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寂茉:有时候,我真想在我的脑海里放一把火,然后,把属于“他”的回忆全都烧成灰。

    爱鱼:那把火的名字叫“时间”。无论你是否愿意,时间流逝,一定会让你忘记你们之间的曾经。一切,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寂茉:怎样才能让遗忘的时间变短,怎样才能把这把遗忘的火烧旺?

    爱鱼:如果是别人,他们应该会告诉你,找个新欢吧。

    寂茉:那你呢?你不赞成找新欢?

    爱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能因为自己伤心寂寞,所以就多拉一个人陪你寂寞伤心。一个人的寂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找到新欢之后仍然感到寂寞……那时候,你除了感到寂寞,还会感到愧疚。遗忘,是一个人的折磨;未遗忘却急于开展一段新的爱情,那就是两个人的折磨,加倍的折磨。

    爱鱼:而且,把你从上一段感情里解救出来的,不是下一段恋情,也不是新欢。而是,你自己。

    ****

    施佳挽着新买的包包,春风满面地走进熠辉。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的施佳穿得更加单薄了,但是她一点都不感到冷,因为她的身体里面燃烧着一把爱情的火啊!施佳嘴角含笑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洪玲走到施佳的座位旁,讪笑着问:“施佳,听说你昨晚又和开欣快餐店的太子爷去看电影了,是不是真的?”

    “你听谁说的?”施佳得意地笑着。

    “反正我就是听说了!现在大家都羡慕得不得了呢……施佳,你现在和太子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你和太子爷不会是已经开始正式交往了吧?”洪玲的话引来了其他同事的好奇,不少女同事也围到了施佳的身旁,七嘴八舌地八卦了起来。

    “施佳,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和太子爷在交往啊?”

    “施佳,你和太子爷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施佳,以后我们去开欣快餐店吃饭,是不是可以打折啊?”

    “施佳,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太子妃了?”

    “施佳……”

    “施佳……”

    “施佳……”

    一众女同事羡慕嫉妒恨地群情汹涌议论中,她们说是在问施佳,其实她们根本就没有给施佳任何回答的空隙。或者,她们是故意的。她们故意七嘴八舌地堵住施佳的嘴,不让施佳亲口说出她把太子爷收纳到她的石榴裙下的事实。施佳早就看透这些女人的伎俩了,她把双手翘在胸前,皮笑肉不笑地靠在椅背上,冷着眼继续听这些女人集体唱和。这个时候,许茉刚好走进熠辉,施佳透过这些女人紧挨着的大衣缝隙向许茉藐了藐嘴,意思就是:你看这群女人,叽里呱啦的,就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许茉隔空对施佳笑了笑,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座位,拿水杯到茶水间倒水去了。

    施佳也想去茶水间倒水,但是身旁的那些女人不让施佳走,因为她们还没有说完呢!就在施佳不耐烦的时候,放在施佳桌面角落里的固定电话响起了。这个固定电话可是赵易诚的专线啊!难道赵易诚要喝咖啡或者茶?施佳赶紧拿起电话。

    “赵经理,早上好。”听到是赵易诚,原本还忙着七嘴八舌的女人才稍微闭上了嘴。

    “施佳,进来一下。”电话那头的赵易诚说。

    “好的,我现在马上进去!”

    施佳挂上电话,丢下那群还没有说够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小跑到了赵易诚的办公室门前。施佳敲了敲门,得到赵易诚的应答之后,施佳才推门走进了赵易诚的办公室。

    “赵经理有什么吩咐?”施佳笑着,用眼神紧紧地锁住赵易诚。

    “坐吧。”赵易诚靠在椅背上,看着施佳。

    施佳点头,坐在了赵易诚对面的椅子上。

    赵易诚看着施佳,施佳也看着赵易诚……

    不知怎的,施佳感到有点不安。赵易诚为什么突然找她进来谈话?她做错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赵易诚觉得她冲的咖啡不够好喝?还是赵易诚看到刚刚那群女人围着她,觉得她聚众不工作?

    “那天……你约我看电影,我刚好没空。真是不好意思。如果你不介意,今晚我请你吃饭,算是赔罪。”赵易诚说。

    施佳吞了吞口水,然后极为慢速地倒抽了一口大气……赵易诚的意思是……约会吗?!

    上次施佳约赵易诚看电影,赵易诚一口就回绝了,施佳以为她没有希望了。但是,现在,赵易诚居然主动约施佳!而且,还用到“赔罪”这么严重的字眼!?

    “今晚没空吗?”赵易诚以为施佳会一口答应的,没想到施佳居然目光呆滞地看着他这么久,还是没有点头。

    “有空!当然有空!”施佳不停地点着头,使劲地点着头。矜持啊,仪态啊,全抛到脑后了。

    “那下班的时候一起走吧。”赵易诚说。

    “好!”好得不能再好了!!施佳用尽全力才稍微压下了兴奋,“那我先出去,不打扰你工作了。今晚见!”

    “嗯。”

    赵易诚点头后,施佳灿烂地笑着退出了赵易诚的办公室。

    施佳那个兴奋得无所适从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平白无故地中了五百万奖金。不,不止五百万!因为赵易诚的身价远不止五百万!施佳嘴角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下去,她回到座位之后,那些还没有八卦够的女同事又一次过来追问施佳和李喆的那些事。面对一众女同事没有半点停顿的七嘴八舌,施佳强行插入地说:“我不否认太子爷可能爱上了我,但是我和太子爷暂时还只是朋友关系!”

    洪玲问:“你的意思是,太子爷在追你,但是你还没有答应他?”

    小郭说:“你的意思是,是太子爷一厢情愿,但是你不喜欢太子爷?”

    施佳笑着说:“反正我现在还是单身。好了,不跟你们说了!干活去吧!”

    一众女同事还不想放施佳走,但是施佳长得那么高,一站起来就是傲视群芳,谁还赶拦她的路?答案是,没有。于是,施佳高昂着傲娇的头,拿着水杯,如皇后出巡一样、架势十足地走向茶水间。

    “让我捉到你在茶水间偷懒了!”施佳走进茶水间,看到许茉正站在窗台前用手指拨弄着窗台上的小盆栽。

    “你们在外面也不见得是在干活啊。”许茉转身看着施佳,笑着反击。

    “你知道今晚谁约了我吃饭吗?”施佳难掩激动地问。

    “太子爷吗?”

    “不是!”

    “那就是赵经理咯!”

    “Bingo!你答对了!”施佳兴奋地把双手抱在胸前,“你说赵经理为什么会突然约我吃饭?”

    “因为……每个人都要吃饭?”

    “去你的!”施佳没好气地瞥了许茉一眼,然后又重新眼冒爱心地说:“这次赵经理约我吃饭,是和上次不一样的!因为……我刚刚在赵经理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眼神!”

    “那是……”

    “爱的眼神!”施佳夸张地笑着说:“反正赵经理一定是对我有兴趣!不然不会这么刻意主动地找我吃饭的!”

    “那……太子爷怎么办?”虽然刚刚许茉只是路过,但是她们说的话,许茉都听到了。按照许茉的分析,施佳和李喆之间的爱苗应该是刚刚萌芽了。

    “什么怎么办啊?”施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赵经理是第一人选啊!”

    “其实太子爷对你挺好的。昨天中午,一看到你,太子爷眼神里的爱意,都甜得能够腻死蜜蜂了。”

    “太子爷是好,但是赵经理无论是外在,学识,教养,家世,背景都比太子爷更好啊!”

    “施佳……”许茉看着施佳,语重深长地说:“一个男人的条件再好,那些条件也都是他的。只有他对你的好,才是你的。”

    “你懂什么!一个条件不好的男人,他对你多好都没用!‘”施佳有点激动地说。

    “好吧,你说的都对。”许茉无奈地笑了笑。反正这是施佳的抉择,不容许茉左右。

    施佳没有再说话,她倒了水之后就火速地离开了茶水间。施佳回到她的办公桌之后给李喆发了条信息。

    施佳:今晚突然有些事情,不能和你吃饭了。

    李喆:没关系。你……没事吧?

    施佳:我没事,只是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我有空时候再约你,好吗?

    李喆:好,我等你。

    施佳:真乖!么么哒!

    李喆::)

    施佳把手机放回在桌面上,她忍不住笑了。桃花运要来的话,真的是挡都挡不住啊!

    ****

    当天晚上,施佳和赵易诚又去到了赵易诚常去的那家高级西餐厅,烛光晚餐。

    不一样的是,今夜,赵易诚居然特地给施佳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

    从赵易诚手中接过玫瑰花的时候,施佳那双牛大的眼睛都要笑成一条线了。说来惭愧,虽然谈过几次恋爱,但这是施佳第一次收这么大束的玫瑰花。而且是在这么高级的餐厅里,这么浪漫的烛光下,四周还萦绕着那么缠绵的琴声。

    这一切,简直都是施佳梦寐以求的!

    这一刻,施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面的灰姑娘!

    赵易诚吃了一点牛排之后,就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施佳,你有男朋友了吗?”赵易诚直接地问。

    “咳……”激动的施佳差点被嘴里的猪排呛死。虽然,施佳“知道”赵易诚一定是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才会主动约她出来吃饭之余又送花给她的。但是,施佳没想到赵易诚会这么直接地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而且,太快了吧?!这才是他们一起吃的第二顿饭而已!不过,在某些方面,施佳就是喜欢快!施佳用力地把呛在喉咙的猪排咽下去,急忙说:“我暂时还没有男朋友……”

    “做我的女朋友吧。”赵易诚又一次直接地说。

    “咳……”更激动的施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赵易诚来到熠辉上班还不到一个星期,赵易诚认识施佳也还不到一个星期。虽然施佳一直很想拿下赵易诚,但是……施佳以为,以赵易诚的条件,应该不会这么容易上钩的啊!

    “你不想做我的女朋友吗?”赵易诚平静地看着施佳。虽然施佳还没有回答,但是赵易诚对施佳的答案很有自信。一则是因为,赵易诚对自己有信心,二则是因为,施佳对赵易诚的动机很明显。

    “想!呃……我的意思是,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天上掉下来的大礼物,施佳怎么可能不收?!施佳只怕收得不够快!施佳呼吸困难地笑着,“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赵易诚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施佳灿烂地笑着,也跟着,不停地点头。

    吃完饭后,赵易诚开车送施佳回家。很快的,赵易诚的车就停在了施佳家楼下。

    “那……我先上去了。”车里,施佳依依不舍地侧头看着赵易诚。

    “嗯,晚安。”赵易诚对着施佳,点了点头,淡淡地笑了笑。

    施佳也对赵易诚娇媚地笑了笑,然后才推门离开了车厢。施佳才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赵易诚在她的身后叫她。

    “施佳。”

    施佳转身,看到赵易诚大步地走到她的面前。

    赵易诚一手拉着施佳的手臂,他凑近施佳,吻上了施佳的唇。

    施佳惊得瞪大了眼……赵易诚的唇不算炽热,他的舌却极为熟练。施佳被寒风吹得僵冷的唇在赵易诚富有技巧的**下炽热了起来,她呼吸困难地闭上眼,配合地将双手挂在了赵易诚的脖子上……凛凛冷风为他们紧贴的身体而变得燥热不安,他们吻了很久,才停了下来。

    “不请我上去坐坐吗?”赵易诚在施佳的耳边问。

    坐坐是“坐坐”还是“做做”?无论是坐坐还是做做,似乎,都太快了一点吧?在某些方面,施佳不喜欢太快……

    “如果不方便,那就下次吧。”赵易诚松开环抱着施佳的手臂,他看上去很平静。似乎并没有为刚刚的拥吻而感到太激动,也没有为施佳的拒绝而感到太失望。反正,很冷静。

    “其实……其实我是和别人合租的。所以,可能,不太方便。”施佳想,万一赵易诚说去他家坐坐呢?她要答应吗?还是该继续拒绝?

    “嗯,我明白了。你先上去吧。”赵易诚略微向后退了一小步,稍微拉开了他和施佳之间的距离。

    “不要生气,好吗?”施佳向赵易诚走了一步,她把头靠在赵易诚的肩膀上,撒娇道。

    “我没有生气。你赶紧上去吧,天气冷。”

    “你真的不生气?”施佳在赵易诚的肩膀上,可怜兮兮地抬眼看着赵易诚。

    “嗯,真的。赶紧上去吧。”

    赵易诚低头吻了吻施佳的脸颊,施佳转脸,主动吻上了赵易诚的唇……赵易诚和施佳身旁的风是热如天堂,李喆四周的风却冷如地狱。

    李喆站在街道转角,看着施佳和赵易诚的忘情拥吻……

    李喆担心施佳,所以想过来看看施佳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发生的,居然是这种事情……施佳印在他脸颊上的吻仿佛还在温热,眼下,施佳的唇却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深深地占有着。

    爱情就像是一场拔河,一方突然放手,另一方就会摔伤。

    现在,施佳毫无预兆地放手了,李喆真的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