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有一个小小的小故事。

    狐狸和狗,是一对好朋友。

    有一天,农夫对狐狸和狗说:“你们猜丁壳,谁输了,谁就要死。”

    结果。

    狐狸出了布,狗出了剪刀。

    狐狸瞪大双眼看着狗。

    狗哭着对狐狸说:“不是说好,大家一起出拳头的吗?”

    ****

    “许茉!”

    许茉才刚走进办公室,施佳就一手把许茉拉到了茶水间里。看着施佳杀人的质问眼神,许茉举起双手,投降地说:“你要问什么,尽管问,我保证说的都是实话。”

    “今天一早,小郭就在办公室里面说,昨天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她看到你在赵易诚的车上!许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赵易诚到底是什么关系?”施佳睁着牛大的眼睛近距离瞪着许茉。

    “我和赵易诚能有什么关系?”许茉无奈一笑,“我昨晚在公司加班,刚好赵易诚也加班。然后……他就好心顺便送我回家,就这么简单。”

    “他加班?怎么可能?我昨天下班的时候明明看到他开车离开公司的!”

    昨天下班之后,施佳一直不怎么低调地尾随赵易诚去到赵易诚的车子旁。施佳甚至还装作一副打不到车的样子,希望赵易诚会“顺道”载她一程。但是,结果……赵易诚完全无视施佳的存在,自顾自地开车,走了!看着赵易诚的车尾灯,施佳心有不甘地用双脚跺地,可怜的水泥地差点被施佳那10CM的高跟鞋鞋跟跺裂了……

    “我怎么知道赵易诚为什么会回来加班,反正他就是回来了。”许茉表示很无辜。

    “那你呢?”施佳质疑地看着许茉,“昨天下班之前,你不是已经把那份圣诞节灯饰销售报告做好了吗?既然事情都做好了,为什么你还留在公司加班?”

    许茉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转身拿起一只一次性杯子,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小酌了一口。许茉再度转身,看着施佳,说:“且不说我加班的内容是什么,但是,我加班是新鲜事吗?”

    施佳自知理亏,因为全熠辉的员工都知道,许茉无论是忙还是闲,晚上总喜欢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想到这里,施佳放缓了口气,赔着笑问:“昨天晚上,你和赵易诚在车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没有。”许茉背过身,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伸出手指**着窗台上沐浴着阳光的盆栽。

    “那……你和赵易诚在车上……有没有聊起我啊?”

    “没有。”许茉无奈地笑了笑,继续玩弄着盆栽的小叶子。

    “许茉……”施佳讪笑着拉长语气,她站在许茉的背后,双手捂住许茉的肩膀,把头伸到许茉的脸旁,狗腿地笑着问:“你今天晚上还加班吗?”

    “你想怎样呢?”许茉斜眼看着施佳狗腿的脸。

    “如果你今晚看到赵易诚加班,你可不可以发信息告诉我?”

    “好吧。”

    “真乖!”施佳伸手拍了拍许茉的脸。

    许茉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把一次性杯子丢在垃圾桶里,回座位工作去了。

    ****

    中午,许茉和施佳在熠辉附近的一家中式快餐店里面吃午餐。

    这家中式快餐店叫开欣快餐店。

    开欣快餐店是一家很普通的快餐店,真要挑点不普通的说,那就是开欣快餐店里面有一个很帅的服务员。

    这个服务员的名字叫李喆。李喆身高起码有180CM,年纪也就是20岁出头。五官深刻,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有点混血的味道。如果是夏天,李喆还会穿着或黑或白的紧身背心,一点不吝啬地露出他那身年轻又紧绷的肌肉。虽然李喆小有姿色,但如果李喆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那也不足以成为开欣快餐店里不普通的点。

    但,李喆是开欣快餐店的“太子爷”,那,就不一样了。

    别看眼前的开欣快餐店只有一个小小的店面,但是这家小小的开欣快餐店是总店。有总店,必然有分店。开欣快餐店在F市可是大大小小地有十多家分店呢!所以李喆这个中式快餐店的“太子爷”称号,还是有一定的含金量的。

    正是吃午饭的时间,这家开欣快餐店里早就挤满了食客。这些食客之中,百分之八十是女同胞。这些女同胞大部分都是附近公司的女职员,但也有小部分女同胞不是在附近上班,却又特意乘车过来这家开欣快餐店吃饭的。

    为何这些女同胞要特意过来这家开欣快餐店吃饭?

    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些女同胞想看帅哥之余,还想给自己一个做太子妃的机会啊!

    人山人海,人满为患的开欣快餐店里,无论李喆这个太子爷走到哪里,哪里都是一众准太子妃目光的聚焦点。现在,李喆走到了许茉和施佳的身旁。李喆笑着问许茉:“美女,昨晚吃了叉烧饭,今天中午是要吃葱油鸡饭吗?”

    许茉是开欣快餐店的老顾客了,昨晚虽然不是李喆给许茉送的快餐,但是是李喆听的电话,也是李喆下的单。

    许茉笑着说:“嗯,葱油鸡饭吧。”

    李喆转而看向施佳,问:“这位美女呢?吃什么?”

    施佳风情地笑着问:“有什么介绍吗?”

    李喆笑着说:“今天的烧排骨和烧鹅都不错。”

    施佳更加风情地笑着说:“那就烧鹅饭吧!”

    李喆说:“好的,很快。”

    说完,李喆就帮许茉和施佳下单去了。

    施佳猛地转头,看着许茉,问:“太子爷怎么知道你要吃葱油鸡饭?”

    许茉笑着问:“你的一百分男人不是赵易诚吗?怎么突然又想做太子妃了?”

    施佳逼问道:“先回答我!”

    许茉说:“我每天都在这里吃饭,他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不是很正常的吗?”

    施佳问:“你们很熟?”

    许茉说:“他叫我‘美女’,你觉得他跟我熟不熟?”

    施佳说:“许茉,我发现你的桃花运还挺旺的嘛!昨晚赵易诚送你回家,今天太子爷又知道你要吃什么。”

    许茉说:“这些算是桃花运吗?”

    施佳说:“当然了!”

    许茉说:“好吧,你说的都对。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施佳说:“既然你不屑要这些桃花,那你就把赵易诚和太子爷都让给我吧!”

    许茉说:“我何德何能把太子爷和赵易诚‘让’给你?我唯一能够让给你的,只有我的葱油鸡饭。”

    施佳说:“谁要吃你的葱油鸡饭了!反正你不和我争就行了!这样我起码可以少一个劲敌。”

    许茉说:“能成为你假想劲敌,是我的光荣。”

    施佳说:“你可以继续感到光荣,但是如果你敢和我争,我就……”

    施佳双手合拳,噼里啪啦地按动着拳头上的关节,脸上的表情也是恐怖得吓人。幸亏,这个时候,李喆刚好给施佳和许茉送餐,施佳这才赶紧换上风情的笑容,正襟而坐,抬头对着李喆说了声“谢谢”。许茉忍不住笑了,因为施佳变脸的速度,忒快了。

    “其实你喜欢的是李喆还是赵易诚?”李喆离开后,许茉一边吃着葱油鸡饭,一边问施佳。

    “第一顺位是赵易诚,第二顺位是太子爷。”施佳说。

    “为什么?”许茉问。

    “虽然他们都有钱,但是赵易诚有国外留学经验,有学识,又有教养。太子爷虽然是太子爷,但是他才高中毕业。而且赵易诚还比太子爷高那么一点点,所以……就这样咯。”施佳理所当然地耸了耸肩。

    “爱情……可以这样比较的吗?”

    “不可以吗?”施佳笑了,“不比较,怎么知道哪一个才是最好的?”

    许茉没有说话。

    但是许茉无法苟同施佳的爱情观。

    许茉一直以为,爱情,就是遇上一个说不出哪里好,但是谁都无法取代的人。

    许茉一直认为,说不出到底爱他的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如果,你是为了一个人的外在,学识,教养或者金钱“爱”上他。只要你遇到比他更加漂亮,更有学识,更有教养,更有钱的人,你就会爱上“更”好的他。

    这么轻易就能转移的爱,还是爱吗?

    ****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只是一眨眼,时间已经来到晚上9点30分了。

    今晚和过去很多晚一样,只有许茉自己一人加班。

    许茉再度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赵易诚应该是不会来加班了。既然无法帮施佳传达信息,许茉也差不多该回家了。许茉收拾好东西,关电脑,关灯,关门,然后走到了熠辉楼下。是错觉吗?应该不是错觉……许茉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地,坐上了一辆计程车。

    许茉看到了什么?

    不,应该问,许茉“没看到”什么?

    许茉“没看到”,在长街的转角处,一个身穿桃红毛呢外套的、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巨人匆忙转身的背影……那样花枝招展的高挑身影,那把飘逸柔顺的瀑布长发,只能,是施佳了。许茉不知道施佳到底在楼下等了多久,许茉也不知道施佳为什么不直接上去办公室等……许茉只知道,施佳一定不想让许茉看到施佳在楼下徘徊。

    看着许茉的计程车离开了,施佳才敢从转角走出来。

    施佳希望许茉没有看到她,施佳不希望许茉以为她不相信许茉。因为,施佳不是不相信许茉,施佳是不相信任何人。

    施佳的心中,也埋葬着一段不堪的爱情。那段爱情不是施佳的第一段爱情,却把施佳伤得体无完肤。那一段爱情,把电视剧里所有最狗血、最伤人的情节,都集结了。

    那一年,施佳22岁。

    施佳爱上了一个浪子。

    这个浪子也爱上了施佳。

    一天,施佳回到她和浪子的爱巢的时候,发现浪子和施佳的闺蜜正在床上玩着各种限制级的高难度动作。施佳疯了似了大吵大闹大哭,浪子更加疯癫地下跪痛哭道歉……浪子甚至还拿着酒瓶狠狠地把自己打了个头破血流。看到浪子的鲜血将他的眼泪染红,施佳忍痛原谅了浪子。

    虽然心中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是既然选择了原谅,施佳也只能再相信浪子一次。

    但浪子就是浪子啊!

    浪子不浪,就不是浪子了!

    一个月不到,浪子头上的伤口甚至还没有完全痊愈,施佳又一次发现浪子和别的女人上床。女人仍然是施佳的闺蜜,然而已经不是上次的那个闺蜜,而且,一次,两个!

    施佳又一次大吵大闹大哭,浪子又一次下跪痛哭道歉……见施佳没有再次原谅的迹象,浪子又一次用自虐的方式用鲜血染红了他的鳄鱼眼泪。面对浪子鲜红的鳄鱼泪,施佳,居然,选择了再一次原谅!

    结果……

    浪子没有再被施佳捉到和任何女人上床,因为,浪子直接卷走了施佳所有值钱的东西,跑了!

    原来浪子不只是浪子,还是骗子!

    这个骗子不单骗财骗色,还欺骗了施佳的感情!

    这个浪子,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谁都有可能爱上一个不堪的人渣,而这个人渣除了肩负伤害你的责任,还肩负闯进你的生活,给你上一堂绝情的课。

    从那之后,施佳不再相信任何人,无论是所谓的闺蜜,还是所谓的爱她的男人。

    从那以后,施佳决定不再任由感性去主导她的爱情。施佳努力地想要通过理性分析去寻找到那个最完美的,一百分男人。

    如果命中注定爱情就是一场骗局,施佳只甘心给最完美的男人骗!而且,施佳希望最完美的男人能有最完美的骗局,她希望这个最完美的骗局,能够骗她一辈子。

    不过,今晚,施佳梦寐中的一百分的男人没有出现。

    施佳心有不甘地撇了撇嘴,然后,刻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

    回到家,躺在沙发上,许茉重重地叹了口气。

    许茉翻来覆去的,既不想去洗澡,也不想就这样闭上眼睛就睡……几次三番挣扎过后,许茉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了窗边,坐在了窗边的小桌上。她打开电脑,登上社交软件账号。许茉给爱鱼发了一条信息。

    寂茉:你会怀疑你的朋友吗?

    爱鱼没有回复,许茉迫不及待地继续问。

    寂茉:爱情……是比较级吗?

    爱鱼没有回复,看来,爱鱼是真的不在。

    许茉对着屏幕淡淡地笑了笑,她把手支在窗台上,撑着头,探头,低头,看着灯火阑珊的长街,看着逐渐熟悉的身影在夜色里穿梭。不知道从哪来的无聊勇气,许茉对着路过她窗台下的匆忙身影,不高不低地叫了声:“陈笙!”

    陈笙错愕地抬起头,许茉紧张地把头缩回来……过了一会儿,许茉再次探头,发现陈笙居然还在许茉的窗下抬着头。许茉有点尴尬却又不太尴尬地笑着向楼下的陈笙挥了挥手。陈笙对着许茉略微点了点头,然后,陈笙继续他的脚步。

    许茉趴在窗台上看着陈笙的背影……

    这一年里,每当夜幕降临,陈笙总在长街上不停不停地走……

    陈笙到底是想追回过去的幸福,还是想摆脱回忆的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