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中午,开欣快餐店。

    仍是,塞满了女同胞。

    同样,李喆这个太子爷是所有准太子妃的目光焦点。

    李喆走到许茉和施佳这一桌,问:“两位美女,今天要吃什么?”

    许茉说:“叉烧饭吧。”

    只有两个选择的许茉当然容易决定了,但是施佳有整整一个餐牌的选择啊!施佳翻来覆去地看了餐牌好几次,还是没有做出决定。李喆笑着建议:“今天的酱油鸡和叉烧都很不错。”

    施佳突然抬头,单刀直入地问李喆:“今晚有时间看场电影吗?”

    施佳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家开欣快餐店也不大,所以一众准太子妃都听到了施佳“厚颜无耻”地邀约她们的太子爷,她们狠狠地瞪着施佳。而施佳,完全无视这些女人的杀人目光。

    李喆明显是被施佳突如其来的邀约吓到了,他小麦色的脸似乎也因此红了一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李喆的回答居然是:“几点?”

    施佳笑着说:“晚上8点30分,可以吗?”

    李喆憋红着脸想了一想,“呃……应该可以。”

    施佳在桌底下的双手已经激动得抱成了一团,而桌面上,她还在镇定自若地笑着说:“那今天晚上8点,在熠辉楼下等,可以吗?”

    李喆点头,“好。”李喆面红耳赤地就想离开。施佳赶紧笑着叫住李喆。施佳说:“我还没说要吃什么呢!”

    李喆的脸更红了,“你……要吃什么?”

    施佳笑着说:“我也要叉烧饭。”

    李喆点头,然后红着脸离开,帮许茉和施佳下单去了。李喆离开后,一众准太子妃的杀人目光还是紧紧地锁在施佳身上,就连坐在施佳身旁的许茉都有一种腹背受敌的感觉。

    “干嘛不早点告诉我,你要当众邀请太子爷看电影?”许茉小声地在施佳的耳边抱怨。

    “你这个胆小鬼。要是我事先告诉你了,你还会坐在我身边吗?”施佳鄙视地看着许茉。

    “当然不会了!”许茉果断回答。

    “所以咯!”施佳白了许茉一样。

    “你不是说更想做经理夫人吗?为什么你约太子爷,不约赵经理?”

    面对许茉的疑问,施佳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事实是,施佳今天一早就约过赵易诚了,但是赵易诚说今晚已经有约……所以,施佳只能退而求其次地约李喆。至于为什么要这么“众目睽睽”地约李喆?原因很简单!施佳是一个女人,她能这么主动不害羞地主动邀请李喆,李喆当然不好意思当众拒绝施佳了。

    很快的,服务员给许茉和施佳各送上了一份叉烧饭。

    这……

    许茉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两份叉烧饭。

    同样是叉烧饭,为什么卖相和分量都相差这么远?

    施佳满意地笑着,抬头看向忙碌中的李喆。

    李喆从百忙之中抽空回看了施佳一眼,然后,他原本小麦色的脸更红了。

    ****

    晚上8点,熠辉楼下。

    李喆穿着一身蓝色的风衣,一条破洞的深色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帆布鞋……他那头有点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着,看到施佳从熠辉下来,李喆显得有点忐忑地把双手插进裤袋里,他不停地踮脚,放下,踮脚,放下……

    今夜,施佳穿着一身火红的低胸紧身连衣裙,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她那双逆天的大长腿在黑色丝袜里若隐若现,如果不是她换了一双只有5CM高的红色高跟鞋,她那双大长腿一定会更加逆天,会更加性感。

    随着施佳的渐渐靠近,李喆的心砰砰砰地,狂跳个不停。

    “等很久了吗?”施佳面对李喆站着,笑靥如花。

    “我刚到。”李喆有点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就是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

    “我们赶紧走吧,不然电影就要开始了。你……有开车吗?”

    “有,就在那边。”李喆指着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的日系小汽车。

    “那我们走吧。”施佳一边走向李喆的小车,一边想:嗯,李喆确实比赵易诚差一点。赵易诚开的是豪车,李喆开的只是一台十万左右的日系车……不过汽车的问题还是可以斟酌的。因为李喆家是开连锁快餐店的,所以李喆家多的是货车……所有货车加上这台小车的价值,嗯,也还是可以的。

    施佳选择的电影是一部美国英雄大片。

    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时间里,施佳无数次有意无意地用她的肩膀蹭李喆的肩膀,她还在伸手拿爆米花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触碰到李喆同在拿爆米花的手……但是,仅此而已。

    施佳认为,第一次约会,这些就已经够了。

    而李喆?

    李喆没有主动“碰”过施佳。李喆认为,在未征得女方同意就“碰”女方,那是男人下流的表现。除此之外,李喆还很配合地将施佳的“小动作”,全当作是施佳“不小心”。

    看完电影,时间已经是10点半了。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李喆说。

    “我饿了。我请你看电影,礼尚往来,你请我吃夜宵吧。”施佳说。

    “可以啊,我只是怕太晚了,你明天要上班。”李喆说。

    “现在还早呢!”施佳说。

    “那你想吃什么?”李喆问。

    “都可以。”施佳说。

    “炒粉?”李喆问。

    “太油。”施佳说。

    “吃粥?”李喆问。

    “不饱。”施佳说。

    “烧烤?”李喆问。

    “燥热啊!”施佳说。

    “那你想吃什么?”李喆无奈地笑了。

    “随便。”施佳对着李喆微微一笑,表示“我真不是来搞笑的”。

    “说真的,你想吃什么?”李喆呵呵地笑了两声,继续问。

    “麻辣烫吧!”这是施佳考虑很久之后得出来的答案。

    麻辣烫不是又油又燥热吗?李喆在心中无奈一笑,说:“我知道有一家麻辣烫很好吃的……”

    这顿夜宵,施佳和李喆吃了很久,聊了很久,而且聊得很高兴。

    施佳知道李喆家在F市一共有13家开欣快餐店,而且他们还计划着将开欣快餐店开拓到别的城市。李喆还有一个姐姐,去年刚刚结婚。姐夫和姐姐现在也在开欣快餐店里面工作。至于李喆的爸爸和妈妈,肯定也都在开欣快餐店工作了。

    结论:李喆家是家族生意,有钱。而且李喆是唯一的儿子,等李喆的父母仙游之后,这些开欣快餐店大部分都会是李喆的。

    重点:李喆确确实实地说,他只谈过一次恋爱,而且是中学时候的青涩初恋……也就是说……

    结论的结论:李喆是一个没有感情债的金龟婿!

    一直等到晚上12点,李喆和施佳才离开麻辣烫小店。

    通往停车场的路上,很冷,很冷。

    李喆脱下他的蓝色风衣披在了施佳的身上。这件蓝色风衣真的不厚,但是这不厚的风衣里面存储着李喆所有的热量。施佳感到很暖,暖得让她忍不住笑了……施佳的笑容让李喆鼓起了勇气。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李喆怔怔地问。

    “不行。”施佳果断地说。

    “哦……对不起,是我太鲁莽了。”李喆有点失望,有点尴尬。

    “汽车就在前面,有什么好牵的?”施佳灿烂地笑了,“下次约会的时候,我再让你牵。”

    “那……你明晚有空吗?”李喆小心翼翼地问。

    “应该有。”

    “那我明晚请你看电影?”

    “看完电影,我们再来吃麻辣烫,好吗?”

    “好!”

    ****

    打烊了。

    她还是没有来。

    赵易诚闭上眼,无奈地,悲伤地,寂寞地,强忍着就要潸然而下的男儿泪。

    他早该猜到她不会来的……

    她总是这样。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从不顾及他的感受。

    也从不考虑会不会伤害到他。

    失约……

    失踪……

    失信……

    这些种种,都是她在他生命中最常态的常态。

    认识她之后,赵易诚才知道,世界上最短的咒语,是她的名字……赵易诚为了这个咒语,放弃了一切。赵易诚爱她,爱了整整一个曾经,赵易诚守候她,守候了整整一段爱情。

    突然收到她的电话,赵易诚以为他们之间的故事还能修改成大团圆结局。

    她说,她会爱他一辈子。

    他却忘了问她,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

    如今,她的再一次失约再一次告诉他,这辈子,她是不会再爱他了。

    从来都没有未完待续的爱情故事,只有不愿服输的心。

    现在,他输了,彻底地输了。

    就算不是输得心服口服,也该输得灰飞烟灭了。

    都说,治愈失恋创伤最好的良药是时间和新欢。赵易诚不知道,他要浪费多少时间和历经多少新欢,才能彻底地忘记她。赵易诚只知道,他会不惜一切地忘记她!

    不惜,一切!

    ****

    第二天。

    中午。

    施佳拉着许茉来到开欣快餐店的时候,开欣快餐店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看到施佳,本来还在忙着帮食客下单的李喆笑着走向施佳。李喆问施佳:“今天想吃什么?”

    施佳娇嗔地笑着说:“座位都没有,还吃什么?”

    李喆说:“我带你到里面吃……”

    李喆和施佳不约而同地看向许茉,许茉配合地按着太阳穴,说:“哎呀,突然有点头疼。我还是先回办公室吧。麻烦你给我个葱油鸡饭,打包。我现在,马上,带走。”

    施佳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示意李喆赶紧给许茉打包个葱油鸡饭。

    许茉走后,李喆带着施佳走向小房间。感受到背后一众准太子妃的杀人目光,施佳觉得,爽极了!!走进小房间后,李喆没有关上门,施佳却故意要把门关上。在关门的同时,施佳用极为得意的胜利笑容告诉一众准太子妃——太子爷是我的了!我才是真正的太子妃!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关上门后,施佳才转身打量这间小房间。

    其实这个小房间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小房间,里面不过十平方左右,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施佳注重的不是这间房间是简单还是豪华,她注重的是这间小房间象征的特权!

    “坐吧。”李喆给施佳拉了一张凳子。

    “谢谢。”施佳笑着,坐在了李喆拉的凳子上。

    “想吃什么?”李喆坐在施佳身边。

    “有什么建议?”施佳问。

    “今天的烧排骨和烧鸡都不错。”李喆说。

    “烧排骨,烧鸡……”施佳苦恼地皱了皱眉,“两样都想吃。”

    “那就两样吧。我出去帮你拿。”李喆站起身,打开门,出去给施佳拿饭去了。

    一众准太子妃羡慕嫉妒恨的杀人视线挤着门缝,射向小房间里的施佳。施佳对此的回应是——翘起脚,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她那把瀑布长发。施佳才刚撩了两下,李喆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极度丰富的烧味拼盘。这个烧味拼盘里除了烧排骨和烧鸡之外,还有葱油鸡,烧肉,烧鹅……基本上,开欣快餐店里所有的菜色,都塞在了这个拼盘里。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

    尽管无法保证自己是最完美的套餐,但还是想要把最好的,都呈现给对方。

    通过这个丰盛得过分的烧味拼盘,施佳知道,李喆爱上了她。

    施佳对此的回应是,灿烂地,笑了。

    当天晚上,施佳和李喆又去看了一场电影。

    电影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看电影的过程中,李喆一直紧紧地握着施佳的手。李喆的手心因为紧张和激动而略略渗着微汗……看完电影之后,他们又去了昨天晚上吃麻辣烫的小店吃麻辣烫。昨晚还有点生疏的两个人,今晚却已经开始视若无人地互相喂食了。

    吃完麻辣烫,走出麻辣烫小店的时候,李喆又一次把外衣脱下,披在施佳的身上。施佳还是说冷,于是,李喆羞涩地伸手,轻轻地搂住了施佳的肩膀。

    来到施佳的楼下,李喆不舍地向施佳说了声:“晚安。”

    施佳笑着,在李喆的右脸上印下了浅浅的一吻。

    李喆为施佳突如其来的吻感到羞涩和惊喜,施佳娇嗔地看了李喆一眼,然后马上转身推开车门,走出了李喆的车。

    看着施佳婀娜的背影,李喆的心,砰砰砰砰砰地,跳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