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爱鱼:不相信朋友,是因为对自己不自信。不自信,通常源自于受过伤。

    爱鱼:而爱情……爱情不是比较级,爱情是一个无法单买的套餐。

    寂茉:?

    爱鱼:一个人的才华,品行,见识,教养,外貌,金钱……都是让人爱上他的“卖点”。但是“卖点”再多的人,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就会有不可幸免的“缺点”。

    寂茉:如果是精心挑选的一百分男人,那,就不会有缺点了。

    爱鱼:且不说世界上有没有所谓的一百分男人。就算有,一百分男人也是一个“人”。既然是“人”,他就要上大号,他会放臭屁,他会挖鼻孔,他早上起来的时候或者会有口气……这些种种,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就算是所谓的一百分男人,也不可幸免。这些“不可幸免”铁定不是一个人的“卖点”。但是,如果你想要点爱情这个套餐,你就要接受这些你想要的“卖点”和你不太想要的“不可幸免”。

    爱鱼:为了弥补这些“不可幸免”,我们只能在选择爱情套餐的时候多注重自己注重的“卖点”。

    寂茉:那也是一个比较的过程啊。

    爱鱼:不是比较,是选择。而且,是一个双向选择。

    爱鱼:如果,你是一碗云吞面。你想吃一份卤肉饭,但是卤肉饭想吃过桥米线,过桥米线想吃牛排又想吃羊排……这是一个相互选择的常态。如果,你这碗云吞面想吃及弟粥,及弟粥刚好也想吃你这碗云吞面。而且,你这碗云吞面不嫌弃及弟粥没有配可乐,及弟粥也不嫌弃你这碗云吞面里面的云吞馅儿不够丰满……这就是双向选择出来的爱情。

    寂寞:结论——我对你把我比喻成一碗云吞面……有点不满。

    爱鱼:那……猪扒饭!会不会好一点?

    寂寞:不会。

    爱鱼:哈哈。

    ****

    又是一天清晨。

    太阳比昨日更没有生气。

    突然而至的冷空气,将F市的气温一下子拉低了10度。这骤然失去的10度,把本来还沉浸于冬日微凉的人们,杀了个措手不及。

    这股就连天气预报也无法准确预料的超强冷空气,就像刚刚才深情拥吻过的情人,突然向你提分手一样,难以接受,心寒刺骨。无论是发梢,还是指尖,还是脚趾头,都是无可适从的,寒,冷……

    许茉摩挲着冻僵的双手走进熠辉……

    都说北方的冬天靠暖气,南方的冬天靠骨气……今天,许茉的骨气明显不够用。顶着冻僵的笑容和同事们一一打过招呼之后,许茉回到座位,放下包包,火速拿着自己的水杯进茶水间倒热水去了!

    虽然是冷死人的天气,但是仅需一杯热水的热量,就能让人有生的希望。

    施佳也在茶水间里面。

    “施佳,你穿这么少,不冷啊?”许茉穿着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衣,一条超厚的黑色绒裤,一件长版的白色羽绒,还踩着一双里面布满毛绒的靴子。虽然穿了这么多,但是许茉还要喝下一口比温暖还热一点的茶水,才感觉挺过了严寒。至于施佳……施佳穿着露出颈脖的黑色连衣裙,一条还在透肉的黑色丝袜,一双墨绿色的细跟高跟单鞋。在这一切的外头,她仅仅是披了一件深绿色的毛呢外套而已……看到施佳的穿着,本来已经感到活过来的许茉忍不住地,又打了个寒颤。

    “今天不冷啊!”施佳强装镇定地撩了撩头发。

    “真的不冷,还是因为你说的,单身女人不能说冷?”许茉疑心,施佳被红色唇膏厚厚覆盖的双唇,一定已经冷得发紫。

    “反正我就是不冷!我看到你穿那么多,我还觉得热呢!”施佳仍在嘴硬。其实施佳也是有苦衷的,施佳长得高,又长得比较丰满,如果施佳穿多了,那就不是女巨人,而是绿巨人了!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永远无法让一个装不冷的人说冷。而且,就算真的让对方说冷了,又如何呢?许茉不作争辩地笑了笑,然后走出茶水间。

    无惊无险,又到傍晚6点。

    “你走了?今晚不加班?”施佳惊讶地看着许茉。

    “嗯,太冷了,所以不加班了。”许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说。

    天气冷是其中第一个原因,天气太冷也是其中的第二个原因。这么冷的天气,如果施佳和昨晚那样站在熠辉楼下等,施佳一定会冻成冰条的……所以,还是把办公室留给施佳吧。许茉拿着包包,和其他同事一起离开了办公室,施佳也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办公室,然后……施佳折返了。

    施佳在开欣快餐店里叫了个外卖。

    冷空气的突然造访让很多人懒了身子,所以今天叫外卖的人特别多。叫外卖的人多了,外卖小哥自然就不够用了。于是,今晚给施佳送外卖的,居然是太子爷本人。

    李喆穿着一件蓝色的风衣,一条做旧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球鞋,他略长的一头黑发被风吹得有点凌乱,他平日里小麦色的脸庞被寒风刮得通红,他那个高挺的鼻子更是红得像是雪人的红萝卜鼻子一样……但是,这些根本无损李喆太子爷的“气势”。李喆像是爱情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慢慢地走进熠辉,缓缓地走向施佳……

    施佳目光呆滞地看着李喆,心跳加速。

    瞬间,施佳回过神来。

    施佳用最手“不着痕迹地”地梳了梳她那把如瀑布般柔顺的长发,然后,赶紧站起身……呃,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施佳今天又穿了10CM高的高跟鞋,现在高度182CM的施佳比180CM的李喆还高!施佳赶在李喆走到她面前之前屈了屈腿,等李喆走到施佳身前的时候,他们刚好四目平视。李喆笑着把手中的外卖递给施佳,还顺口问了一句:“咦?今晚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加班?经常加班的那位美女呢?”

    “她说天气太冷了,所以不加班了。”从李喆的手中接过外卖后,施佳把外卖随手放在桌面上。她风情地倚着桌子,热情地笑着。

    “嗯,今天确实很冷……”李喆礼貌地笑了笑,“美女你也不要加班加到太晚了。天气太冷了,很容易感冒的。”

    “谢谢你的关心!”施佳只感到心中一阵激动的温暖,“对了!我叫施佳。”

    “我叫李喆……”

    “我知道!”施佳为自己的冲口而出懊恼,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镇定地说:“呃……因为……我经常到你们快餐店吃午餐,所以我认得你。”

    “谢谢你的捧场……我也不妨碍你工作了。我先走了。”开欣快餐店里,还有很多外卖等着李喆送呢!

    “那……你路上小心。”虽然施佳还想和李喆多聊几句,但是李喆那副匆忙的样子让施佳无法挽留。

    李喆转身离开了,施佳不舍地看着李喆的背影……施佳扁着嘴,重新坐在了座位上。然后,施佳笑着叹了口气……虽然她和李喆只是进行了一段简短又没有什么内容的交谈,但是历经这段简单的对话之后,施佳突然觉得不怎么冷了。只用几句简单的话就能温暖一个人的心,李喆,是一个真正的暖男……施佳嘴角挂着傻傻的笑,她趴下身轻抱住仍散发着热度的外卖饭盒,好暖和啊……突然,施佳坐直了身子,因为,赵易诚居然走进了办公室!!

    施佳赶紧把外卖推到桌子的角落里,她猛地站起身,极度灿烂地笑着,对赵易诚说:“赵经理!你也回来加班吗?”

    赵易诚一边走着,一边礼貌地笑着,对施佳点了点头,说:“嗯。”

    没有寒暄,没有多说,赵易诚就这样走进了他的独立办公室。

    施佳看着赵易诚紧闭的办公室门,虽然隔着一扇门,但是施佳感到和赵易诚独处一室的窒息兴奋感。

    施佳一直站着,看了赵易诚的办公室门很久,很久,直到站到脚疼了,施佳才坐在了椅子上。再度伸手去拿外卖,本来还温热的外卖居然已经冷了……就在施佳打算吃饭的时候,赵易诚居然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施佳又一次赶紧站起来,她又一次把外卖推到角落里。

    “赵经理这么快就走了吗?”施佳紧张地问。

    “这么冷,你还不回去吗?”赵易诚走到施佳的座位旁。施佳的工作能有多忙?赵易诚最清楚不过了。

    “我……我也准备回家了!”施佳紧张地看着赵易诚,她在心中不停地呐喊:一定要说送我回家!一定要说送我回家!上天保佑,赵易诚一定要说送我回家!

    没想到,赵易诚居然问——“你吃饭了吗?如果还没有,一起去吃个饭吧。”

    施佳兴奋地点着头……意识到自己过分兴奋和激动之后,施佳努力镇定地,撩了撩头发,笑着,又点了点头。

    赵易诚走在前面,施佳趁赵易诚转身的瞬间,把桌面上还来不及打开的外卖丢进了垃圾桶里。

    ****

    赵易诚带施佳来到了一家高级的西餐厅。

    如果不是赵易诚带施佳来,施佳还真不知道F市有这么高级的一家西餐厅。而看赵易诚的状态,他应该是这家西餐厅的常客。赵易诚问施佳想吃什么,施佳说让赵易诚做主,于是赵易诚就叫了两个套餐。

    一个是羊排套餐,一个是牛排套餐。

    两个套餐上来之后,赵易诚问施佳要哪一个餐。施佳考虑很久,最后选择了牛排餐。不过……牛排餐搭配的是罗宋汤,施佳不喜欢喝罗宋汤……所以施佳只是略微喝了两口罗宋汤,就开始吃牛排餐里的沙拉和牛排。

    这一顿饭,施佳和赵易诚聊了不少。

    其中大部分时间是施佳提问,赵易诚回答。施佳问的,大部分都是赵易诚在英国念书时候发生的“趣事”。当然,施佳还拐了几个弯,了解了赵易诚的家境和恋爱史。

    结论1:赵易诚的父亲是一个生意人,母亲是大学教授,赵易诚大概谈过三次恋爱。

    结论2:赵易诚的父亲只有赵易诚一个儿子。等赵易诚的父母仙逝之后,所有遗产都会是赵易诚的。而且,保守估计,那笔遗产极度丰厚!而且,赵易诚自己也有工作能力,也能挣钱。而且,赵易诚有过英国留学的经验,英国那套绅士风度,赵易诚学了不少。

    总结1:完美!!

    总结2:非常完美!!

    吃完饭,赵易诚送施佳回家。

    施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施佳实在是穿得太少了。

    但是,转头看着赵易诚的侧颜,施佳突然觉得,不冷了。

    ****

    灯光暗了,夜色浓了,寒风更猛烈了。

    许茉发现,她已经在长街上站了很久。许茉不知道,她该往哪个方向走。许茉只知道,她还不想回家。突然,许茉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陈笙。

    今夜,陈笙穿着一件超大的黑色羽绒服,那种蚀骨的黑,将陈笙拉入了无边的寂寞与悲凉……陈笙低着头,一直走。许茉钉在原地,看着陈笙。

    “陈笙。”

    许茉的声音在寒风中,不自在地,颤抖着。

    听到许茉的声音,陈笙停下了脚步。他怔在原地,抬头,看着许茉。

    面对陈笙幽暗的注目,许茉居然笑了。

    虽然许茉的笑容被寒风冻僵了,但她的笑容还是很灿烂、很美丽、很动人……就如,黑夜里的彩虹;也如,黑暗里最闪亮的那颗星星。许茉不笑的时候,顶多只是一个五官端正的清秀女子;许茉笑的时候,世界上最美的景色都会自愧不如。许茉的笑容,是最灿烂的流星,也是最动人的魔咒。

    “一起走走吧?”许茉看着陈笙,说。

    陈笙木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垂着头,继续走。许茉笑着,跟在陈笙身旁。

    “走多久了?”许茉问。

    “没看时间。”陈笙答。

    “累了吗?”许茉问。

    “还不累。”陈笙答。

    “今天的天气太冷了。”许茉说。

    “是很冷……”陈笙说。

    寒风中,长街上,灯火阑珊下,两个寂寞的人一边没什么内容地交谈着,一边各自遛着各自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