芒和激动都是晚上的。

    现在,还是白天。F市的白天,还是普通如昨。

    中午,施佳拉着许茉一起到开欣快餐店吃饭。

    施佳走进开欣快餐店的时候,开欣快餐店里面又是人满为患。施佳隔空向李喆挥了挥手,施佳以为李喆会像昨天一样,带她进去小房间吃饭,然后还会给她准备一份丰盛的套餐。但是……李喆的反应居然是别过脸!施佳肯定,李喆一定看到她的!但是!李喆居然装作没看到!施佳眯眼看着李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还没跟李喆说“分手”呢!李喆怎么就不理她了?!施佳拉着许茉,挤在某个角落里坐着。施佳等了很久,李喆还是没有转头看她。施佳等了很久,李喆还是没有过来问她想吃什么。倒是,另外一个服务员过来帮施佳和许茉下了单。

    一众准太子妃用幸灾乐祸的眼神耻笑着施佳,不堪受辱的施佳趁李喆走进小房间的时候,站起身,冲进了李喆的小房间。李喆转身看着施佳,他想逃,施佳却一手关上了小房间的房门,不给李喆逃跑的机会。

    “为什么躲着我?!”施佳直视李喆,质问李喆。

    “我……没有。”李喆尽量目无表情地说。

    “还说没有?!刚刚我向你挥手,你装作看不到!你还故意让其他人过来帮我下单。你说,你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施佳……”李喆求饶地看着施佳,“你到底想我怎样?”

    “什么我想你怎样……”

    “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男朋友?”施佳嚣张的质问气焰一下子灭了一大半……按道理,应该还没有人知道她和赵易诚……

    “我昨晚去了你家楼下,我……什么都看到了。”

    Oh no!

    施佳知道,她要死了!她居然被李喆捉奸了!幸亏李喆昨晚没有直接冲上来大吵大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但是……李喆这种站在暗处偷窥的行为实在是太不MAN了!不过……她和李喆还没有明确地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啊!不过……她和李喆牵过手,而且,她还主动吻过李喆的脸!施佳尴尬地低下眼不敢再直视李喆……她现在该说什么?分手?这不是拐个弯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再多此一举吗?死撑?撑什么撑?李喆什么都看到了……

    就在施佳纠结羞悔的时候,李喆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李喆越过施佳,推门,走出了小房间。

    施佳尴尬地皱了皱眉,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口大气……她睁大眼,努力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小房间。等施佳重新坐回原位之后,许茉小声问:“你们……没事吧?”

    “当然没事了,我们能有什么事?不过……我突然不想在这里吃饭了。不如我们去隔壁那家茶餐厅吃吧?”

    “啊?但是我们已经下单了。”

    “不管了!走吧!”

    施佳拖着许茉离开了开欣快餐店。

    虽然施佳不愿意明说,但是许茉知道,施佳在逃避李喆。许茉猜测,施佳和李喆,应该暂告一段落了。

    ****

    傍晚六点。

    因为今天是小周末,所以同事们开溜的速度特别快。

    过去,施佳溜得比谁都快,今天,施佳收拾好东西之后,仍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双手撑着下巴,嘴角挂着甜憨的笑容,痴迷地注视着赵易诚紧闭的办公室门。赵易诚今晚约了施佳一起吃饭和看电影,现在,施佳正等着她的一百分男人“破门而出”呢!

    许茉无意之中看到了施佳眼神里甜蜜的痴迷,许茉这才惊觉,原来,施佳和赵易诚已经是真实的一对了。

    这……也太快了吧?

    不过,爱情哪有快慢之分?

    爱情,不分快慢,只分爱或不爱。

    许茉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她慢悠悠地收拾好东西后,没有打扰任何人地,离开了熠辉。

    高耸的大厦是山峰,流动的车辆是河水,一根根孤立的电灯柱是大树……夕阳黄昏,许茉行走在这座冷冰冰的水泥森林里,突然,感到悲凉,寂寞,伤感……许茉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许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傍晚6点30分。

    还有1小时30分钟,季寒的演唱会才正式开始。但是,这一刻,世纪体育馆外围已经热闹得水泄不通了。

    各种卖演唱会周边商品的小摊位铺了一地,卖荧光棒的,卖荧光气球的,卖海报的,卖印有季寒卡通公仔T恤的,还有立了个季寒人形纸牌供人拍照的,还有扫码就送充气棒的,还有各种卖番薯、玉米、牛杂等小吃的摊位,多不胜数。世纪体育馆外围的道路已经临时改为单向道路,看演唱会的人也只能把私家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之后,再步行到世纪体育馆。大量的警察、城管、保安严阵以待,疏导交通的疏导交通,控制人流的控制人流,管理小摊的管理小摊,一切热闹非凡,却又井井有条。

    今夜,不只是季寒一个人的演唱会,更是季寒上万歌迷的狂欢节。

    所有歌迷,尤其是女歌迷,她们都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再来到这里的。她们穿着最漂亮的衣服,画着最精致的妆容,头上戴着闪着紫光的可爱头箍,脸颊上还画着季寒歌迷会的紫色LOGO。这些歌迷大都是成群结队结伴而来的,大家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兴奋快乐得很。还有部分歌迷是情侣,这些情侣之中的女朋友,她们虽然紧紧地挽着男朋友的手,但是她们的眼神里全都是季寒的身影。

    排队进场的歌迷已经排了很长很长的队伍,虽然队伍长得吓人,但是这些歌迷的脸上没有半分的不耐烦。因为,大家都很快乐,很兴奋,很期待。

    许茉独自一人穿梭在这个快乐的海洋里……

    许茉很想尽快走出这个和她格格不入的海洋,但是世纪体育馆太大了,要绕过世界体育馆,太难了……夜幕深垂,快乐的海洋变成了快乐的紫色海洋。因为季寒最爱紫色,所以今晚的一切都是紫色的,无论是荧光棒,还是所有发光的周边商品。

    今晚,到处都是季寒最爱的紫色,到处都是最爱季寒的歌迷。

    今夜,仿佛整个F市,都是属于季寒的。

    许茉仍在吃力地穿梭在快乐的紫色海洋里,每路过一个摊位,他们都会热情地笑着对许茉说。

    “美女,要不要买荧光棒?”

    “美女,要不要买发光头箍?”

    “美女,要不要买……”

    “美女,要不要……”

    甚至有些抢不到票的小美女焦急地问许茉:“美女,卖不卖票?”

    许茉的回应是摇头,一一摇头,不停摇头,微笑摇头。

    仿佛历经万水千山,许茉终于穿过了世纪体育馆,来到了世纪体育馆对面的公交车站里,等公交车,离开。

    虽说是穿过了世纪体育馆,但是世纪体育馆就在许茉的眼前。许茉的身边还是快乐而匆忙地赶着去看演唱会的人,许茉的身边还有很多或求票的、或卖演唱会周边商品的小贩……因为交通实在拥堵,许茉要等的那班公交车很久都没有来。

    许茉失神地坐在公交车站里,继续,等。

    突然,一阵震彻云霄的电吉他声从世纪体育馆里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