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看


    12月8日,早上8点30分。

    虽然,F市的今天,不冷。

    但是,初冬的太阳早已经习惯了晚起,没有阳光的水泥森林拢上了一片灰蒙蒙。这样的早晨没有半分的生气,大家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太阳醒来的那一刻,等待阳光冲破云层的那一刻。前提是,今天得有太阳,前提是,太阳还能温暖整个水泥森林。

    “陈阿姨,早上好。”

    “张伯伯,早上好。”

    “陈小姐,早上好。”

    充满朝气和阳光的声音从二楼移动到一楼,又从一楼楼梯口蔓延到公寓楼门口。

    这声音的主人,是许茉。

    天上还不见太阳,许茉却已经把阳光挂在了嘴角。

    和昨晚的寂寞悲伤不一样,白天的许茉,是开朗的,是热情的,是笑容可掬的。从家门口走出来,不管是遇到搞清洁的陈阿姨,还是碰到看门口的张伯伯,还是看到和许茉一样赶着上班的陈小姐,许茉都灿烂地笑着,一一打招呼……突然,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从公寓搂的大门口走进公寓楼,他低着头,似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也似是不在乎身边的任何物,他脚步充满地往楼梯口走去……许茉笑着,对着匆匆擦肩的那人说了一句:“陈先生,早上好。”

    陈笙怔了怔,他停了停脚步,稍微抬眼看了看许茉……陈笙极为快速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继续匆忙地往楼梯走去。仿佛,刚刚并没有任何人叫过他,也反复,他刚刚没有为任何人停下过匆忙的脚步。

    面对陈笙的冷漠,许茉不介意地继续笑着。

    笑,是最好的保护色……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方阿姨咧着血盘大口,笑着对许茉说:“许小姐,这么早就要上班了?”

    许茉灿烂地笑着对方阿姨说:“嗯,是要上班了。”

    然而已经不早了,因为昨晚太晚上床睡觉,今天晚了一点起床,现在许茉还有点害怕会迟到呢。想到这里,许茉加快了脚步,方阿姨却也加快了脚步以保持和许茉并肩而行。张阿姨一边走,一边过度热情地笑着问许茉:“许小姐,你刚刚怎么会和陈先生打招呼啊?”

    许茉笑着说:“大家都是邻居,打个招呼不是很正常的吗?”

    方阿姨说:“唉,和我们这些正常人打招呼当然就正常了。但是和他打招呼,他又不理人,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许茉笑着说:“没关系,反正就是一句招呼而已。”

    方阿姨夸张地大声说:“唉!许小姐你实在是太好人了!其实啊,陈先生从前人也挺好的,但是自从他太太走了之后,他整个人就变了!不去上班,不理睬人,不修边幅……从前他每天都穿着整套的西装,意气风发的,可帅气了!现在?!唉,整天穿得像是个流浪汉一样,真是糟蹋了他长得那么好看……”

    方阿姨一边说着,一边快步保持和许茉并肩而行,她们一直走到公交车站才停下来脚步。

    方阿姨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陈笙的各种道听途说,许茉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公交车,一边还要礼貌地笑对方阿姨……其实,对于方阿姨对陈笙的各种描述,许茉还是有一点好奇的。因为……许茉实在很好奇,陈笙的太太为什么会离开陈笙。思量许久,许茉才迟疑地问:“方阿姨,陈太太她……为什么会走呢?”

    方阿姨叹了口气,“唉!是车祸……”

    车祸?

    许茉一阵颤抖。

    原来,陈笙的太太不是简单地“走了”,是永远地“走了”。

    原来,陈笙等待的那个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这一刻,许茉似乎明白陈笙为什么总是那么落寞,那么悲凉……

    ****

    早上9点整,许茉踩着秒针走进了办公室。

    许茉松了口气,幸亏她最后选择了搭计程车,不然她一定会迟到的。

    笑着和办公室里的十多位同事一一打过招呼后,许茉才回到她的座位。

    许茉才刚坐下,一只涂着深紫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就把一杯热可可放在了许茉的桌面上。许茉循着玉手抬头看上去,果然,是施佳。许茉才刚露出她的招牌灿烂笑容,许茉还来不及笑着说声“谢谢”,施佳就不爽地瞥了许茉一样,说:“今天12度吔!你居然穿高领毛衣?你就不怕捂出热痱吗?”

    许茉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翻领高领毛衣,黑色的修身牛仔裤,披着一件长到脚踝的灰色针织开衫,穿着一双黑色的6CM高的踝靴……今天虽然号称有12度,但是F市的深秋和冬天都是出名的湿冷,在这样湿冷的环境下,温度根本不是穿衣的指标。许茉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施佳,她的踝靴里面还有毛毛,她的修身牛仔裤里面还穿了秋裤,尽管如此她现在还感到有一点点的微凉……看完自己,许茉才重新抬头看向施佳。

    施佳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紧身连衣裙,披着一件白色的毛呢薄大衣,下身穿着透肉的黑色丝袜,脚上穿着起码10CM高的黑色高跟单鞋。虽然施佳那头长达腰际的、极为闪耀的棕红色长卷发风情万种地为她遮挡了颈脖的部分,但还是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肌肤和小露的事业线。施佳傲娇地接受着许茉的打量,说:“怎么了?这样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今天太美了?”

    “你哪一天不美了?不过……你穿那么少,不冷吗?”

    “作为一个大龄未嫁女青年,是没有资格说冷的!”施佳又一次不屑地打量着许茉,“你穿高领毛衣就算了,你还每天不是穿黑白就是穿灰,今天还直接把黑白灰全都穿在身上了?许茉,你到底是在守孝,还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老姑婆?”

    许茉不会告诉施佳,她确实是在守孝。不过,她守孝的对象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段逝去的感情……不愿触动心中的悲凉,许茉笑着说:“我才26岁,应该还不算是老姑婆吧?”

    “我才25岁就已经将自己定位为大龄未嫁女青年了,你说,你26岁还没有男朋友,不是老姑婆是什么?”施佳理所当然地看着许茉。

    “嗯,好吧。你说的都对。”许茉笑着,表示没意思和施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辩。

    “听说……”施佳突然弯下腰在许茉的耳边鬼鬼祟祟地说:“新经理今天就要来上班了!我听说这个经理是英国海归,人长得帅,家里有钱,自己又能挣钱,重点是——他还没有结婚!而且,听说,他的恋爱经验一点都不丰富!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为我量身订造的一百分男人!”

    施佳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属于她的一百分男人。

    因为过于追求完美,过于追求爱情里的一百分,施佳的恋情从来都没有超过一个月。因为在相处的过程中,哪怕那个男人只是让施佳发现了一点小小的瑕疵,那个男人都已经不再是施佳想要的一百分男人了。

    听了施佳的话,许茉才发现,今天办公室里的女同事都是精心打扮过的。就连平日里不修边幅的大龄剩女小郭都化了一个过分隆重的妆容,其他女同事,更是用尽各种手段,恰紫嫣红,美不胜收……看来,这个传说中的新经理不单只是施佳眼中的一百分男人,还是所有女同事眼中的完美王子……突然,许茉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施佳眯眼看着许茉莫名其妙的笑容。

    许茉笑着站起身,她用手比了比她和施佳的身高。

    许茉说:“我身高165CM,穿了6CM的高跟鞋,现在的身高算是171CM。由于身材比例的关系,171CM的女人看上去和175CM的男人差不多高。施佳,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身高是172CM,现在你还穿了10CM的高跟鞋……施佳,你是确定新经理的身高是185CM以上呢?还是你肯定新经理喜欢女巨人?”

    “你今天嘴怎么那么贱?”施佳狠狠地白了许茉一样,然后伸手推了推许茉的肩膀,把许茉重新推坐在椅子上。

    “只是今天吗?我以为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许茉笑了,没心没肺。

    “我发现你今天的笑容有点假。”施佳看着许茉,认真地问:“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更怕,朋友突然问“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许茉根本不想说,更加不愿提。

    因为,每说一次,每提一回,都是在未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许茉是离开“他”之后,才来到这家灯饰出口贸易公司工作的,然后才认识施佳的。施佳不知道许茉曾经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他”,施佳更加不知道许茉的反常是因为今天是12月8日……许茉实在不愿意透露她和“他”的过去,因为她不想让她的伤口蚀骨恶化……于是,许茉只能继续没心没肺地笑着,她希望她的笑能掩饰一切的悲伤。就算嘴角的笑容是僵硬的,但她还是继续地,笑着。

    施佳仍在不折不挠地用眼神向许茉施加压力,明显就是要一探究竟。

    幸亏,此时,两个身影从公司门口走进来,吸引走了施佳全部的视线——那两个男人之中,有一个是施佳的一百分男人!!

    那个男人虽然长得不及电视上的男主角帅,但在现实中绝对是帅哥一枚。大眼,挺鼻,厚薄适中的唇,五官除了端正之外还散发着不过度的自信。身板笔挺,穿着一身烟蓝色的、不过于正式的西装,披着一件灰色大衣……身高?起码有185CM!

    185CM!

    施佳在花痴的同时还能抽空瞥了许茉一眼,她用眼神示意:看吧!人家就是有185CM,他和我简直就是绝配!

    许茉淡而无奈地一笑,施佳胜利地笑着重新移目看向新经理。在移目的过程中,施佳发现所有女同事的眼睛都变成了仅属于花痴的心形……情敌居然这么多?!施佳赶紧更挺直了腰板!身高是施佳的优势,她这个优势起码可以让新经理在视平线上只看到她!

    站在新经理身旁的是公司老板游政民,游政民平时极少出现在公司,但是每次出现都是山呼万岁的景象,今天……游政民会心一笑后,对早就蓄势待发的同事们说:“大家过来一下……”

    早就站起来的女同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将新经理围了起来,新经理居然没有被这种饿狼扑食的场面吓到……看来新经理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等许茉和男同事们也以正常的速度围过去之后,游政民才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新经理赵易诚。易诚,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赵易诚笑着对游政民点了点头,然后才对越围越近的同事们说:“大家好,我叫赵易诚。从今天开始我会和大家一起工作,希望大家能够全力配合我的工作。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够好的,我也希望大家可以指出……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还能提问?

    施佳迫切地问:“赵经理,你今天几岁?”

    赵易诚笑了笑,“29岁。”

    29岁,总经理,未婚!简直就是年轻有为的一百分男人!

    施佳还想再问,却被小郭抢先了。小郭一扫害羞的形象,问:“赵经理有女朋友了吗?”

    赵易诚有点尴尬地说:“还没。”

    施佳很满意赵易诚的回答,但是施佳对小郭的提问感到不耻。

    施佳认为,就算赵易诚还没有女朋友,怎么也轮不到这个40出头的小郭啊!就在施佳不耻小郭的时候,另一位女同事洪玲大声地问:“赵经理,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施佳火速转头看了洪玲一眼,洪玲今年才24岁,比施佳还小一岁。虽然洪玲看上去明显发育不良,但年轻就是竞争力啊!施佳火速转头看向赵易诚,看到赵易诚并没有看洪玲,施佳才松了口气,屏息静气地等待赵易诚的回答……结果,赵易诚没有回答,倒是游政民笑着说:“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大家还是问与工作相关的问题吧!如果没有工作上的问题要问,大家就各自散了回去工作吧。至于生活上和感情上的问题,大家下班之后再问赵经理好了。”

    女同事恨不得把赵易诚解剖开来看清楚赵易诚内在的一切,但是老板都发话了,谁还敢在这个时候对赵易诚纠缠不清?

    于是……

    女同事们只能万般不舍地转身,回各自的座位去了……就在施佳转身的时候,游政民说:“施佳,你过来一下。”