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施佳将全身的力气都堆在了脸上,化作最灿烂的笑容。

    “老板,你找我?”

    施佳的话是在问游政民,但是施佳的眼睛却紧紧地锁着赵易诚不放。

    施佳穿着高跟鞋的身高是182CM,赵易诚穿着鞋的高度是188CM,而游政民只有172CM……也就是说,在施佳和赵易诚对视的视平线上,根本没有游政民的存在……游政民尴尬地干咳了一声,施佳才“惊醒”过来,低头看着游政民。游政民端了端老板的架子,说:“小叶请了产假,经理秘书的位置暂时悬空。施佳,在小叶放完产假之前,你就暂时兼任赵经理的秘书吧。”

    如果是往常,施佳一定会不顾后果地、果断地拒绝游政民这种临时委任的!

    施佳本来是办公室文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工作闲着呢!现在让施佳兼任经理秘书,工作量肯定会大增,而且游政民也说了,只是兼任!兼任的意思就是——游政民不打算另外给施佳发工资之余、一点工资都不会给施佳涨!工作量大了,工资一点都不给涨!这怎么听都是欺负人的差事啊!

    但是!经理是赵易诚啊!赵易诚是施佳心目中的一百分男人的有力候选人啊!

    而且!听了游政民对施佳的委任之后,所有女同事都妒忌得红了眼地看着施佳,她们都在等待着施佳脑袋抽风地拒绝游政民的委任!如果施佳拒绝了,这些女人一定会再一次像饿狼扑食似地扑向游政民,争先恐后地告诉游政民,她们愿意兼任赵易诚的秘书!

    施佳在心中冷冷一笑,她轻蔑地扫视了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一圈,她用眼神告诉那些女人——死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一点点希望的!最后,施佳再一次将视线紧锁在赵易诚身上,她娇媚地笑着说:“我愿意!”

    ****

    施佳每隔十五分钟就进去给赵易诚换一次咖啡。

    每次进赵易诚的办公室之前,施佳都会小心翼翼地将她的紧身连衣裙的领口拉到最性感又不下流的位置,又理了理她那头柔顺如瀑布的长卷发,然后才敲门走进赵易诚的办公室……赵易诚对施佳这十五分钟一次的敲门表示很困扰,因为施佳的每一个敲门对赵易诚的思绪来说,都是一次打扰!但是今天毕竟是赵易诚第一天上班,毕竟施佳只是兼任他的秘书,毕竟……很多“毕竟”让赵易诚忍了一次又一次,终于,赵易诚还是忍不住了。赵易诚打算尽量婉转地对施佳说:“施小姐……”

    “叫我施佳就可以了!”施佳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她努力地装作漫不经心,然而她撩头发的手指,却是颤抖的。

    “……我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叫你进来的,其余时间,你可以做你自己的工作。”说完,赵易诚就低头继续看他的文件去了。

    “哦……我知道了。”施佳心中不悦,脸上却还挂着风情的笑,退出了赵易诚的办公室。

    施佳当然知道她这样每十五分钟进来一次会打扰赵易诚工作了,但是,施佳认为,今天是赵易诚第一天上班,所以今天的赵易诚应该是最有空的。今天不打扰,今天不马上混个脸熟,以后就更加没有时间了!而且,时间紧迫!因为再过两个月,小叶就要回来上班了,到时候施佳就没有了这近水楼台的优势了……不甘心地走出了赵易诚的办公室之后,施佳走到许茉的座位。

    许茉是熠辉灯饰贸易公司的销售策划,临近圣诞节,正是熠辉最忙的时候,许茉这个销售策划当然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了……许茉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着,双眼紧盯着屏幕不放,嘴巴却终于可以抽空问施佳:“怎么了?一副打败仗的样子?”

    “你才打败仗呢!像我这种素质,怎么可能打败仗?”施佳傲娇地挺直腰板……她的肢体动作是傲娇的,她的眼神却是黯淡而泄气的。

    “人家今天才第一天上班,你就不要那么心急了。”许茉终于稍微停下键盘上飞驰的双手,转头看着施佳。果然,许茉在施佳的眼神里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紧张和焦急。

    “整个办公室,除了你,所有女同事都恨不得马上将赵易诚生吞活剥!我怎么可能不心急?”施佳清楚明白她要的是什么,她是一个目标极度明确的、说做就做的、超级行动派。

    “你太心急了,会把人家吓跑的。”

    “我心急,会把他吓跑;我不心急,他就跟着别人跑。反正都是跑,我肯定要选择胜算更高的一种跑法了!”

    “嗯,好吧。你说的都对。”许茉笑着,转过头,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销售策划书上。

    施佳回到自己的座位,她单手托腮,用痴迷的目光,越过百叶窗的缝隙,注视着独立办公室里面的赵易诚……虽然是认识的第一天,虽然施佳对赵易诚的了解还不深,但是直觉告诉施佳……赵易诚一定是她一直等待的,一百分男人。

    ****

    F市的初冬,太阳走得特别急。

    才傍晚6点,太阳就已经在水泥森林里不见了踪影。

    黑压压的一片夜幕降下,不给任何人人约黄昏后的期待,也不给任何人只是近黄昏的惆怅。所幸,人工照明弥补了星月的迟缓,水泥森林从夜幕的孤寂一跃跳进了霓虹的精彩,仿佛一切都不再黑暗、孤单或者寂寞……然而,现代人的寂寞,现在,才刚刚开始。

    所有人都踩着下班的钟声离开了。

    无论是归心似箭的男同事,花枝招展的女同事,还是初来乍到的赵易诚,还是紧紧尾随赵易诚离开的施佳……反正,才一下的功夫,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许茉和她的电脑作伴了。

    其实,许茉的工作早就做完了,就连那份复杂得可以的圣诞灯饰销售策划,她也早就做好了……不过,许茉没有别的地方去,许茉也不想这么早回家,所以……许茉打开那份早就做好的圣诞灯饰销售策划,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说是复核吧?其实……只是因为太无聊和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

    把销售策划读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等来了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几乎是每天晚上都要给许茉送外卖的,许茉灿烂地笑着说了声“谢谢”后,才接过了外卖小哥递来的外卖。外卖小哥离开后,许茉一个人默默地吃着晚餐。

    许茉今晚的晚餐是叉烧饭……

    许茉每天晚上的晚餐,不是叉烧饭,就是葱油鸡饭。不是葱油鸡饭,就是叉烧饭。许茉喜欢这种有选择又不用太费心去选择的简单生活。

    说穿了,就是懒吧?

    许茉无端地叹了口气,对着卖相一般的叉烧饭笑了笑,然后,开餐。

    沉默地吃完饭,时间才刚到晚上8点。

    今天的时间,怎么这么漫长?

    难道就是因为今天是12月8日,所以时间就必须得这么难熬吗?

    许茉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然而,她还是无法将心中的沉重叹走。

    许茉以为,她和“他”的曾经会在岁月里越来越淡,不料,努力地想要忘记,反而让“他”在回忆中越扎越深。不是说时间能够冲淡一切吗?不是说时间能让人忘掉一切吗?为何他们之间的回忆却在她的脑海里历久弥新?许茉安慰自己说,或者是因为一年的时间还不够长吧?嗯,一定是因为这样。许茉相信,等到下一年的12月8日,她一定能够成功将“他”从她的回忆中剔除的……就算不能彻底地将“他”剔除,起码,再想起“他”的时候,她一定不会再这么的……心酸。

    心酸?

    嗯,已经是进步了。

    起码,是心酸,不是心痛。

    时间仍在龟速缓逝……

    许茉闭上眼趴在桌面上,她希望等她再度睁开眼的时候,12月8日已经离开了。

    突然,有人敲了敲许茉的桌子。

    这个时候,会是谁?

    不管那个人是谁,许茉根本不想理会,因为12月8日还在……

    见许茉没有回应,那个人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是他?

    许茉赶紧张大眼睛,坐直身子,抬头看向说话的那人……是赵易诚。看到许茉睁开了眼睛,赵易诚才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刚刚,赵易诚以为许茉是晕倒了……赵易诚问:“加班吗?”

    “嗯。”许茉有点心虚地点头。

    “吃过晚餐了吗?”赵易诚问。

    “吃过了。”许茉伸出手指,略微指了指躺在桌面一角的快餐盒。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说完,赵易诚就走回了他的办公室。许茉看着赵易诚关上的办公室门……赵易诚来了,她就不能继续趴在桌面上睡了。她……是不是该回家了?但是她还不想回去啊……许茉坐在电脑前,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嗯,反正赵易诚看不到她的电脑屏幕,她可以上一下网。

    登入了社交软件的账号,许茉看到她的网友“爱鱼”在网上。

    很多人都很奇怪,他们不喜欢对身边的人说心底话,却总喜欢把心底话告诉隔着屏幕的陌生人。而那个知道你所有心底话的陌生人就成为了最知道你心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爱鱼,就是许茉最熟悉的陌生人。

    许茉,呃,不,应该说“寂茉”也是爱鱼最熟悉的陌生人。

    屏幕上。

    寂茉:今天,是难熬的一天。

    爱鱼:努力遗忘的日子,每天都是难熬的。

    寂茉:嗯,今天是12月8日。我离开他……一年了。

    爱鱼:离开就是解脱,勉强地留在他的身边,也不过是勉强自己在一个人身边孤独终老罢了。

    寂茉:你呢?还在他的身边委曲求全吗?

    爱鱼: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能离开他。因为我是鱼,而他是我的水。

    寂茉:我也曾经以为他是我的水,但是离开他一年了,我还活着。

    爱鱼:你是勇敢的,你也是幸运的。但是,我不勇敢,我也从来都不幸运。我这辈子唯一的幸运,就是遇上了他。

    寂茉:有时候,我觉得你看问题看得很透彻,有时候,我又觉得你很执迷。到底哪个你,才是真正的你?

    爱鱼:两个我都是真正的我。试问谁不是看别人的问题很透彻,看自己的问题却又很糊涂呢?人,都是矛盾的。就像你,你一直都说你很想忘记他。但是,扪心自问,你真的舍得忘记他吗?

    寂茉:……

    爱鱼:如果你真的舍得忘记他,你早就忘记他了。

    寂茉:或许吧。毕竟……我们曾经是那么地相爱,那么的幸福。

    爱鱼:“曾经”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两个字。为了“曾经”,你伤害了你的“现在”。不过,我仍是羡慕你的,毕竟,你们之间有过“曾经”。

    寂茉:你还是没有向你的他表白吗?

    爱鱼: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一句“我爱你”。

    寂茉:那你们之间隔着的,是什么?

    爱鱼:世俗。

    寂茉:对方是有妇之夫?

    爱鱼: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根本无法阻挡我对他的爱。

    寂茉:那阻挡你的是什么?我记得你说过,只要有爱,什么都不怕。

    爱鱼:我也说过,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就算我什么都不怕,只要对方怕了,我每走前一步,他就后退两步……那么我的每一次进取,都只会拉远我们之间的距离。

    看到这里,许茉重重地叹了口气。

    此时,赵易诚的办公室里传出了微弱的歌声,那首歌,是最近大火的《遗忘的遗忘》

    “开始遗忘,你微笑的眼,

    你的一切,在记忆中渐渐蜕变。

    我的世界一片荒凉,

    人海茫茫,努力地学着遗忘。

    遗忘你,然后,遗忘我自己。

    遗忘我爱你,

    却还是无法遗忘记忆中的你。”

    虽然歌声很微弱,虽然赵易诚的办公室门将微弱的歌声努力地囚禁在赵易诚的办公室里,但……许茉还是无法忽视这一遍又一遍悲伤的单曲循环。

    感受到强忍的眼泪就要被歌词和歌声摧毁,许茉突然站起身,走到了赵易诚的办公室门前,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