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许茉推门。

    赵易诚抬头看着许茉,“什么事?”

    许茉极淡地笑了笑问:“赵经理,请问……能换别首歌吗?”

    赵易诚皱了皱眉,问:“为什么?”

    赵易诚靠在椅背上,继续看着许茉

    迟疑了半会,许茉微微笑着说:“呃……因为这首歌单曲循环太多遍了,所以听得有点腻。”

    赵易诚没有多说,他只是伸手按了几下鼠标,然后,安静了。赵易诚既没有换别首歌,也没有再听《遗忘的遗忘》。许茉说了声“谢谢”后,就退出了赵易诚的办公室,并且帮赵易诚关上了办公室门。

    坐回自己的座位,静下心来细想,许茉才发现她刚才的行为粗鲁,莽撞,又无道理。

    她不喜欢听《遗忘的遗忘》,她走就是了,反正她早就加完班了。但是赵易诚不一样。赵易诚是真的加班累了,所以想听歌解解乏。但是许茉却任性地扼杀了赵易诚解乏的途径。这一刻,许茉觉得自己是暴君,而且是没有任何实权的、站不住脚的暴君。偏偏那个有资格、有实权、又站得住脚、可以成为暴君的男人,顺从了她。

    许茉想,赵易诚是个好人。

    许茉又想,为什么赵易诚会一遍又一遍地单曲循坏《遗忘的遗忘》?

    难道是巧合?

    感觉不像。

    难道,赵易诚的心中,也有一个难以割舍的她?

    难道,赵易诚的心中,也有一个想要遗忘却又无法遗忘的她?

    难道,只有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首《遗忘的遗忘》,才能抚慰赵易诚思念的创伤?

    这些无解的问号让许茉更加自责,于是,许茉又一次敲了敲赵易诚的办公室门。得到赵易诚的允许之后,许茉推门,站在门口,礼貌地笑着对坐在办公室里的赵易诚说:“赵经理,我先走了。你可以继续听你想听的歌……”

    “我也走了。”赵易诚抬头看着许茉,“你有开车吗?”

    “没有。”许茉摇头。

    “我顺便送你回去吧。”赵易诚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钥匙站起身。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许茉更加用力地摇头。

    “没关系,我送你吧。”赵易诚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他关上灯,关上门,然后诚恳地看着许茉。

    许茉妥协地,点了点头。

    ****

    赵易诚的车子里面很干净,干净得让许茉怀疑赵易诚有洁癖。

    第一天认识,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但如果大家都不说话的话……有点尴尬。为了缓解尴尬,许茉没话找话地问:“赵经理……你的车很干净。”

    “嗯,毕竟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所以特意去洗了车。”赵易诚一边认真地看着前路,一边笑着说。

    “哦,我以为你的车子每天都是这么整齐的。”许茉笑了笑。

    “确实平常也差不多。因为我不喜欢摆太多的东西在车子里面……”赵易诚突然转了话题,“你不喜欢那首歌?”

    “哪首?”许茉一心装傻。

    “就是刚刚单曲循环的那首。”赵易诚不给许茉装傻的机会。

    “也不是不喜欢……”许茉迟疑半会后,反客为主地问:“你呢?你很喜欢那首歌吗?”

    “说不上‘很’喜欢,不过我觉得歌词写得还不错。”

    “嗯……歌词确实写得挺好的。”

    附和过后,许茉觉得她和赵易诚已经聊到了尽头。于是,许茉转头看着车窗外或快或缓的霓虹夜色。

    时间才到晚上10点,街上还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今晚,一点都不冷,路边的小情侣却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互相用身体和笑容为对方取暖。曾经,许茉和“他”也是这样,无论冷还是热,他们都喜欢紧紧地偎依着对方,给对方送上最温暖的笑容,给对方献上最炽热的爱情……

    曾经……

    曾经……

    曾经……

    是的,一切,都已经是曾经了。

    她还在留恋着,“他”却已经选择了遗忘。

    许茉家距离熠辉也不过十分钟车程,很快的,许茉到家了。许茉下车后跟赵易诚说了声“谢谢”,赵易诚就猛踩油门离开了。许茉叹了口气,站在公寓楼楼下,几次三番提起脚想要上楼,然而,却都放下了。许茉一直以为,她很想今天赶紧过去,然而,此时,许茉不得不直面她的心——她根本舍不得今天就这样过去!

    就如爱鱼说的,许茉根本舍不得遗忘“他”,许茉也舍不得这个和“他”有关系的特殊日子轻易过去。

    许茉告诉自己,就让她再放纵一晚吧!许茉对自己承诺,今晚过后,她一定不会再纵容自己思念“他”,想念“他”,舍不得“他”……再给她一晚的时间就好。

    然而,真的再要一晚的时间就好了吗?

    这个世界上,大多时间都不是别人骗你,而是你自己欺骗自己。

    就让许茉再骗自己一晚吧。

    她终究会明白,无论是自欺欺人,还是伤心难过,都无法挽回一段逝去的爱情。

    许茉在微风中,在长街上,在灯火阑珊下,漫无目的地游走着……她眼前的一切就如蒙太奇的镜头,变幻,抽象,虚无……突然,她似是读懂了陈笙每一夜的行走……突然,她又觉得她还是无法读懂陈笙的寂寞。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寂寞,谁又能读懂谁的寂寞呢?

    就算有人说他读懂了,那也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不懂装懂罢了。

    许茉一直走了很久,直到她的双脚跟她哭诉着痛……许茉才停了下来。在街角的隐秘处,几树藤蔓的隐掩下,许茉看到了一家酒吧。这家酒吧是只有单层搭建的简易建构,酒吧的屋顶乃至墙面都爬满了藤蔓。这些藤蔓纠缠着无数的小灯泡,这些小灯泡在夜色中散发着熠熠生辉的五颜六色……如梦,似幻。

    这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家酒吧的?

    这大概是一家清吧。因为里面没有吵杂的人声,只有偶尔传出的吉他声和歌手深情献唱的歌声。

    突然有一种爱丽丝偶遇仙境的感觉,许茉下意识地向酒吧走去……抬头,看到招牌是闪着昏暗灯光的三个大字——“累了吧”。

    许茉自嘲一笑,确实是累了。

    既然累了,就进去看看吧……许茉走进这家她从未留意过的酒吧。

    酒吧里,灯光不算明亮,却也足以让人看清脚下的路,看清面前的人。这家酒吧虽然不大,却也没有许茉想象中的小,大概有80平方米。一个长发披肩的男歌手正在距离门口最远的舞台上,孤独地自弹自唱着深情的歌曲。围着舞台散落着几张不大的小桌和沙发,沙发上几乎坐满了来听歌和喝酒的客人。这些客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这些客人大部分也都没有在交谈……人很多,但是一点都不感到热闹,反而像是在聚众寂寞。

    吧台很小地蜷缩在角落里,只有一个酒保在里面忙碌地调着酒。

    许茉走到吧台前,忙碌的酒保在吧台里抽空抬头,看着许茉,笑着说:“小姐你好,我叫向天佑。我是这家酒吧唯一的酒保和唯一的服务员。请问你要喝点什么?”

    许茉抬头看了看向天佑身后的酒水菜单,问:“有什么推荐吗?”

    向天佑笑着问:“想喝酒吗?”

    许茉摇头,说:“不打算喝酒。”

    向天佑笑着说:“柠檬红茶,可以吗?”

    许茉点头,说:“好,那就柠檬红茶吧。”

    许茉点头后,向天佑用最快的速度给许茉现调了一杯柠檬红茶,递给许茉。向天佑笑着说:“今晚客人不算太多,你随便坐就好了。”

    今晚的客人还不算多吗?

    心中有疑问,却无心去提问,许茉说了声“谢谢”后,就拿着柠檬红茶,转身……陈笙?

    昏暗的灯光中,竭嘶底里的歌声里,许茉在某张靠边的单人沙发上,看到了陈笙。

    原来陈笙的黑夜不只有充满的脚步,还有偶尔的停留。原来,他也会感到累的……然而,谁又能感到不累呢?鬼使神差地,许茉走到陈笙身旁,坐在了陈笙身旁的那张空着的单人沙发里。陈笙并没有留意是谁坐在了他的身旁,他只是定睛看着舞台上泛滥着寂寞深情的歌手,听着歌手撕心裂肺的歌声。也或者,他根本没有在看歌手,也没有在听歌声,反正,他就是失神地看着舞台,一直一直,失神地看着舞台……

    “在今晚之前,我还真不知道我们家附近有这样一家酒吧。”许茉淡淡地,小声说。

    听到声音,一直沉醉在自己世界里的陈笙稍微转眼看了看身旁的人,看到那个人是许茉,陈笙怔了怔,皱了皱眉,说:“新开的。”

    “哦,怪不得我之前都没见过。”许茉平常也不算是自来熟的人,但是许茉觉所有“天涯沦落人”都不是陌生人,自然,陈笙和她也不该算是陌生人了。

    陈笙没有说话,他只是继续失神地看着舞台。

    许茉一边喝着柠檬红茶,一边听着歌手的歌。

    此时,歌手刚好唱完了一首歌,然后,接着唱下一首。接下来的这首歌,居然是《遗忘的遗忘》……手中大杯的柠檬红茶还没有喝到一半,疲累的双脚也还没有缓过气来,这个时候离开,显然……不适合。而且,许茉不是说了吗?她要让自己放纵一晚……许茉想到的,最放纵的放纵,就是不逃避地、认真地听一遍《遗忘的遗忘》。

    “开始遗忘,你微笑的眼,

    你的一切,在记忆中渐渐蜕变。

    我的世界一片荒凉,

    人海茫茫,努力地学着遗忘。

    遗忘你,然后,遗忘我自己。

    遗忘我爱你,

    却还是无法遗忘记忆中的你。”

    强忍了一个晚上的眼泪终于在此刻放弃了挣扎,倾流而下……眼泪婆娑中,舞台上的歌手似乎不再是长发及腰的歌手,而是另外一个人……终于,许茉还是在12月8日的这天看到了“他”,虽然,这个“他”是她幻想出来的“他”。

    陈笙给许茉递来了一张纸巾,许茉接过纸巾,却没有用纸巾去擦泪。

    因为许茉知道,一张纸巾无法承载她眼泪的重量。

    许茉吸了吸鼻子,咬了咬下唇,强撑着笑了笑,问:“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陈笙转头看着舞台上悲痛欲绝的歌手,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身旁默默垂泪的许茉。许久,陈笙才说:“这首歌里的遗忘,是努力地想要遗忘,却无法遗忘……这首歌与其说是遗忘,不如说是遥远的思念。“

    许茉闭上眼,点了点头。

    那是一种用力的,心力交瘁的,遗忘。

    更是一种无奈的,苦苦挣扎的,想念。

    许茉笑着,哽咽着说:“其实……我也没有那么想他……我只是不小心听到某首歌的时候会想起他,我只是睡不着的时候会偶尔想起他,我只是呼吸的空档情不自禁地想起他,我只是听到一则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故事的时候拐个弯地想起他……真的,我真的没有那么想他……只是因为今天是12月8日,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地想起他。真的……只是因为今天是12月8日。”

    陈笙很轻地叹了口气,其中的悲伤,却粘稠无比。

    陈笙说:“努力遗忘却不能忘,自然折磨人。但是不想遗忘,却被时光无情地冲淡,更加让人悲伤。”

    许茉停下眼泪,看着陈笙。

    陈笙的遗忘,是一种比无法遗忘更加悲伤和无奈的遗忘。

    陈笙的遗忘,是一种无法抗衡的,输给时间的遗忘。

    许茉努力地想要遗忘,然而她输了,因为她到现在这样一刻还是无法遗忘,她输给了曾经和过去。

    陈笙努力地想要不遗忘,然而他也输了,因为他努力握紧的曾经和过去都在他的记忆中渐渐淡去,他输给了时间的无情。

    越是努力想要遗忘,越是无法遗忘;越是努力不遗忘,越是无法不遗忘。无论是努力遗忘,还是努力不遗忘,都早就注定会输得一塌糊涂。因为,感情和时光都不允许任何人做任何选择。

    许茉举起装着柠檬红茶的玻璃杯,笑对陈笙说:“我叫许茉。”

    陈笙迟疑半会后,拿起酒杯,默默地说:“我叫陈笙。”

    没有半点意义的自我介绍后,许茉和陈笙算是正式地认识了。认识之后,他们也没有过多的交谈,他们只是沉默地听着歌手唱着寂寞的歌……他们听着同一首歌,却各有各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